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在我的坟前哭,脏了我轮回的路

发布时间: 2018-02-09 22:30:24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故事 点击: 103

一、 “三皇子乃大贵之相,只可惜长错了一根骨头。不过,倘若能娶额间有梅花的女子为妻,定能成天下主。” 母妃临终前,再三重复着命相师的谶言,交代他一定要找到额间有梅花的女子,

莫在我的坟前哭,脏了我轮回的路

  一、

  “三皇子乃大贵之相,只可惜长错了一根骨头。不过,倘若能娶额间有梅花的女子为妻,定能成天下主。”

  母妃临终前,再三重复着命相师的谶言,交代他一定要找到额间有梅花的女子,这样便可君临天下,一世荣华。

  可惜他派属下到天南海北四处寻找,却依然一无所获。

  转眼,已是弱冠之年,他无法再婉拒父皇的赐婚,只得迎娶礼部尚书的女儿为正妃。

  他掀开喜纱,看见她莹美如玉的脸颊,只觉一缕春风从心间拂过,嘴角不由弯起弧度。她长得真美,宛若锦画中走出的绝代佳人,星辰般的眸、花瓣般的唇,那轻颤的眼睫好似惹人怜爱的蝴蝶,和他遐想中的女子一模一样,除了、额间那朵梅花。

  罢了,想来没有那至尊的命,就许她一世清欢吧。

  他坐到她身边,拈起一缕云柔的青丝,和自己的墨发拢在一起,系了个结。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她低头浅笑,唇畔的涟漪似水莲花般徐徐绽放,美不胜收。

  此后,两人相敬如宾、甜若糖饴。

  他不再去寻额间有梅花的女子,也不再执着于争权夺利。渐渐息心,恋上了和她相伴的温情时光。

  就在他以为一辈子都会平静而温馨地度过时,那个有着梅花印记的女子,却突然出现了。

  邻国的太子带着妹妹梅妩公主来朝,其用意不言而喻。父皇在宫内奢华赐宴,他觉得事不关己,无甚兴致,去应个卯罢了。

  谁知,梅妩公主额间那朵绚丽的梅花让他看得移不开眼。

  怎么这时候才出现,太晚了……

  他叹了口气,只得借酒压下重重心绪,醉眼朦胧中,梅妩公主仿佛在对她娇笑,盈盈媚眼,宛若璀璨的晶石。

  次日,邻国太子竟带着梅妩公主到王府拜访,公主以扇遮面,只露出慧黠的眼。

  “我去花园走走,三殿下和妹妹慢聊。”太子拍了拍公主的肩膀,嘴角满是宠溺的笑。

  “三殿下是聪明人,肯定能猜中我的心事。”梅妩公主把玩着手中的绢扇,巧笑倩兮,盈盈媚眼直勾勾地望着他。

  “多谢公主垂青,只是、本王已有嫡妃。”他低着头,只觉得她额间的梅花妖娆似火,那炙热的火焰,已经燃到了他的心里。

  “你知道,我不可能做你的侧妃,因为我是将来的皇后。”梅妩公主走到他面前,樱唇贴在他耳畔,娇啼婉转地说着无尽诱惑。

  他沉默了良久,终于轻轻开口:“可我不能无缘无故的休妻、”

  “什么叫无缘无故,只要你想,万世皆有因由。”

  ……

  “你若不忍,我来替你办。你像现下这样沉默就行。”

  *

  “不、我没有、我怎么可能做出这么可怕的事……”她愕然看着从自己床褥下搜出来的情书,惶惑地摇头,眸中泪光点点。

  “涵,你不相信我?”她音声凄怆,绝望的眼神好似破碎的烟花。

  他心底泛起一阵疼痛,还是狠心地转过身,留给她一个冷漠的背影。

  “我想过很多种结局,却从未想过你会这般绝情。”她苦笑着,摘下了发髻上的脂玉蝴蝶钗,这玉钗本是一对,如今却只能折翼单飞。

  她闭上眼睛,将玉钗刺入自己的脖颈,霎时间血溅纱裙——

  他在众人的惊叫声中回头,颤抖地抱紧奄奄一息的她,心痛成齑。

  天下真的那么重要吗,为何自己现在万念俱灰?他向前一倾,呕出一口鲜血,落在她额间,宛若一朵妩媚绝尘的梅花。

  二、

  她出生时因一双暗紫色的眼瞳被她的父母视为不详,转手将她卖给了他的父母。她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他的女仆。

  他喜欢斗蛐蛐,她随着他陪着他,他父母严厉的指责她带坏了他,她只好一人默默承受。他不好学习,她为他读尽各书以求蒙混过关。他习武不成,她受尽磨难练就武功为其保驾护航。他厌恶她的紫瞳,她查尽各类古方只为把眼瞳变为黑色,因此无时无刻无不需要忍受针扎之苦。

  他不知道为什么她会为了自己而如此付出,他从未对她有过一分和颜悦色,反而无时无刻不嘲讽她,不辱骂她。……她为了他甘愿日此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当初初见之时,她蹲在墙角哭泣,他拿起手绢温柔的替她擦了脸。或许在他看来不过是如野草般不可入眼底,而在她的心中,那是她所有的阳光与温柔。

  她曾经认为自己永远也不会离开他,可自从她听到他与朋友的对话时,她的心痛了。她听到他用不在意的语气说:“那个女的不过是我身边的佣人罢了,我呼之则来呼之则去,想赶也赶不走。你若是喜欢啊,那便同你手中的蛐蛐交换如何?”她手中的糕点如数的落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向外倾诉自己的委屈:原来在你的心目中我竟会是如此不堪,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竟然从未在意过我,竟还比不过一只蛐蛐来的重要。她习得武功,轻松逃过佣人的看管,离府远去….

  此后一日,两日….半月过后,他不曾见到过她,他寻了她数次,找了她数次,盼了她数次,皆不见的。他开始恍惚了,他突然的发现自己身边都是她的影子,与她嬉笑斗蛐蛐,看她被父母亲责罚,催促她完成私塾的作业,厌恶她曾经暗淡的眼眸……他把弄着手上的蛐蛐却失去了平日般的兴致,看着她清秀的小字,读着她写过的例文,恍然觉得她正立在自己身边注视着自己….

  又过几日,他在集市上看到那暗紫色的面具,他才发现曾经的她拥有一双暗紫色的眼瞳,可是后来却变成了黑色。他并没有在意过这些,也没有询问过原因。他翻看着面具,心想:她还会回来吗?他忧郁的看着漆黑的夜,看着零落的星:会的,她一定会的,她那么喜欢我!他买下那副面具,突然对自己的想法那般的自嘲:我又为何笃定她会回来,我曾不止一次的伤害她啊!

  他感到心在痛,泛白的脸被面具遮挡住了。他想唤她的名字可是当他在记忆里不断翻寻时只知道自己从未问过她的名字,她就那么站在自己身边不需自己喊她就会过来。他蜷曲着身子:“你快回来吧,我,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天公不作美,开始泛起小雨,打湿了他的发,他的衣,他的心。雨,越落越大,他没有感觉,只是一动不动的蹲在那,口中喃喃自语。她一席素衣,踏过细雨,走到他面前:“你在做什么?”他猛然抬起头,望着她暗紫色的眸,直起身子,将她搂在怀中:“我在等你….”

  三、

  曼珠沙华!

  五百年前,天庭的花仙子流苏为了寻求最美的鲜花,在玉帝的应允之下来到了人间。她在人间寻觅了整整十天,可她所见之花皆是糟粕,没有一朵能入她的眼。她的脸上盛满了满满的失望!

  她腾云驾雾准备提前返回天庭,可谁知在路过浣花山的时候,被一阵阵摄人心魄的花香给深深的吸引了。她衣袂飘飘的从天而降,映入眼帘的红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白花如水晶般纯洁无瑕。不过她甚是纳闷,为什么这花只见着了花却看不见叶子。

  这一片花定是有人精心培育的,她一定要找到这个人问一问这花究竟是什么花,为何花香之浓郁,且只见花不见叶。她四处张望,想寻觅养花人,终于在这片花的尽头,她看见了一个茅草屋。

  她像个小兔子欢快的跑了过去,门扉紧闭,她敲了敲门却无人应答。为了寻找心中的答案,她竟靠着门坐了下来,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他干完农活,扛着锄头,便往家走。谁知竟看见一个像仙女一样的姑娘在自家的门前睡着了,那如花般恬静可爱的睡颜,撩动着他的心扑通扑通的。

  曼陀罗华!

  入秋时节,天凉悠悠的,他深怕这姑娘受了凉,赶紧打开门,轻手轻脚的将姑娘抱在了自己的床上。从门到他床的位置不过就几步路的距离,他却耗费了比平时多几倍的时间。

  原因其实也很简单,这姑娘仿佛磁铁一般深深的吸引着他,他不愿放下。最后,他还是不舍的将她放在了床上,毕竟床上才是睡觉的地方,这样她才能睡得舒舒服服的。

  将她的被子盖好后,他将桌子搬到了床边,拿起笔在纸上刻画着她的容颜,最后一笔收尾,在他画上的根本就不是她,而是一朵娇艳的牡丹。他使劲的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好好的姑娘竟被她化成了一朵花,这简直太可笑了。

  她从熟睡中醒来,“我怎么躺在床上了,我记得我明明……”

  听见她的声音,他快速的将纸翻了一面,深怕被她看见。

  “姑娘,你醒啦,是在下见姑娘靠着门睡着了,怕你受了凉就擅作主张,将你抱在了我的床上。”

  “你的床?”说话间,她已经掀开被子起了床,一屁股坐在了桌子上,视线直直的盯着他。

  “嗯!”他害羞的点了点头,脸上泛着红晕。

  “那,你就是那片花的主人?”

  “是的,那是我花了十年培育出来的花!”

  “那花叫什么名字啊,为啥我只看见了花却没有看见叶子呢!”她一脸疑惑的样子望着他。

  “这,还没想好叫啥名!关于这花只见花却不见叶子,是因为这花的特性就是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

  “彼岸花,怎么样?花与叶都在彼岸,谁都过不去,这和它的特性很像。”

  “好!以后这花就叫彼岸花!”他没有一点迟疑的回答着。

  花仙子,她!

  “这花真的很漂亮,是我见过的最美的花,而且花香也特别好,我这次游历就是为了寻找最美的花。你可不可以教我培育的方法啊!我知道这是你花了十年才培育出来了的,我的这个请求似乎有点过分,但是我真的很喜欢这花,希望你……”

  “你能喜欢,我真的很高兴,这儿的人因为花叶永不相见都不喜欢它,难得碰见一个爱它之人,我又怎会吝啬,我决定教你了。”

  她开心的从桌上跳了下来,“多谢”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而那幅画也恰好贴在了她的屁股上,一阵风吹来,那幅画竟掉在了地上。

  看着地上的牡丹花,那明明就是活脱脱的自己,她赶紧松了手将画捡了起来。

  “这……”

  “哦,这是我画的牡丹花,漂亮吧!”他绝不会说自己是照着她的样子来画的,毕竟他把人家画成了一朵花。

  “嗯!很漂亮!我很喜欢,可以送给我么?”这是唯一一副她自己的肖像画,她别提有多喜欢了。

  “可以!”反正这就是一朵牡丹花,又不是她,留着也没啥意思,他如是想着。

  凡人,他!

  一晃就是一年,她已然学会了培育的方法,本该离开的她却在日复一日的光阴里,渐渐的她爱上了这个无微不至的呵护着她,爱花惜花的男人。她将自己的身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他,并嫁给了他。两个人过着如神仙般快乐的日子!

  “苏苏,我的花仙子娘子,这幅画的怎么样?”他拿着一副刚画好的牡丹图问她。

  “好!我喜欢。”说着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了一下。

  可是好景不长,玉帝发现下凡寻花的花仙子到了期限却迟迟未归,于是派了一个天兵下凡去查明原因。得知她竟与凡人成了亲,一怒之下夺了她的仙籍,并将彼岸花红白相分。红的开在地狱之途,白的开在天堂之路。由他守护红色的彼岸花,她守护白色的彼岸花,永生永世!

  从此,彼岸花开两端,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等待着永不会相见的彼此!

  四、

  “哎,木头,你喜欢不喜欢我”女子娇俏的笑着。

  “……悦悦,别闹了。”他的脸不明显的红了一下。

  “没闹,你喜欢不喜欢嘛。”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一直都是感情内敛的人,不知道怎么表达,而且他只是闲云野鹤罢了,没有能力给她幸福,何必毁了她一生。

  “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木头。我后天大婚,到时候你要来参加我的婚礼哦,穿的好看点,不许穿这一身白,一点也不喜庆。至于新郎,你到时候就见到了,你肯定喜欢。”女子娇俏的说着。

  他错愕的看着她,明明心里早就说过可以把她交给别人,为何听她说,心里还会觉得苦涩难受。“好,还真想看看,我们的悦悦找的新郎有多好。”

  他终究是没有告诉她,他喜欢她,她找到了幸福便好,他愿一生守护她。

  大婚当天,宅子里挂满了红灯笼。

  “悦悦,人呢,怎么只有你一个?”

  “木头,本姑娘今天就要娶了你,你今天嫁也要嫁,不嫁也要嫁。今天这一切,就是为了安排本姑娘娶你的。”她穿着一身红衣走出来,故意做出很凶狠的样子。

  他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他还是没办法骗过自己的心。

  忍不住把面前的人抱了起来。“悦悦,一点也不乖,要娶也是我娶你。”

  “不行,今天一定要我娶你,这样你以后就必须

  听我的了。”她笑的那样得意,让你心动。

  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我用剩下半辈子赔给你可好。

  【还好,你一直都在,还好,你一直都爱我】

  五、

  ……

  她是出身官宦人家的一位小姐,后因父亲牵涉到一桩政治案件中,使得家破人亡。

  她十岁被鸨母看中收入门下,十三岁接客从此步入娼妓生涯。

  一时艳名鹊起,红透一城。

  十六岁遇一富商,两情相悦,鸳鸯难分,于是富商不惜重金为她赎身,并置下楼院,金屋藏娇。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富商一次外出经营身遭不测,从此她又孤苦无依,不得已重操旧业,卖唱为生。

  他出身贫寒,却禀赋独厚,相貌堂堂。极富才情,只盼有朝一日金榜题名跳过龙门飞黄腾达。

  奈何无权无势空有满腔热血难抒发,名落孙山。友人为安慰他,怂恿他到烟花柳巷中寻些开心。

  在友人的挟持下认识了她。

  她嫣然一笑为他奏起琵琶,纤纤玉手在弦上上下翻飞宛如蝴蝶,四目相对之时,两人心意相通。

  春宵一度,她在他胸前细语,“郎只专心攻读,准备来年应试,一切所需,均由妾来担”

  他感激不已,当即指天发誓:“今生若有显达,绝不负佳人一片真心。若有相负,苍天可惩!”

  她心意笃定,不但以身相许,更不惜拿出自己的血汗积蓄,一心助他考取功名,完成他志。

  他临行前夕,对天盟誓“若有异议,当遭鬼神之责!

  他走后,她长夜不眠,虔诚祈求,”苍天怜我苦心,保郎此去平安,小女子愿折损阳寿,换郎金榜题名。

  不知是她的诚心感动上天,保得他独占魁首。她得到消息,高兴地彻夜未眠。

  然而他却心生他意,自己是头名进士,一娼妓伴得此生,不得人笑话?往日的海誓山盟成了他心头莫大负担,但思及自己的脸面,他还是横下心来与她断绝往来。

  她的情诗传到长安,他却定下婚约操办了隆重婚事。消息传到她耳,她几乎晕倒在地,转念缺相自己身处烟花柳巷,郎身为朝廷命官自然不便明媒正娶,她仍痴心坚信他的情义,信他安排妥当之后定会派人迎接。

  挨过漫漫寒冬,她玉体憔悴,衣带渐宽。

  她的老仆人见她不行,只好前往长安一探究竟。

  他见到那仆人竟佯装不识,仆人不甘心择日又去,可怜他忠心耿耿,硬是被他打了五十大板,病歪歪回到家乡。

  仆人见她双眼满怀期望,不禁老泪纵横,”姑爷一旦为官,与以往判若两人,以前种种,全不承认,夫人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她伤心欲绝,万念俱灰,她嘶喊道:”郎忘恩负义,天理难容!我死当厉鬼勾其魂魄!”当天夜里,她用利刃刺入自己的胸膛,血溅床帏。

  一日深夜,他秉烛阅读公文,壁件忽有一长发披肩的白衣少女冉冉而出,直逼他桌前,他吓得魂不附体,惊问道:“闻说你已死,难道不是真的?”

  她厉声叱道:“君忘恩负义,盟誓不履,使我死不瞑目!”他哀声求饶,她却再不为他巧言所惑,“我只取你性命,别,无所顾忌!”说完又飘然而去。

  自此以后他终日魂不守舍,精神恍惚,道士为他驱鬼,朦胧中看见她与他发丝相系,惊骇不已,当即停下法事,称说:“小道不才,力不能及。”匆匆离去。

  数天之后,他终于引刀自刺而死。

本文标题: 莫在我的坟前哭,脏了我轮回的路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gushi/359.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赖八奴,屁股上吊块干腊肉泪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