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文心兰

发布时间: 2019-09-10 19:31:12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故事 点击: 79

在公司里提起老孟来,没有不了解的。 老孟可是个有名头的人。一是他文笔好,无论是领导的讲话、报告,还是汇报材料,年终总结,领导都愿意让他来完成,他写得又快质量又高,他写的东西基本是一次成活儿,被称为公司里的“一支笔”。二呢,也是他最大的一个特点,“大衣

白色的文心兰

  在公司里提起老孟来,没有不了解的。

  老孟可是个有名头的人。一是他文笔好,无论是领导的讲话、报告,还是汇报材料,年终总结,领导都愿意让他来完成,他写得又快质量又高,他写的东西基本是一次成活儿,被称为公司里的“一支笔”。二呢,也是他最大的一个特点,“大衣柜不安拉手”——抠门,这个特点也就成了老孟的“招牌”,让他的人气值蹭蹭蹭地往下降。就拿抽烟这件小事来说吧,不管谁在身边,他也不会递过去一支烟。老孟每天抽的烟是“计划消费”,一天到晚只抽10支,再多一支也不肯,平时他能不抽烟则不抽,因为他写东西时是万万不可无烟的,所以打出富余来,留待以备不时之需。这还不算,每天下班,他总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离开前,老孟顺手把办公桌上的报纸整理好,和从垃圾篓里捡出饮料、矿泉水的瓶子塞进他的黑色手提袋里一并带走。

  公司里的人大多瞧不起老孟。几张报纸,几个瓶子也偷偷的往家里带,太小家子气,一点儿也不爷们,难免会受到同事们背后的戳戳点点。老孟也感到了办公室里大家异样的目光,可是他依旧我行我素。

  有时候,大家也会故意找他难堪,小胖美美说要看上周二的报纸上登的家政广告,大伟说要看前天的报纸,查看上一期的体彩七星彩的号码。其实,大家的目的是问他要报纸,他手里自然没有报纸,因为他早就把报纸带走了。无论大家说什么,他都是“聋子劁猪——没听你哼哼的是啥”。逼问得急了,最多就是说,你们查什么?哪期的报纸?我回家给你们找出来。尽力把话题岔开。

  中秋节后的一天,马大姐带来一兜从茶淀亲自采摘的玫瑰香葡萄,洗了让大家吃。想找几张报纸放吐出来的葡萄皮,找遍了整个办公室也没有找到一张报纸,可就憋不住的放起响炮来了。马大姐说:

  “老孟,不是做姐姐的说你,你也太会过日子了,精打细算都到家了,几张报纸带回家能发财?”

  马大姐虽然是笑着说的,但大家都听出来话里话外的意思了。我们大家也都顺势随声附和,借风点火,明讥暗讽指责老孟不该占小便宜。不曾想,老孟脸不红来心不跳,仍然是一脸的淡定,说:

  “把葡萄皮装进塑料袋吧,吃完了,我拎出去扔垃圾箱。”

  这老孟简直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大家拿他真没辙。但大家怎么都想不明白老孟为什么会这样呢。

  一天下班,我回到家后发现忘记了要带回家进行整理的文件,急忙骑电动车赶回了单位,在传达室的门口看到了老孟在里面。传达室的老李头儿不在,可能是在楼道里打扫卫生。老孟从黑色手提袋里取出一沓报纸和几个瓶子放进了桌子下面的一个专门盛废品的大纸盒子里,悄然离开。

  第二天上班,我问老孟为啥把报纸和瓶子给传达室的老李头儿,这个老头儿可倔了,小胖美美最讨厌他了,你这不是明摆着和美美过不去吗?美美听到后,指着老孟厉声说:

  “老孟大哥,你可不能再把报纸和瓶子给老李头儿了!”

  办公室的同事众所皆知,美美曾经和老李头儿有过误会,见面就跟仇人似的。老孟说:

  “你何必跟他计较呢?我们是老街坊,他家难啊!老李头儿的老伴常年病怏怏的,一年到头总是打针吃药的,去年又做了一次大手术,儿子是汽车兵,在一次进藏执行任务中遇到雪崩了……”

  大家都说,你为什么不当面给他?老孟摇摇头说:

  “你们也知道这个老李头儿脾气很倔犟,好强,对别人的帮助他总是拒绝不接受。我怕伤了他的自尊,就对任何人保密,悄悄地把报纸和瓶子放在传达室。”

  办公室里正说得热闹,总公司工会主席大刘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信封,他从中抽出一封信,里面夹着几张百元的钞票。大刘说:

  “这封感谢信是你们公司传达室的老李头儿写给总公司工会的,信里说感谢总公司工会对他们一家的照顾和帮助,近三年来,他几乎隔一两个月就会收到数额不等的慰问金,到年节的时候,数额就会更大些,差不多有一千块钱。现在他觉得家里情况好了起来,自己本来有退休金,现在又在公司传达室还有一份儿工资,不再需要这份儿钱了,希望把这份儿钱给那些更需要的家庭。”大刘接着说:

  “很惭愧啊!其实这几年老李头儿家收到的慰问金并不是总公司工会给的,而是另有其人,经过我反复调查,这个人就是——老孟。”

  大家听后都愣了,“抠门”的老孟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儿!一向淡定的老孟,这回脸马上就红了,他并没有说话,而是用眼睛看着工会主席大刘,那神情好像做错了什么事让人给抓住了。大刘一看老孟默认了,有些激动地说:

  “真的是你?你替组织做了三年的好事为什么不说呢?”

  “我不想说,也不能说,我太了解老李头儿的为人,他绝对不会接受无缘无故的帮助,尤其是钱财上的,所以我就想把这个秘密保持下去,让他心安理得地接受我的这一点儿帮助。”

  听老孟这么一说,大家才明白老孟这些年抠门的原因了,老孟自身的经济条件本来也不是太好,老孟出身农村,他是当兵转业后分配到公司的,媳妇没有正式工作,在早点铺干临时工,一个儿子读高三,马上就要考大学,孝心的老孟每月都要给老家的父母寄些养老钱。就这样他还是硬从本不宽裕的家庭收入中,拿出一部分钱帮助家庭困难的老李头儿。所以,他在公司里为人处事上就显得是那么抠抠缩缩。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注视着老孟,老孟不慌不忙地从他那“计划消费”的烟盒中抽出几支烟递给几位会吸烟的男士,幽默地说:

  “以后想抽烟可以向我要,我可不是个抠门的人!”

  大家都笑了,老孟也笑了。他的笑容,就像办公室里的那盆白色的文心兰,素雅别致,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带给人的却是绵长的快乐和温暖!

本文标题: 白色的文心兰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gushi/80509.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我是不是有点“流氓”了劫难唤真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