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有风

发布时间: 2019-09-21 11:39:36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故事 点击: 90

手机闹钟凌晨四点准时响起,林子辰把手伸向床头柜抓过手机,调了静音。揉了揉屎眼咣当的眼球,坐了起来。 窗台的吊兰花开了,一嘟噜一嘟噜的紫色花蕊,典雅不失高贵。 电脑昨晚居然没关?!林子辰想起今儿轮到自己在n网值班,迅速下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 n网主编每个月

今夜有风

  手机闹钟凌晨四点准时响起,林子辰把手伸向床头柜抓过手机,调了静音。揉了揉屎眼咣当的眼球,坐了起来。

  窗台的吊兰花开了,一嘟噜一嘟噜的紫色花蕊,典雅不失高贵。

  电脑昨晚居然没关?!林子辰想起今儿轮到自己在n网值班,迅速下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

  n网主编每个月有点补贴,吸引林子辰的不是这不够塞牙缝的人民币,平台有很多对文学有鉴赏能力,和比较专业的写作人才。

  还有那里的一个人。

  早餐是一只面包,一杯牛奶。林子辰已经三个月没有用化妆品了,皮肤有些干燥了。拿起桌子上的小圆镜,照着自己熊猫眼,不仅涌上一阵酸楚。不惑之年,就这么凋谢了?咬了口面包,听着牙齿的咀嚼声,心里踏实了许多。

  浏览网页的时候,林子辰发现他三点多钟发来的参赛小说《今生今世》,停止了吧唧吧唧的牙齿磨合声,林子辰很快被他的作品卷了进去。

  两个人约好的,一起发同题,他居然先声夺人。不过,小说写的不错。在收到的几十篇来稿中,他的出类拔萃。林子辰给他作品点评,也提了中肯的意见,不怕他不接受,其实,林子辰知道,他的文学造诣远在她之上,做为主编,她又不能不出牌。

  n网最显著的优势,作者互动交流,氛围很适合文学作者提高进步,全国各地层次不同的人济济此网,每天都十分热闹。

  林子辰刚给他回复了一条帖子,对方立即反馈过来:主编辛苦了。

  废话!以往他清晨会和林子辰在微信打招呼,送一朵玫瑰,一个微笑。加入n网认识他开始,他经常这样问候她。

  林子辰算了下,来网站有三年了,他来的比她早一个月。当初,站长依诺安排他做站内技术员,专门负责技术方面的实务,他拒绝了,就想平静的写写字儿。依诺见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也没逼他,但私下里叮嘱林子辰一定留住他!

  林子辰撇撇嘴,说:凭什么要我留他?又不是我什么人。

  依诺在小窗调皮的说:子辰姐,你不喜欢才子哥,我就推荐给别人喽。

  “去去去,丫头片子,鬼精灵,不要拿我开涮啊!”

  依诺说:我嗅出了你们爱情的味道了,呵呵。”

  “依诺哎!人家是二十岁女大学生的老爸,哪来的爱情?”

  “反正,我不管。才子哥走了人,我就冲你要!”依诺挂上勿扰头像不理林子辰了。

  n网也是一个江湖。林子辰明白,依诺他们看出了端倪。可,自己并不曾对他表达什么?

  想想和他隔屏守望的时光,林子辰会心一笑。

  等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就像林子辰每日上班,在公司办公室,几个同事守着各自电脑打字一样,他的问候是馍馍,扛饿。

  这几年他是林子辰的左手和右手,n网上许多主编该处理的事情,制作文档,编辑值班表格,新会员注册登记,有的作品深奥读不懂,林子辰留言给他,基本是他包揽下来。

  心里的依赖令林子辰有了异样的感觉,他和其她女性调侃玩笑,奉上炽烈红唇,林子辰的醋坊就开张了。

  林子辰暗示过他,他依旧我行我素。那时候林子辰才深刻意识到,她爱上了他。

  三年里,林子辰将他删了t次,删了后,忍不住思念的煎熬,又厚着脸皮去加他。依诺说,在爱的人面前,尊严被廉价。

  林子辰感到自己不可思议了,简直是无耻混蛋,江海在家的时候,她的心还在他那里。

  老公江海不是傻子,对林子辰的变化早有觉察,其实,江海也是粗枝大叶,网络男女,逢场作戏,何来爱情?林子辰一天没有他的信息,食不甘味。即使同江海在床上必修课,也是敷衍了事。

  江海不能容忍的是,林子辰不肯花时间陪他说话,逛街,除了上班,其余的空间林子辰均留在网上。本来夫妻在两座城市为生计奔波,江海年末岁尾回来和子辰团聚。林子辰的表现很冷淡,无疑是江海恼火的地方。

  春节后,林子辰收敛了些,在网上的时间少了,江海的脸色也好看了。

  二月四号是林子辰的生日,一贯送来微笑与玫瑰的他,这一天连个影子也不见。内心被愤怒点燃的林子辰,六神无主,包的饺子放在锅里煮,碎了一大半。

  江海不轻不重的批评了几句,林子辰反唇相讥,江海把桌子掀翻,卧室里的液晶电脑被摔碎,“我叫你一天到晚丢了魂似的,叫你上网!滚!去找你相好的吧!日子没法过了,还过个什么劲儿?!我一年到头在外潇洒呢?回家看你那张倒霉脸……”

  林子辰的身子僵在沙发上,望着江海砸门而去的背影,眼泪吧嗒吧嗒落,谁的错?一目了然。

  幸亏女儿在大一读书,不在家。

  林子辰生日那天,过得最糟糕,拾掇了客厅和卧室的垃圾,穿上衣服出去找江海,江海没走远,就在小区外边的街道上,西北风嗖嗖的刮,林子辰低声下气说:回家吧,我错了。

  江海看了一眼林子辰,女人跟他没少吃苦,从乡村住进城市,找了家打字员的工作就上班了,没闲着。网络是虚拟的,江海说:以后,好好的,上网赚生活费倒是可以,一毛不挣,嘚瑟什么?捞鱼,捞个大款,你下半生有靠山,我没意见。啥都是空的,送一车玫瑰顶屁用?当钱使?那些咬文嚼字的男人,有几个是正儿八经的?好鸟男人谁像壁虎一样挂网和女人眉来眼去?!别再折腾了,快土埋半截的人了,要是女儿不读大学,你都当外婆了!”

  林子辰安分了一段日子,陪江海回农村探望公婆,到这座城市的几个景点走走,虽然春寒料峭,两个人还是兴致盎然。

  江海很快接到领导电话,要他速回单位,他是搞销售那一行的,厂子制造的汽车零件需要他和部下去开拓市场,江海临走的那天下午,抱回来一只纸盒箱,四四方方的箱子,“子辰,看看!联想的牌子,人家说是品牌呢!有了新电脑,你写字就快多了,手机有辐射,不可以长时间用……”

  “江海……你,我……”林子辰有些激动,结巴起来。

  “老婆,我这一走就是一年呐,不能回来看你,在家注意点身体,吃饭要及时,别熬夜……”

  林子辰那晚把自己给了江海好几次,她想将一年的性爱在这一晚上过。

  江海走了后,依诺的长途电话就来了依诺说,站里举办一次同题小说赛事,邀请林子辰主编做评委,一审二审林子辰负责。

  林子辰头大,不接。依诺软磨硬泡最后使出撒手锏,搬来他做救兵。对自己生日不闻不问,让林子辰很失望,短短几天时间没有联系,有些疏离了,子辰也要彻底与昨天告别了,他又鬼使神差出来了。

  “你就帮依诺一把,有问题我协助你”他说,仍然是富有磁性的男中音,魅惑,如罂粟之毒。

  林子辰脱口而出:好。

  林子辰喝了口牛奶,从回忆里走出来。老公的信息蹦跳着映入眼帘:老婆,今天是什么日子?

  子辰想起空间文友一早晒的情人节文章,急忙回复:亲爱的,情人节快乐。

  江海停顿了下:嗯,还算有良心。别老在网上,眼睛会不好受的,今儿是周末,我这里下大雨,也休息。子辰,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自己。”

  “……噢,你也是……”林子辰内心五味杂陈,她想要的玫瑰和微笑没来造访。

  翻动网页,重新回到他小说审核中。

  林子辰看到小说回复栏,他同几个女作者态度暧昧的交流,胃里仿佛吃进去一只绿头苍蝇。

  尤其是扎在女人堆,肆无忌惮的水贴,林子辰面前跳动的是一颗狰狞猥琐的心。

  林子辰合上网页,闭上眼做了深呼吸。每当情绪要失控时,她习惯用这个方式进行调节。

  还是无法克制,林子辰给他的QQ窗口抖动不停。

  很久很久,他也没回复。

  网页上,他和几个女作者的水贴楼层达到三百,玫瑰,拥抱,烈焰红唇都上阵了。

  他不会为林子辰改变什么。

  林子辰离开电脑,伫立在十二楼窗前,风吹乱了她的长发,也吹醒了她的思维意识。

  林子辰拨通了依诺的语音,依诺接了,“依诺,你另请高明,我家里有事,不能参与同题小说审核了。”

  依诺说:怎么可以这样啊?比赛都好几天了,而且这评委,一审二审你答应我的。

  “依诺,我真的有事,要去天津你姐夫那里。”

  “不是吧,是不是才子哥惹你了?我找他算账去!”

  “不是,依诺。别费心思了,快点安排人,或者就让你的才子哥来做。”

  没等依诺说完,林子辰就关了语音。

  依诺不依不饶电话追过来了:“子辰姐,关键时刻,你不能掉链子,啊?你对我很重要的,有问题告诉我,我想办法解决。”

  “……依诺,真的没什么,你就安排人替代我吧!”

  “子辰姐,我不放你走,你当逃兵,门都没有,哼!一定是才子哥,我收拾他去!”

  依诺风风火火的小姑娘,人挺好的。

  林子辰不知怎么眼泪汪汪的,好像受了委屈的孩子,他根本不能为子辰停留的。

  三年的陪伴,再次划上句号,林子辰清楚,他不会找她。

  林子辰当天下午回公司上班,经理要她打字几份文件。

  晚上吃了一碗手擀面,韭菜蛋花飞的卤子,身上热乎乎的,开了电脑,依诺的留言:子辰姐,我把才子哥骂的狗血喷头,他会好好对你的。安心做事啊!

  林子辰抿了下嘴唇,上午的浮躁荡然无存,看看好友一栏,他还在。别样滋味。

  这时,一很要好的女友截图给子辰,上边是他赤裸裸的昵称一位女作者的小名,还有男人女人性爱的图片……

  林子辰的眼前下雪了,雪花飘飘,异常寒冷。

  林子辰呆坐在电脑前老半天,面颊泪痕点点,按动鼠标时,子辰给他留了两个字:祝福。

  今夜有风。

  江海第二天飞回的滨海城,没有和林子辰打招呼,因为领导催的急,要江海再扩充一下销售队伍。江海想到林子辰做了六年的保险业务员,前年林子辰眩晕症住院一个月,就将保险公司的工作辞了,兼职的,和打字那家单位不冲突。江海怕她身体吃不消,说什么也不许子辰兼职了。

  林子辰想都没想就点头了,女儿婷婷在大学不用她照顾,学习成绩也很好,毕业后找个像模像样的单位不是难事。

  林子辰征询她的意见,电话那端婷婷说,“妈妈,我一百个同意,说心里话,你和爸爸多少年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嗨!男人不在身边,什么幺蛾子都有,现在的女人为了钱不择手段,再说了,妈,你生理也需要呵!

  我坚决支持你去爸爸那里工作,两地分居,弄不好就出漏子!我爸爸又是部门小经理,你你可得看紧点……嘿嘿。”

  婷婷挂了电话,林子辰琢磨琢磨女儿的话,的确有道理。

  江海爱吃酸菜猪肉馅饺子,林子辰包了一帘儿,两个人就着饺子,喝了两瓶啤酒。

  睡在江海的臂弯里,窗前月色如水。“子辰,你想好了吗?跟我去跑业务,基本没时间上网,你做得到?”

  林子辰凝视着天空那轮圆月,说:想好了,安心睡吧。

  “不后悔?文学可是你的命!”

  “老公,你是我一生的依靠呢!”

  “嗯,等业务做大了,空了也可以写字的。”

  ……

  风一遍一遍撕扯着窗棂,发出啾啾啾的响声。

  几天后,林子辰和江海在异乡居住的单位房子里,开了电脑。

  一则新闻粗黑线条发布在n网置顶处:由于原主编林子辰现实繁忙,撤销其主编评委职务,特任命方涟漪为n网小说主编兼此次同题小说大赛评委。

  2019,3月5号,n网管委会。

  林子辰嘴角上扬了一下:这就是网络。随即退出了n网所有联系方式。

本文标题: 今夜有风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gushi/84264.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杏儿酸酸晨风里的故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