浮生别梦(三)

这以后,母亲就与父亲去往上海谋生了,当时,父亲的母亲家有一个亲戚在上海大场镇工作,故此,我的母亲就与我的父亲去了上海大场镇,在那里承包了几十亩蔬菜大棚地。那时,我的姐姐与我的哥哥就与我的父母一起住在上海大场镇。姐姐那时七岁,哥哥三岁,姐姐经常欺负哥 ...

《明珠有泪》

【卷首】遥忆明珠 远望那胭脂山,层林尽染,诉说着山林的美丽;五彩缤纷,映衬着山谷的壮美。 四季更迭,轮流演绎着她的美;人来人往,争相见证着她的美。 胭脂山,美如画,情悠长,可是,谁人曾记得那个生长在胭脂山下的女子?那个唤作明珠的女子?那个曾泪落千尺卸了 ...

浮生别梦(二)

父亲24岁的时候,母亲19岁,外婆通过做媒的方式,把我的母亲说给当时在北河岸村做会计的父亲,当时我的母亲是不同意嫁给我的父亲的,因为外婆的家属于八滩街头,所以,我的母亲自然是不愿意嫁给我的父亲的。后来,我的父亲允诺我的母亲,说如果我的母亲与他结婚,以后 ...

敞开心灵的忧伤,回忆的苦涩

你忧伤吗?你会回忆起曾经刺痛你心扉的人吗?你会和别人倾诉吗?这些问题都来源于我曾经认识的一个人,确切地说是一个初中的同学,他的名字叫小D,小D是一个长相平平,戴着一副眼镜的内向的一个男生。我认识的小D是一个不爱说话,可以说是坐在班里都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 ...

合欢树下

一个人喜欢一种东西或人简直就是与生俱来的。相遇也就成了必然。 如同那年,他与她相遇在合欢树下。似是命中注定的遇见。 她在看书,他在等车。夕阳透过花瓣间的缝隙撒在了她的白色连衣裙上,脉脉红光与天际夕光相接,晕染出童话般的美丽。他从来没有觉得一个女孩的美 ...

一生一次心动

一次错误的机遇,让这个纯真善良的女孩,遇上了这个男孩。 女孩名唤瑶玉,男孩名唤常冷。 男孩本是如自己的名字一般发着冷峻的气息,而女孩则是对任何人都是没有芥蒂的。女孩为了感谢男孩及时的帮忙,让她很是坦诚相待,从身事经历谈到自身理想,此时男孩对她的看法很 ...

正义的代价 第四章 为儿子耍尽手段

第四章 为儿子耍尽手段 原来虽然小琴叫儿子这星期休息日,无任如何不要回来,但儿子怎么会放得下妈呢?所以下午学校一放,他就直奔家里,用钥匙打开门,一看傻眼了,立马将小琴拉了下来,并将房门关上。‘’妈!你不能死啊!你不能死啊 ...

正义的代价 第二章 她遭蹂躏

第二章 她遭蹂躏 这样拖了一个月,最终小琴决定还是与谈了一年朋友的男朋友小强,断绝恋爱关系。因为她想恋爱结婚,这可是一辈子的事,虽然小强一直说真心爱她,但一想到小强的暴躁脾气,她就不寒而栗。所以思来想去,决定还是现在就打电话给小强。本来一个电话就可以说 ...

正义的代价 第五章 她坦然而去

第五章 她坦然而去 于是,专案组立即对被害人妻子小琴实施了拘捕。于是一场讯问立即展开,有专案组的负责人亲自讯问。你知道为什么拘捕你吗? 不知道! 你与老公关系如何? 很好! 那你老公到什么地方去了? 去外地打工。 多少时间了? 半年多。 那你老公在什么地方打 ...

正义的代价

正义的代价 仇宏宝 第一章 她想分手 你看这天多美啊!太阳像羞涩的美女躲在云彩后面,但仍然在散发出它那炫丽的光芒。再看那一朵朵大小不一,形状争奇斗艳,颜色洁白如玉的云彩,在浩瀚无垠的蓝天里,自由地飞啊!飞啊 ...

画家一直在等的哑巴

哑巴未成年时父母就死了,他是个没人疼的人。原本他还有个哥哥,可那个哥哥为了生活整日在外奔波,早就对他失去了耐心,任他在外游荡。那些年,哑巴是东一头西一趟,全凭自已摸索滚打,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活过来的。 ...

爆米花

“妈妈,妈妈,那边有个老头在卖爆米花。”小东高兴的没等爸爸大刚把新买的小桥车“现代”停稳,就一股脑儿拉起那本生长在农村现入城很是新潮的妈妈大美下了车。 “小东,别去,脏 ...

我爱你却不能爱,你知道吗?

我爱你却不能爱,心里仿佛在滴血,而你却不知道,也许你根本就不想知道! 我是个受伤的女人,曾经有自己的温馨家庭,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离开那个自己用心珍惜的家,但是我还是被老公赶了出来,带着对家的眷恋,带着对孩子的愧疚我离开了家,那时候几天的时间仿佛 ...

痛彻心扉的迷乱

仰望天空,我不是在追逐什么,只是,在内心深处的渴望正在呐喊着我寂寞 学着等待,享受孤独,忧伤刹那渗入了灵魂深处,缠绕心间的幽暗何时才能了? 引言文。赵雅婷 寂寞,是一个最有杀伤力的幽灵,刺入心的最深处却不见血。等待,是一种最无边际的漫长,它的尽头直延伸 ...

表乱喊帅哥!成为下两个生命的结束者

明明和奇奇是高中同学,明明是一个聪明又帅气的男孩。。却很少说话,是女孩子心中沉睡的王子。 奇奇同样也被明明吸引,于是奇奇老是有意无意的请教问题。。日久生情,他们就这样的成了男女朋友。 然而日子久了,奇奇发现和明明在一起。老是找不到话题,如果不是她先开 ...

单车恋人

从来不会觉得一个身高173的男生不会骑单车有什么大不了,就像我从来不会觉得坐在你单车后面有什么丢脸一样。 北方的夏天,很清爽,没有南方的酷热,微风徐徐地飘了进来,惊醒了一张张沉睡的脸,我紧靠着你的背,望着身边一直在倒退的风景,心里莫名幸福。 两年前,我告 ...

跳来跳去的女孩

一 我叫她尹小跳,是我从书上看到的名字。 她说她不会循规蹈矩地走路,她喜欢跳来跳去地走在路上。肩膀耸动的频率与时钟的秒针一样。她偶尔会失踪一天,骑单车在老城区转来转去。老城区的地下全是煤矿,居民们已经集体搬迁到新城区两年了。这让她的爸爸妈妈还有戴眼镜 ...

我输了做人的底线,因为一切都成为了现实

男孩和女孩的故事,相遇在人海,相系在网络,从MSN到电话,从电话到见面。一切都发生在不为人知道仓促又短暂的时间里。准确来说,是男孩一门心思,单恋着女孩。 但是无论男孩追了女孩多久,女孩都没有答应,不论什么原因。 其实有人常说,坏男孩都是因为被好女孩伤害之 ...

拿什么续写我们的地久

雨淅沥淅沥的下着,你嘶喊道:难道只有天长,没有地久吗? 前序 我背对着你,这样的场景在多少电影里上演过,如今,却是这么真实的来到我的生活。多么苦涩的无奈,我头也没回的狠狠点头,只有天看到点头的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朋友们对我最多的评价就是心狠,听多了, ...

让爱在灰烬里重生

一 灯光下,一位白衣飘飘的女子,很投入地唱着王菲的成名歌曲《容易受伤的女人》,她忧郁的眼神,清丽的容颜,柔美而富有穿透力的歌声,吸引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坐在评委席上的钟强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台上的女子,默默地在“李芸”的名字上打了个全场最高分。 一番激烈 ...

一双旅游鞋吴志俨

一 这几天总是胡思乱想,本想抑制住那条令注意力不集中的神经,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那条神经犹如一匹脱缰的野马,肆无忌惮地到处乱闯。今天上第二节课时,老师讲的什么我全然不知,只是望着右上墙角出神,幸好老师没叫我回答问题。以前这里曾有一对小蜘蛛在结网,不时 ...

千羽

一 圆月,巨石,云海之上,两个人影并肩盘膝而坐。 时而低沉如暮鼓,时而幽深如迷途,余音似轻纱漫过,蒸腾的雾霭开始一丝丝地安静下来。 六孔,三指宽,长五十公分,两条黑色的蛇身交错缠绕组成器身,声音从一只獠牙森然正欲咆哮的狼嘴里发出。这件奇异的乐器正握在一 ...

九块九的爱情

五月天咖啡厅二楼B座。三年了,每个周末焦伟都会在8号台坐下,点上两杯咖啡,却从来不喝一口,任咖啡渐渐凉去,他沉思中不时看一会手机微信,沉浸在与刘婷婷的美好回忆中。这是他和刘婷婷曾经约会多次的地方,整整三年了他还是不能忘记,每每回忆只有疼痛和悔恨,眼中 ...

流逝的生命

一、女孩贴心照顾爷爷 一个20岁的女孩,依偎在爷爷的病床前,担任起了照顾一个生活不能自理老人的吃、喝、拉、撒!她还没对象,这对于女孩来说,是一种多么残酷的考验,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她曾经是一个青春靓丽,活泼好动的阳光女孩,只因这个家庭遭遇的种种磨难, ...

金花女

金花女是我看着长大的。一个金色的秋天,她爷爷放牛归来,听说喜添了长孙女。看见满地的黄色野菊花,开得灿烂。就取名为金花女。金花女排在老二,上有一哥,下有一个弟弟三个妹妹。 金花名字虽好却命苦,快满周岁时,突然一阵高烧,两腿不能站立。那时,是吃大锅饭年代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