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套房

发布时间: 2019-11-04 20:32:01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故事 点击: 74

那天,天还未亮,雪花在肆意地飞舞,柱子静静地倒在了地上,殷红的血晕染了身旁的积雪。当花儿闻讯赶到时,他已长眠,花儿摇撼着柱子冰冷的躯体,嘶喊着,泪如若涌:“你答应过我的你要给我一套房,你昨晚又说了一遍你快醒过来啊,男人要说话算话……” 话得从头说起,

一套房

  那天,天还未亮,雪花在肆意地飞舞,柱子静静地倒在了地上,殷红的血晕染了身旁的积雪。当花儿闻讯赶到时,他已长眠,花儿摇撼着柱子冰冷的躯体,嘶喊着,泪如若涌:“你答应过我的你要给我一套房,你昨晚又说了一遍你快醒过来啊,男人要说话算话……”

  话得从头说起,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出身地主之家的花儿长得亭亭玉立,是公认的一朵含苞待放的村花。可是,在那个动乱的岁月,阶级成份至关重要。她虽然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却没有那个后生敢娶她。无奈之下,她只好嫁给了邻村的柱子。柱子父母早亡,没有兄弟姐妹,三间破屋摇摇欲坠,中间的过梁用一根木头顶着。新婚之夜,她伤心地痛哭着,一脚把他踹下了床。他跪在地上结结巴巴地说:“你别哭,我有的是力气,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住上象城里人一样的楼房,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在当时,对靠土里刨食的山里人说这话,简直无异于天方夜谭。

  时间一晃就是三十年。楼房没住上,为了三儿两女奋斗大半辈子的花儿和柱子,拉了一屁股的债。为了还债,经村里朋友介绍,两个年近半百的老人到城里打工挣钱。这不刚工作一年,柱子就撒手人寰,驾鹤西去了……

  一年后,在一处新峻工的楼房里,在柱子蒙着黑纱的遗像前,花儿将四根点燃的香插好,缓缓地说:“柱子,这是用你的命换来的楼房,房子虽好,可惜你不在了。你知道吗?那天撞你的司机逃逸后,忍受不了良心的遣责,投案自首,赔了一笔钱给我们;你上班的单位也挺好,他们说你是在上班路上出的事,也给了我一笔钱。我用这些钱还完了所有的债,又买了这个小房子,本想把余下的钱给孩子们分一分,可是他们谁都不要,说是让我留着养老。我知道,我对不起你。结婚之前,我喜欢上了本村的一个开拖拉机的李军。虽然他也喜欢我,但是他的家人因为我的地主出身,极力反对我们俩在一起。我们偷偷地相好,后来我怀孕了,迫于压力,他不敢娶我。眼看着肚子就要显怀了,我又羞于对别人说我怀孕的事,情急之下,我只好让父母作主帮我找个人嫁了。这个人就是你柱子。新婚之夜,你喝多了酒,我怕你伤害到我肚子里的孩子。狠狠心把你踹起到了床下。孩子出生后,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这孩子没有一点像你的地方。村里闲言碎语不少,可你不在乎,只要是你生的孩子我都喜欢,你曾对我这么说,我当时觉得你好傻……现在回想起来真觉得老天爷真好,居然赐给我这么好的一个男人,一辈子知冷知热,重活累活都不让我干。以前你常念叨着,欠我一套楼房。现在房子有了,你却不在了……”

本文标题: 一套房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gushi/100107.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指标有尔存焉,得尔我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