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告诉别人啊

发布时间: 2019-09-11 08:30:02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故事 点击: 78

“不要告诉别人啊,我只对你一个人说……”我看见三婶和别人一阵交头接耳后,就朝我走来。我并不喜欢她,嘴太厉害,我们家的茶树就被她硬生生地占去了一行,一直让我耿耿于怀。看见她朝这边走来,我就想往边上躲,可她是直接冲着我来的,没法躲,刚到我身边,她就悄悄

不要告诉别人啊

  “不要告诉别人啊,我只对你一个人说……”我看见三婶和别人一阵交头接耳后,就朝我走来。我并不喜欢她,嘴太厉害,我们家的茶树就被她硬生生地占去了一行,一直让我耿耿于怀。看见她朝这边走来,我就想往边上躲,可她是直接冲着我来的,没法躲,刚到我身边,她就悄悄地说了这句话。这句话很是神奇,似乎一下子就消除了心中的隔阂,好像我们近了很多,成了两个无话不谈的亲密的朋友。我眼睛睁得大大的,应该发出了好奇的亮光。三婶却迟疑地四处看了看,没有立即接着往下说,我满怀期待地等待着。“雪蛾也怀孕了!”三婶估计刚吃了大蒜,嘴里一股蒜味朝我扑来,听见这个消息,本来想紧闭的嘴张得更大了。

  “哪个雪蛾?”

  “就老五家的,你雪蛾妹子。”

  “不可能吧,她还没结婚呢?”

  “保证没错,我看见她吐得一塌糊涂,今天到医院去了,回来病恹恹的,大热天还裹得紧紧的……”剩下的我已经没有听进去了,三婶唾沫星子喷到我脸上,我也没好意思去擦,脑海里满是雪蛾的影子。

  她比我小一岁,所以我们从小形影不离,但都是我跟在她后面。她人长得漂亮,皮肤白得连我这个女孩都有点心动,更别说男生了,因此她总是焦点,我就像是她的影子,一直在旁边,但从来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她不仅漂亮,学习成绩也好得我即使是不吃不喝不睡觉也没办法追赶,我从小到大总听见的一句话就是“你看看人家雪蛾……”

  三婶发觉我没怎么听,就快步迎着路上的人走去,“不要告诉别人啊,我只对你一个人说……”我听见了她的开场白,但没有心思继续往下听。找了个石头,我坐了下来,这块石头光滑极了,我们原来常在上面玩扑克、纸板,就连玩我也很少赢过雪蛾。现在我们都差不多了,五叔过早的离世,让她这个女孩不得不退学回家干活,和我一样将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过一辈子。她本来应该是一只金凤凰,但是家庭的变故折断了她的翅膀,让她不得不留在了我们身边。

  当然她还是有她的想法,没多久就出去打工去了,她说不甘心和父辈一样在这里呆一辈子。出去以后就很少回来,只是过年回来过两次,穿得花枝招展,手里提着大包小包花花绿绿的东西,让母亲忍不住又老说起“你看看人家雪蛾……”从此我们就很少有交往,我没有问,她也没有说她在干什么。

  她这次不年不节地回来确实让人值得怀疑,我抬头看了看她家,冷冷清清的,没有什么声音,屋顶也没有烟子冒出。让我越来越相信三婶的话了,虽然她的话向来难得有几句是真的。我想跑去雪蛾家一探究竟,可总觉得有些冒失,就快步往家走去。

  “妈,雪蛾怀孕了!”我还没看见妈,但知道她在家里。

  “女孩子家家的,不要跟着乱嚼舌头!”母亲从屋里出来,语气极为生硬严厉,我有些心虚,没敢再说什么。“听三婶说的吧?她的话也能信?湾里都传遍了,但我不信!”我知道妈一直很瞧得起雪蛾,是她心目中理想的女儿样子,容不得别人的诽谤和损毁。确实,根据我们一起从小长大她的所作所为来看,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可是她在外面呆了这么久,难道不会变么?我后来也在外面打工,这次是回来待产的,我知道打工的感受,孤独、寂寞、想家,在外面生活得再久都没有稳定的感觉,无依无靠,还经常被人瞧不起。她这么漂亮,应该跟小时候一样是人们的焦点,为了生存,也许是被逼无奈,做出什么事来也是完全有可能的,虽然我没有再吭声,但我这次还是很相信三婶的话。

  一晚上我都没怎么睡踏实,雪蛾的影子老在我眼前晃,闭着也不行。天刚亮我就爬起来了,盯着她们家屋看,还是悄无声息冷冷清清的。我慢慢在她家屋边晃悠,希望能看见她,或者五婶,就可以进去好好看看,可是一早上,没有一个人出来。她家就她和五婶,五婶老实巴交的不怎么跟人说话,她弟雪峰学习成绩不好,好不容易把初中混完就出去打工去了。白天我也没什么心思干活,眼睛老往她家瞄,但一直没见人出来,她肯定有事,我想不仅仅是我一双眼睛,估计有无数双眼睛都盯着她家在。老看见三婶跳上跳下的,逮着一个人就要说上半天,手不停地在空中比划,不时传来她“哈哈”的大笑声,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你跟她一起长大,该去看看她。”我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母亲的眼睛,母亲似乎也有些信了,不再那么坚定地护着雪蛾。是啊,一个打工的人不到过年就回来,而且回来后悄无声息,确实有些不正常。“你把这点霉豆腐送过去,她爱吃我做的霉豆腐。”我拿着霉豆腐,有些迟疑地向她家走去,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

  “雪英姐来了。”她躺在床上,脸色雪白,看见我,想起身,我赶紧走过去按住她,顺势坐到了床沿。

  “你这是怎么了?”

  “你也信了?”她望着我,我赶紧低下了头,“我没有怀孕,只是生了病,一种治不好的病,一辈子都治不好。”她低垂着脸,我才细细地瞧了瞧她,脸上没有血色,显得更加白了,头发散乱着披在头上,与脸色形成了鲜明的黑白对比,脑海中自然地就出现了“林黛玉”这个名字。

  “我们算是好朋友吧?我就好好的给你说说,我在一家纺织厂打工,我想多挣点钱,让弟能上大学,什么活最来钱我就干什么,只要有加班我就拼命地去干。我是不是有些傻?”她又望了我一眼,脸上有了一丝笑意,“车间里粉尘乱飞,我们也没怎么在意,老板也不管我们,有时连口罩都没有,只要活能按时干完就行,那几年我是挣了一些钱,可是弟娃读书不争气,没办法……”

  她突然咳嗽起来,一声接一声,让她喘不过气来。我靠近去拍她的背部,听到了她的胸腔中呼吸的声音,“咝咝”的听着都让人堵得慌。五婶端来水,想让她喝,可她一直咳不停,就静静地站在旁边。她好不容易不咳了,喝了点水,“这就是我的病,肺出了问题,无法治好的病,”她放下水杯,五婶已经掩面走了出去,“最先是在厂里打工最长的几个大姐老咳嗽,到医院检查才发现的,找厂里,厂长说不要告诉别人啊,他会想办法帮她们把病治好的,可没过多久,厂子就关了门,厂长跑了,我们不知道该找谁,劳动局的也说不知怎么办。我还不怎么严重,就想再找一个厂去干活,可人家一听我在那个厂干过,就坚决不要,没有办法,我只好回来了。昨天又到县医院检查了一下,确定是那个病,这是我的检查单。”

  我没有去看那个单子,她歇了歇,喘了几口气,“这病没法治好,我现在就是个废人了,没有大富大贵的命,却得了个富贵病,能吃能喝,不能劳累,不能干重活,只能静养……”她叹了口气,没有再往下说。

  “三婶在外面到处说你,你也不说说她?”

  “没啥,不用说,这种事越说越说不清。”她冷静得有些让我害怕,好像这些事都与她无关一般,我们是在说着另外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你出去这么多年就没找男朋友?”

  “有啊,”她声音小了很多,脸上也有了红晕,“他是隔壁厂的,人也勤奋,脑瓜子灵活,我们一直处得很好,还想着在外面买房结婚呢,我们可没有做出格的事,”她脸上的笑很快就消失了,“他一听说我得了这个病,就不再来找我了,这也能理解,谁愿意找个废人?”

  “那你将来准备怎么办?”

  “我……还有将来么?”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她那雪白的面孔,我只有轻轻的拍拍她的手,那同样雪白冰凉的手。本来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家里的顶梁柱,全家的希望,现在却成了最大的负担。我本想劝劝她,可看到她平静的样子,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觉得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走出她的家门,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太阳已经下了山,可以看到对面山上有的人正在往家里走,有的人家屋顶已经冒出了炊烟。整齐的茶树一字铺开,虽然早已过了头道茶的日子,被采摘了几轮,但还是充满了勃勃生机的绿色。

  “怎么样?”三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吓得我一趔趄。“她得了一种病,治不好的病。”“那可难说,你看到医院单子了?那丫头从小就比你精……”我快步走开,不想再听三婶说什么,“再说现在什么不能造假,即使是有单子,也可能是假的……”三婶还在絮絮叨叨,我迅速走进了家门,母亲望了我一眼,似乎明白了一切,什么也没有问。

  “有时间就多去陪陪她,说说话也好。”当我关上房门准备睡觉的时候,传来了母亲的声音。这一夜我还是没怎么睡着,雪蛾惨白的脸让我无法入睡,她平静的语气,她雪白冰冷的手,使得我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她一直都强过我,可是现在,她显然落后了,至少我还健康地活着。我却没有一丝超过她的快乐,如果她真是未婚先孕出了丑,我可能会感到高兴,幸灾乐祸的有些得意,但她如果一直病魔缠身,那老天对她确实是太不公平了。我虽然没看到检查单,但我相信她的话,没有怀孕。她一直都很要强,我不知道将来她怎么过,怎么去面对……

  “我的妹儿啊——你怎么这样啊——”清晨一阵凄惨的痛哭将我吵醒,我飞快地套上衣服就朝五婶家跑去,屋外已经挤满了人。我并不觉得有多意外,好像在睡梦中,也许是因为雪蛾异常的平静,对这一幕的出现似乎早已有了准备。我挤进屋,看见五婶倒在母亲身上,眼泪从闭着的眼角不断地流出,张着的嘴里已没有任何声音。我想挤到雪蛾房里看看她,幺奶挡在门口,不让人进,“丫头们,不要看,看了会做噩梦的。”屋里满是抽泣哀叹声,几个奶奶在雪蛾房里忙碌着,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子。我站在母亲身边,扶着母亲的肩膀,感到了母亲身子的抖动。

  有人取下了一块门板,放到了堂屋的正中摆放的条凳上,盖着床单的雪蛾被直挺挺地抬了出来。门板下土碗里点着的桐油灯冒着的青烟,围在了她的周围,再加上燃烧的香和纸的烟,让她变得模糊不清。人们都隔她远远的,好像生怕她的病可以传染一样,她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生硬的门板上,有的人在张罗着去买棺材。我有些怀疑那上面躺着的是不是雪蛾,没有咳嗽,没有呼吸时令人难受的“咝咝”声,脚朝外,头朝里,脸上盖着金黄的火纸,我很想上前揭开火纸看看她的脸,可一直不敢去。

  “不要告诉别人啊,我只跟你一个人说,这次是我错了,她没有怀孕,她晚上偷偷的喝了一大瓶农药,嘴里的白沫到处都是。一直以为在煤矿里干活才会得这病,没想到她也得了,我得去看看我们家那痨病鬼,可怜的孩子……”我看着三婶佝偻着离去的背影,突然想起了三叔,他已咳了很多年了,从来没好过,不能干重活,一直都是三婶支撑着那个家,她却从未对别人说起过。

  我向远处望去,看见地坝边上杂树丛里,有一朵白色的花,在风中轻轻地摇摆,花瓣上还有露珠在闪着光。一只雪白的蝴蝶停在上面,收拢的翅膀突然打开,翩翩飞舞起来,在我头顶绕了两圈,似乎有话要跟我耳语一般,我却什么也没有听见。她迎着太阳,盘旋向上,我一直盯着她看,刺眼的阳光使得我什么也看不见了,害得我的眼泪不停地流了下来。

本文标题: 不要告诉别人啊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gushi/80559.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劫难唤真情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