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

发布时间: 2019-10-11 15:29:20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故事 点击: 101

一 圆月,巨石,云海之上,两个人影并肩盘膝而坐。 时而低沉如暮鼓,时而幽深如迷途,余音似轻纱漫过,蒸腾的雾霭开始一丝丝地安静下来。 六孔,三指宽,长五十公分,两条黑色的蛇身交错缠绕组成器身,声音从一只獠牙森然正欲咆哮的狼嘴里发出。这件奇异的乐器正握在一

千羽

  一

  圆月,巨石,云海之上,两个人影并肩盘膝而坐。

  时而低沉如暮鼓,时而幽深如迷途,余音似轻纱漫过,蒸腾的雾霭开始一丝丝地安静下来。

  六孔,三指宽,长五十公分,两条黑色的蛇身交错缠绕组成器身,声音从一只獠牙森然正欲咆哮的狼嘴里发出。这件奇异的乐器正握在一个全身轻甲包裹只露出眼睛和嘴巴的蒙面男子的手里。蓦地,蒙面男子修长的手指快速地按动,一股广袤苍凉的远古气息,随着韵律缓缓地流淌开来。此时,万籁俱寂,百兽凛然。苍穹之下,清辉随月华而生,有风自峰顶而下,万物苏醒。

  一袭红衣,凤目微闭,螓首轻颔。呜呜的长音渐尽,几声金戈短鸣,戛然而止,长长的睫毛徐徐盛开,恰好与蒙面男子四目相对,蝶依轻轻地叹了一声,霞云顿生。

  蒙面男子连忙挪开惊疑的目光,长身而起,站在巨石上,默默地注视着远处连绵的群山。高山之下是块宽广平坦的盘地,有星光隐约闪烁,古木高耸处有红色的屋檐穿出,只有视力非凡的人才能看得那么远。

  伏在千羽的背上,闻着他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清香,蝶依内心一片宁静。三年前,蒙面男子在她陷入生死险境时突然出现,凭着诡异的身法和高超的猎杀技巧,杀死了三头成年的巨型黑熊。她亲眼目睹了他强大的力量,却没能看清他是如何在昏暗的森林里用了不到一刻钟时间,轻易地杀死了三头令人恐怖的巨熊。从此,在她的眼中,他就是她心中最强大的战士!千羽,是一个神秘家族的姓氏,是这片莽荒之地的守护者。蝶依的父亲左君侯脸色凝重,用充满崇拜和有些戒备的眼神告诉她,离他们远点。他们?蝶依很疑惑,暗暗责怪父亲的无情。感恩?左君侯冷冷地笑了一声,“这是他们的承诺!”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离开了。

  于是,千羽就成了蒙面男子的名字,蝶依抚摸着千羽厚厚的背脊,在他耳边轻松地吹了口气,有些惶惶,莫非千羽天生就是一个哑巴?千羽突然出现在了她面前,然后带着她走进了被常人视为禁忌之地的丛林深处,她见过无数美丽的风景和奇异的野兽。可是,千羽就像一块石头,从来没有听他说过话,或者他根本就听不懂。

  高山之下,星光闪烁之地,高大褐色的城墙环立在一片宽阔的平地之上。城墙内,屋舍排列得井然有序,或高或低,或成犄角之势,有暗有明攻防得当,此地形显然经过高人布置。橘黄色的灯光,是一种采自深山里的树脂,经过提炼成无烟耐烧的油脂。夜晚远远望去,就像点点星光落在地上散布开来。

  古布村,有两百来户人家,远离尘世之外,几百年来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村庄中心处,有座三层高的阁楼,一个身材健壮的中年男子,正站在黑暗处凝目望着城墙一处低矮的缺口,此时千羽小心地避开了岗哨,轻易跃过七尺多高的城墙,轻轻地把蝶依放下,然后迅速地消失在茫茫的丛林里。

  蝶依整理了一下衣服,向城墙外用力挥了挥手,才恋恋不舍地回头。左君侯望着远处的女儿,眼中的温柔稍纵即逝,嘴角浮起一丝冷酷和阴霾。

  “嘿嘿!左君,生得一个好女儿!”这时,左君侯旁边突然传来啧啧的称赞声,一个书生模样的灰衣男子正轻轻地拨开窗户朝外观望着。

  “田大人,你什么意思?!”左君侯有些恼怒。

  “左君之女有惊人之姿,田某仰慕不已,实乃盛赞,请别误会!”灰衣男子田方接着有些可惜地说道:“只是与未开化的山野之人混在一起,实在不智!”

  “这是我的家事,请田大人不必自扰!”左君侯收回目光狠狠地说道。

  “左君,月前和你商谈之事,意下如何?”田方沉声逼问了一句。

  “此事需计划周详,请容我再仔细思考几日?”左君侯眉头一皱忧心忡忡地说道。

  “好!你应该知道区区古布村,我们几乎不用吹灰之力就可……只要左君愿意与我们合作,定下良策,铲除这些异类,你就是天都城未来的主人,何必留在一个如此寒酸之地!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希望在你们百年盟约即将结束之前,做下决议!否则……”田方随手“啪”的一声把一个长长的物件放在方桌,威胁似地盯了左君侯一眼就下楼走了。

  手指触摸到冰冷的凉意,左君侯立刻缩回了手,他见识过这种杀伤力强大的武器,田方称之为长铳,它能穿透最坚硬的遂石和野牛头盖骨,只在上面留下一个细小的孔洞,长铳里射出的金属颗粒呈扇形分布,能造成大面积的杀伤力。这是长年久居深山的左君侯没有见识过的恐怖武器,他曾经多么渴望拥有一把这样的武器,他的愿望现在终于实现了。想起田方说,他们有几千条这样的武器,左君侯不禁地打了个寒颤。

  千羽家族是守护者?还是异类?左君侯开始苦苦思索,去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说服自己。

  百年前,古布村出了一个医术高明的巫医左寒,他经常在外游历,有时涉足这片蛮荒地的最深处。偶尔一个机缘,他遇到了一个古老不为人知的家族,那时这个神秘的家族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瘟疫,濒临灭族的危险。左寒凭借高超的医术拯救了这个家族,并与他们的族长义结金兰。为了报答左寒的天大恩情,他们的族长立下血誓,全族族人务必守卫古布村一百年,不得违抗,否则必遭天谴。这个家族名叫千羽,是一个隐世的古武世家。当时左寒对于才区区几十个的千羽家族并未放在心上,认为他们有些狂妄,自身都难保,谈何守卫他们的村庄。后来,千羽家族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不得不让他刮目相看。

  不料不久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左寒在世时,千羽家族的一个年轻的后辈爱上了古布村的一个女子,本来这是值得庆祝之事。可是这女子已经嫁为人妇,此乃犯了两族人的大忌,于是,两边族人分别规劝施压,而这两个人就像吃了迷魂药,依然我行我素陷入疯狂的孽恋,最后千羽的族长下令将这名男子捆绑起来,若他不知悔改不得松绑。这名年轻男子在绝食五日之后,以死抗争,最后咬舌自尽。当古布村的那名女子知情后,悲愤地爬上悬崖纵身一跃,追随男子而去。目睹了这等悲剧,伤了两族人的感情,为了防止此事再次发生,千羽家族发下禁令,以后不得正面接触古布村人,不得与外族来往,只能匿迹左右默默守护。从此,千羽族人的蒙面和沉默就成了他们永恒的标志。而古布村在千羽家族的庇护之下,渐渐地壮大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大村落。奇怪的是近百年来千羽家族除了战损以外,人丁却越来越稀少,成年男子如今也只维持在区区十人左右。似乎是命运的安排,百年之约将至,意味着千羽家族再也不用受到制约。三日之后,就是千羽家族和古布村盟约解除之日,千羽的几个老人似乎看见了家族血脉延续壮大的曙光,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而在一个月前,一支全副武装身背长铳手握长刀的三十人方队,穿过几百公里的原始森林正向古布村靠近。这个队伍明显训练有素,精于丛林生存作战,领头的是一个方脸大汉,目露警惕的凶光。一路上他们杀死了好几头跟踪他们的花豹,还有数不清的小野兽,每个人身上挂满一些珍贵的皮毛和兽角,衣服上血迹斑斑。

  在离古布村十里的地方,他们收到了一支竹箭的警告。当看到这支普通的竹箭,几乎全部没入前方一棵古老的大树时,领头的方脸大汉猛吃一惊,他用手向下一挥,大家迅速地散开,各自寻找进攻的目标。队伍搜寻到前面三十米,一块圆形的青石上赫然刻下了“擅入者,死!”几个歪歪斜斜的大字!

  看着新鲜的划痕,方脸大汉阴沉着脸,露出一丝讥笑,回头做了个手势,队伍开始进入战备状态,互相相隔十米距离排列成线形,小心翼翼地向前方摸去。

  突然一支箭矢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最前方的士兵咽喉上,他倒在地上发出用力抽动了几下一会就没了气息。方脸大汉根据判断立刻朝着斜方向,扣动了长铳,只听见一阵密集的沙沙声过后,对面没有任何动静。队伍继续猫着朝前方压去,阴暗的森林不时发出轻微的梆梆触发声,片刻前进的队伍又少了好几人。

  “杀!”这时方脸大汉终于发现了对方的位置,十几支长铳,朝着一颗缠满青藤的大树射去,铺天盖地的金属弹片封锁了对方全部的退路。只见一个蒙面黑影在空中弹跳了几下,然后无力地落下,青翠的树叶上,洒落下斑斑点点的血迹,紧接着他很快就消失在秘林深处。

  剩下的士兵还没来得及欢呼,两个鬼魅般的身影就出现在他们身边,只感觉脖子一凉,十几个士兵倾刻就失去了知觉。不到一分钟时间,三十几人的队伍只剩下五六人。

  “撤!”方脸大汉惊恐地呼叫了一声,然后没命般朝来路狂奔了几公里后,突然他感到胸口一痛,紧接着两眼一黑栽倒于地。

  “传说果然是真的,你们就是狩猎者!”方脸大汉喃喃地望着阴沉沉的天空说道。

  连续几天一直没有收到先锋方队的任何消息,天都城统领田齐才发现事情很严重。三天后根据探子陆续收集来的情报和部分尸首分析,才得知先锋方队已经全军覆没。“狩猎者!你们统统得死!”田齐恶狠狠地咒骂道,这支战力非凡的方队由他手下最精锐的士兵组成,他很心痛。不开化的古布村不足为虑,来去无踪战力惊人的狩猎者才是他的心头大患!

  一个偶然的交易机会,天都城统领田齐得知蛮荒森林居然有一个近一千人的村庄,最令他垂涎三尺是,古布村后山可能有一个巨大的宝石矿场。因为在顺流而下的河道里,偶尔能发现一些各色各样的宝石碎块,河流的源头就在古布村一直守护的祖坟之地!于是他派出全副武装三十人的先锋方队去打探情况,谁知全部死于非命,不及对方一合之敌,于是他又派出手下最得力的谋士田方装扮成猎人,潜入古布村,通过一系列的威逼利诱去游说村长左君侯。

  二

  莽荒深处,一个悬在半空的山洞里,聚集了近十人,全是清一色的成年男子,只有一个很年轻的面孔。

  “三天后,千羽族的百年盟誓就到了,百年来古布村发生过几次大规模的恐怖兽潮,我族战士为守护古布村共计折损七十五个勇猛的战士,也不负当年左寒恩公的嘱托。我族本就人丁稀少,近百年千羽境况尤其不堪,我族将面临着血脉断传的危险。也许,这次千羽将迎来新的生机!”为首一个须发俱白的老人,盘坐在一块平整光滑的石头,激动地诉说着千羽族的往事,讲到最后目光烁烁发亮。如今千羽族加上妇女儿童,不足一百人,而男丁不足二十人。种族的生存和延续,才是困扰着历代族长的心头之殇!

  “当年发生的一起孽缘,千羽大长老发下严令,禁止千羽与外族通婚,直到使命结束,千羽才能回归自由。千年以前,千羽族就隐居在这块蛮荒腹地生存,我们即是狩猎者,又是这块土地的守护者!”白发老人突然提高声音喝道:“如今有危险的外来者,正想侵占我们的森林。据参加交易的古布村人说,那些外来者正觊觎我们的宝地,这些彩色的宝石就是他们的目的!”一把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石头,发出熠熠的光辉,出现在他摊开的手中。

  “族长,我们已经把这些残忍的家伙都杀了!”

  一个腰间缠着黑色布条的中年男子站起来应声接道,布条上还有血迹隐隐渗出。他就是一个月前在丛林中被长铳击中的狩猎人。

  “长弓,你的伤重,不要妄动!他们的能力虽然平庸,但是这种武器非常危险,上次这些人只是探路者。”族长千羽战摇摇头说道。

  “族长,过几天后,我们就不用隐藏起来,也可以与外族人来往?是不是?”突然人群中一个有些紧张不安的声音问道。

  “哈哈!轻云,你已经犯规了喏!”千羽战寻声望着一个二十岁左右剑眉星目的年轻男子说道。

  “轻云,族长不会责怪你的!不过你要抓紧,千羽的未来就在你手中!”

  “是啊,三天过后,你就把蝶依姑娘接到千羽这里来住!”

  “对!然后办个风光的婚礼,然后生很多很多孩子,千羽以后就不会后继无人了!”

  ……

  “各位叔叔伯伯,可有礼物赠送否?”千羽轻云急忙打断了这些长辈完全把他当成某种工具的热议。

  一听礼物,大家就像哑了一样安静下来,接着寻找各种理由想离开,显然平时被轻云敲怕了。

  “轻云,你这小家伙,大家的好东西都被你搜刮光了,连族里最珍贵的宝贝双龙吹杀,都被你拿去了,还不知足啊!”千羽长弓裂开嘴大笑道。

  “哈哈!”千羽战满脸慈爱地看着族中最小的战士千羽轻云开心地笑道。千羽轻云,虽然年龄最小,可是自小天赋过人。最令大家感到惊奇的是,作为千羽族流传最悠久最神密的武器双龙吹杀,一直无人能用。到了他手里,不但变成恐怖的暗器,还成了一件迷人的乐器。

  千羽战很清楚,这不是一件普通的乐器,他亲眼目睹过千羽轻云用双龙吹杀奏曲,音起淋漓处,有虫随音而舞,有鸟循音而和,甚至小兽不惊,摇尾亲近。千羽战暗暗称奇!

  大家嘻笑了一番后,于是千羽战开始安排三天后应古布村的邀请两族联欢之事,那天千羽族人将以真实的面目出现在众人面前。

  古布村三层阁楼上,站着影影绰绰好几个人影。左君侯此时坐在桌边正沉默地品着一壶清茶,田方站起来风轻云淡地说道:“明天千羽族将正式与你们解除盟约,他们个个武功奇高,绝非善类。他们以前似乎与世无争,如今他族濒临困境,或许古布村从此以后将改名为千羽村。”

本文标题: 千羽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gushi/91377.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九块九的爱情一双旅游鞋吴志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