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情

发布时间: 2019-09-11 21:35:04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故事 点击: 88

太阳升起来了。新的一天开始了。梁新正、秦羽香老两口按部就班的起床,洗漱。秦羽香到公园打太极拳。梁新正到河边晨跑。他决定,今天不跑那么长时间了。以往不是跑十公里吗,今天就跑九公里。河东岸就是河沿路,有标准的里程标志牌。 一大早晨,到这河边来晨练活动的人

同情

  太阳升起来了。新的一天开始了。梁新正、秦羽香老两口按部就班的起床,洗漱。秦羽香到公园打太极拳。梁新正到河边晨跑。他决定,今天不跑那么长时间了。以往不是跑十公里吗,今天就跑九公里。河东岸就是河沿路,有标准的里程标志牌。

  一大早晨,到这河边来晨练活动的人,还是很多的,当然大多数都是老年人。梁新正每天都是沿着河沿公园里的甬道往北跑。甬道不宽,如有三个人并排着往一个方向跑,那就会把甬道的宽度沾满了。四点多钟,他途径华光桥头的时候,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躺倒在他的前面。实际上,距离那位老太太躺倒的地方,还有五米多远。梁新正心好啊,便加快了步伐,跑到了老太太的跟前,弯腰俯下身来,就要搀扶这位自己躺倒在甬道上的老太太。只见这位老太太,坐起身来,拽住了梁新正的右胳膊,大声嚷道:“快来人啊!这个人把我撞倒了——”

  梁新正愣住了:“你这是为什么啊?”

  老太太撒开了梁新正的胳膊,又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从桥头左侧,涌过来一帮捡破烂的人,四个老太太,一个老爷子。这些捡破烂的,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把梁新正跟那个躺在地上哎吆哎吆乱叫唤的老太太围了起来。那位老爷子,六十多岁,一米六九的个头,满脸的白胡茬子,圆脸,小眼,瘪鼻子,红鼻头。脑袋上一根毛发也没有,光秃秃亮铮铮的。四个捡破烂的老太太中,最年轻的五十多岁,其他三位都六十多岁。

  这时候,这个老爷子,用右手食指指着梁新正,横道:“你这个老东西,跑步不睁眼啊?大活人在你面前,你就看不见吗?你瞎吗?”

  五十多岁的老太太,狠劲的啐了一口,骂道:“你肯定是个老流氓吧?真不要脸啊,你往老太太身上撞什么吗,老家伙,你打算怎么办啊?”

  其他三位老太婆也都七言八语的损的损骂的骂。

  梁新正一直没言语。围着他的这些上了年纪的人骂的差不多了,那个老爷子说:“老东西!你看,我们还是打一二零,把这位奶奶送医院呢?还是你给这位老奶奶赔偿点钱啊?”

  五十多岁的小老太太说:“老东西,老奶奶不多跟你要。你赔偿三千元就行。你看怎么样啊?”

  其他三位捡破烂的老太婆也都跟着嚷嚷:“对啊对啊,三千元,不多的。我们知道,你是退了休的特级教师,一个月四千多元的退休金呢,老东西,出点血吧,啊?身上没带是不是?那我们跟你去你家取去。怎么着?快给个痛快话啊,你楞个什么劲儿?快放个屁!”

  梁新正依旧是没言语。这时候,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越来越多了——

  躺在地上的那位老太太一个劲儿的哼吆嗨吆的乱叫唤一气。

  围观的人,大都是遛早晨练的老人们。其中说什么的都有,绝大多数人,都对梁新正骂骂咧咧的,带着一种很恶劣的情绪。梁新正自己知道,这是遇上碰瓷的了。原来自己知道,华阳区阳台道有一伙碰瓷的老头老太太,可那是专门的去碰汽车自行车三轮车,往车前面一躺,便连喊带叫,讹人家钱财。这可倒好,碰瓷儿碰到河边来了,跟我这个跑步的碰起瓷来了。这伙人居然知道我是个退休的特级教师,看来已是蓄谋已久的事情了。看来这是有备而来啊。梁新正想着怎么脱身。怎么脱身啊?已经是脱不了身了。

  五十多岁的小老太太开始对围观的老人们发表演说了:“各位爷爷奶奶们啊,各位大哥大姐们啊。兄弟姐妹们啊,大家看看这个老东西,一个月竟然拿四千多元的退休金,可是咱们各位呢,少的五六百,多的也就一千多元。这是多么大的差距啊!咱们都是工人阶级,工人阶级啊,曾经是领导一切的阶级啊。就是这样地领导阶级,怎么样了啊,下岗的下岗失业的失业。每月给那么点失业补助金够干嘛的啊?看看这位吧,活的多潇洒啊,天天闲的没着没落,大早晨的跑这儿来跑步,可我们呢,三点钟就起来,到处捡破烂儿。我们捡我们的破烂儿,你潇洒跑你的步,可你为嘛不睁眼睛,把我们捡破烂的老大姐给撞倒了啊?撞倒了就撞到了呗,你总得给扶起来,问问伤着没有啊?嗨,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知识分子啊,居然要扬长而去了,被我们给拽住了,我们都知道的,都认识他的,他叫梁新正,退休前是华阳高级中学的特级教师啊。兄弟姐妹们啊,大家看看这特级教师的熊样,每月挣那么多的钱啊,比咱们多多少倍啊,挣钱多就可以随意撞人啊?爷爷奶奶大爷大娘们兄弟姐妹们,工人阶级们,大家都评评理,这个老东西,该不该出钱给我们的老大姐到医院看病啊?”

  围观的绝大多数人都是破产企业的退休工人下岗工人。是真的,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每月的所谓退休金都在千元以下。为此,他们气愤了,他们原本最爱听的就是工人阶级,工人原本是最光荣的,知识分子臭老九原本就是被鄙视的。于是这些人大声喊道:“应该!必须的——”

  这会儿围观的往少里说,也得有百十多位了。而且呈越来越多的趋势。人群里有五位四十多岁的男子,一准是下岗工人。这五位男子,从人群里进到了中间,挤到了梁新正的跟前,伸手就打,连踢带踹的,不分青红皂白的骂着:“臭老九!赶紧赔钱!”

  梁新正此时欲辩不能了。他说:“我可以送这位大姐去医院,我也可以出钱。可我必须跟大家讲清楚,这位大姐,不是我撞倒在地的。”

  五位男子不再殴打梁新正了。一个高个子的骂道:“别你妈的装大拌蒜了,蒙谁啊?不是你撞的,你能舍得花钱送人去医院?你妈的就会说好听的!”

  这围观的人里,还真的不知道是谁打了一二零。那高个的下岗工人正骂着呢,救护车就开到了跟前。医护人员把躺在地上的老太太抬到了车上。最先前围住梁新正的那个老爷子和那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太太,跟着上了救护车。

  梁新正说:“老几位,我回家拿钱去吧?”

  那位老爷子骂道:“等到了医院,你给你家打个电话,让你那个老婆子把钱送来不就行了吗,你妈的,快上车吧!”

  梁新正被五十多岁的小老太太拽上了救护车。

  梁新正想的没错,今天早晨这事,真是有预谋有计划的。多年来,梁新正一直就在这段河边上跑步,早就引起了那位五十多岁的小老太太的注意了。这位小老太太,叫索多华,五十二岁,是津海市毛条厂的下岗工人,一米五五的个子,瘦瘦的,瓜子脸型,眼睛挺大的,鼻子也不小的,嘴略微有点歪,不明显。头发一多半都白了。她说的没错。自从下岗,她也没找到别的什么工作,于是便一直捡破烂。那个躺倒在地的老太婆,是索多华的亲妈,裕莲洁。今年已经七十四岁了,原本就没工作的。那位光头的老爷子,叫战场有,六十八岁,是裕莲洁后找的老伴儿。也是个原本没工作的人。索多华的亲父亲索洛鸣,是一个个体的白铁匠。死了十多年了。索多华家庭条件不好,个人条件也不好,就一直没结婚,一直跟妈妈一起生活。后来妈妈捡破烂的时候,捡回来了一个老头,就是这个光头战场有。战场有不是本市人,是从河南驻马店流落到津河市的无业游民,据他自己讲,他是无父无母无儿无女无亲无故的全无人员。实际具体情况没人知道。四年前的冬季里的一天,裕莲洁出门在外捡破烂,在一座立交桥下,他看见了已经好几天没吃上东西冻得快要死了的战场有,于是就用三轮车,把他拉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喂汤喂饭的,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战场有。行了,这战场有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裕莲洁的家了,裕莲洁也不愿意让战场有离开她这个家了。就这样连同女儿索多华,三口人在一起过上了日子。两个月之前,裕莲洁得了病,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是得了胆结石。需要住院动手术。裕莲洁本身从来就没有工作单位,哪来的钱治病做手术啊。这让战场有和索多华都发起愁来了。还是捡回来的老头子战场有能想办法。他跟索多华裕莲洁说:“眼下流行碰瓷,碰瓷就是讹人诈骗钱财。这一着来钱很快,又不费力,不需要任何本钱的。我已经瞄上了一个碰瓷的对象了,是我在河边捡矿泉水瓶子的时候,无意听见的。那个人跟三个老人在一棵树下聊天,从他们聊天的话语里,我知道了那个人叫梁新正,是一位退休的特级教师,好家伙,一个月退休金四千多啊。我瞅准了盯准了,那个老教师,天天早晨在河边跑步,一跑就是两个多小时。咱们就跟那个梁老头碰瓷了。不多要,就整个住院治病钱。”裕莲洁索多华听了战场有一番话,连连叫好。索多华坦白的说:“不满干爹说,我也早就瞄准上了那个梁老头了,只是没来得及下手罢了。这下好了,你这一提醒,咱们就整他了。”

  于是他们就要实施对梁新正的碰瓷计划了。可不巧啊,秦羽香住进了医院,梁新正天天在医院陪着,二十多天没到河边跑步了。嗨,战场有索多华裕莲洁真是锲而不舍,天天早晨都到河边,连捡破烂连等待梁新正的出现。这工夫不负苦心人,今天早晨就把梁新正给等来了。于是裕莲洁索多华战场有就开始实施了很久以来的碰瓷计划。不错,他们很幸运,碰瓷算是碰成功了。梁新正终于答应跟他们去医院了。你说这事啊,梁新正也真是倒霉啊。要不说现在的人都很注意个人信息的保密呢。梁新正招惹来的麻烦事非,就是因为大早晨遇见了熟人,在河边聊天,无意中就把姓名工作单位,退休工资的多少,说出来了,就被战场有给听的个真真切切。要说啊,在外面遇到熟人说话聊天的时候,可真就得时时刻刻的注意,千万千万不要把个人的一些信息隐私什么的透露出去啊。看看梁新正,不就是跟人在河边聊天时,被人家喊出了姓名,被人家曝出了退休工资什么的,招惹了不该发生的是非。这真的就是教训啊。不要忘了,说者无意听者可有了心了啊。

  早些日子,裕莲洁老太太是在津海市肝胆医院看的病。于是她的女儿索多华便让救护车直接把裕莲洁拉到了肝胆专科医院。一到医院,人家就让索多华交救护车费。这个索多华跟人家笑嘻嘻的说:“你们不要着急,这位是我亲娘舅,我妈的治病钱,都由我这位亲娘舅给交了。稍等片刻啊。对了,您不是有手机吗?借用用,让我的亲娘舅给我舅妈打个电话,我舅妈很快的就会送钱来的。”

  接过来了手机,索多华跟梁新正说:“舅舅啊,赶紧的给我舅妈打电话,叫她赶紧的带四万元钱,到肝胆医院来找咱们,快啊!”

  梁新正看了看索多华,从索多华手里接过来了医生的手机,真的就给秦羽香打上电话了。他知道秦羽香每天早晨晨练都带着手机的,于是他就给秦羽香打了手机。秦羽香正在公园里打太极拳呢。手机在包里响起来了。她停止了活动,拿出手机,打开接听。“喂,哪位啊?”

  梁新正说:“老秦啊。是我,老梁啊。你不要着急啊,你听我说,我在河边遇上了一点事。就不跟你详细解释了。咱们做点好事吧。河边有位老太太摔倒了,我叫了救护车,送到了肝胆医院。你呢,不用着急,回家吃完早饭,拿存折到银行取出四万元钱来。直接到肝胆医院急诊部。我就在急诊部的大门口等你。记住,不要着急啊。”

  梁新正把手机还给了那个白大褂。笑道:“谢谢了!”

  光头战场有横道:“你怎么还让她吃早饭?真是的!那得什么时候把钱送来啊?”

  梁新正笑道:“这位老兄,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早就明白的。没关系的。不就是给这位老人治病吗。你们可能没钱。好的,这个忙,我帮了就是了。只不过你们采取的方法不好。是诈骗碰瓷啊,起码的说明你们做人不诚实。好了,不多说了。这位老人得的是慢性病,不要着急了。银行九点开门。我老伴最起码也得十点多钟到这儿的。你们看看,现在怎么办吧?”

  索多华说:“现在啊,现在我们得吃早点了。老梁头,你给我们买早点去吧,要求不高的,一人给我们来两套煎饼果子。”

  梁新正笑道:“你们看看我穿的是运动服,倒是有几个兜的,可这兜里除了一块擦汗的手绢,别的什么也没有啊。我拿什么去给你们买煎饼果子啊。这人啊,总应该讲点道理的。”

  索多华横道:“你把我妈撞倒了,你要负全责的。别说废话,赶紧的给我们买早点去。”

  梁新正笑道:“我拿什么给你们买啊?”

  光头战场有说:“医院对面不是有两家摊煎饼果子的吗。你先赊账啊。一会,你老婆子就送钱来了,你再还给人家吗。”

  梁新正笑了,说:“你这主意倒是很不错的。那我就听你的,按照你说的办了。好了,你们等着,我这就去给你们摊煎饼果子——”梁新正说着,就走出了急诊部。

  医院街对面确实有两家摊煎饼果子的早点摊。梁新正走过天桥,到了西边的一家早点摊前,摊煎饼果子的老板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妈。梁新正问道:“老板娘,请问,您有手机吗?”

  老板娘看了一眼梁新正,觉得好像很面熟,可一时喊不出来个姓名,便答道:“有啊,你要用吗?”

  梁新正笑道:“不好意思了,等回头我把电话费还给您。我借用您的手机,给一一零报个案。”

  老板娘从书包里拿出个很不上档次的手机,递给梁新正说:“瞧您说的,你就打吧,一定是遇到坏人了,快打吧!”

  梁新正拨了一一零,把自己的遭遇详细的讲给了接电话的警察。

本文标题: 同情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gushi/80875.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一个木匠和一个水泥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