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与月亮的拜会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踏着28寸的九成新的自行车,去市场买菜。走出菜市场,把菜放在后面的小箱子里,推着自行车往前走。在开阔的地段,我准备骑行。我左脚踏着踏脚,右脚蹬地,车子有了助力,我尝试着把右腿跨上衣包架,可觉得跨不上。我又反复试验,但是结果都是徒劳。情急之下,驻足停留,才发现车子推错了 ...

合辑 | 跟小约翰一起读腓立比书

腓立比书-跟小约翰一起读-01|在各样境况中活出基督(腓1章之一)02|属灵密友与传讲基督(腓1章之二)03|爱心成长结满果子的生命和图景(腓1章之三)04|在福音前线(腓1章之四)05|在基督里忘我(腓1章之五)06|生死事大(腓1 ...

由梦了解万法唯心

由梦了解万法唯心汉地净土宗的祖师彻悟大师这样说:“诸喻之中,梦喻最切。如梦中所见山川人物、万别千差,皆不离我能梦之心,离梦心外,别无一法可得。即此可以比喻,而知现前一切万法,但唯心现也。”(他说,在一切比喻当中,梦喻最亲切。比如,梦中见到的山川人物、万别千差的景象,都不离开能梦的心,离梦 ...

东兴

到东兴时下着小雨,污秽的街道,拥挤的楼房,路边饭店散发着异味儿,举目望去,凌乱狭窄,有些肮脏。雨还在淅淅沥沥地滴着,阴沉的天已露出些微蓝色,天渐渐热起来。感觉这是一个很小的镇子,对面就是越南,所以略繁华,游人络绎不绝,但建设不够。在一座通往越南的桥旁,是一条很热闹的商贸街,卖的都是越南的商品,不 ...

寒冬温情,不曾离去——信控学院自动化类18-1班开展“爱在身边,

为提高班级凝聚力,营造温馨班级气氛,增进同学之间的友谊,11月30日晚七点信控学院自动化类18-1班在博学四号楼c204教室开展了“爱在身边,温馨家园”主题班会。下午6点,心理委员刘宜多同学组织部分同学提前来布置班会场地,做了充足的准备工作。摆放桌椅、吹挂气球、黑板主题点缀,同学们相互配 ...

那件趣事

1998年7月暑假下午的一天。午后炎热的太阳渐渐退去。“哥,快来看,发芽了”。这个崽子,又是什么东西发芽了。那一年,我特别着迷各种花花草草的种养。“各种”可能是有点夸张了,毕竟小时候没见过什么世面,是个绿色的能发芽的,我都种了一番,压根不知道还有 ...

无神

“请不要遗忘我,记住我们曾经来过,曾经在天空上俯视你们。”这是神留在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当时我站在他身后,看着他走向悬崖,在那里融进了朝阳。那座悬崖后来被称作世界尽头,因为它见证了最后一个神的死亡。一“这是冥河上的渡神。那天他席卷着冥河之水冲上诸神山脉,试 ...

不一样的女人

你一见到敏,就看出这是个努力想走出卑微的,意志坚强的女人。但她注定要自己承担全部的磨难。她很难有人相助。远远打量,她白白胖胖,显出北方女人的丰腴圆润。但细细观察,就会发现敏的老相,脸上已经出现细浅的皱纹,抹也抹不掉了。眼神时时显出疲倦。她的面孔是属于北方的,北方的五谷养出了女人的红润健朗,但却无 ...

人生意义

人生不能活的糊里糊涂。有些人看起来很透彻,可能是他早已把自己的人生目的给弄明白了,有些人总有些弄不拎清,可能他还在人生路上摸索。走在前面的人总要给走在后面的人一些帮扶与鼓励,好让它们也勇敢的走下去。尽管我认为人生的意义是快乐,但是能带给人快乐的事太多了。小一些的时候是游乐园一日游。在不同的设施间 ...

夫妻之间也有禁忌:

夫妻之间行淫也有禁忌夫妻行淫,如果行之非时、非处,亦会在现生产生恶劣的后果。兹引《寿康宝鉴》中的禁忌表,其表条分缕析,一一指出犯忌所生的恶果,使人看后能自知警戒,不至于以图一时之快而招致戕身损命的终身遗憾。一、天忌酷暑严寒犯之得重疾不救烈风雷雨天地晦冥 ...

你也在北海

前晚到达北海时已是傍晚,华灯初上,林立在路旁的椰树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朦胧和诗意。它们本来就很玉立亭亭,有了高楼这些参照物的比较更是挺拔和俊秀。恍惚感觉还在海口,但分明又有些许不同,是什么呢?是气息吧!每个城市散发的气息不一样,海口闲逸温润,北海则略显拘谨,不够洒脱,味道不足。下车后,我们直奔北海 ...

挑煤人

煤炭像山水画师的笔,肆无忌惮地染黑着挑煤人的身躯。但是他无法穿透挑煤人宽阔的胸膛。挑煤人一次次从地上走进地里,从地里回到地上,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中,何尝不是在经历生命的轮回。二柱穿着媳妇浆洗的一尘不染的白背心下到煤井下,显得那么黑白分明,格格不入。一下到煤井里,二柱就后悔了,他心疼自己的白背心 ...

白菜精

山间古木参天,树木蓊蓊郁郁,浓荫蔽日,云缭雾绕间,又见长长一条若隐若现的河流穿插其间,一处隐蔽的山间半腰上的凹地处,有一间破败不堪的屋园,屋中积尘已久,用具东倒西歪,连着院子里,更是青苔、杂草丛生,只有院落里一颗青翠欲滴的白菜,如同上好的翠玉般晶莹剔透,夺人眼目。忽然间华光大绽,刺人眼球,而后又 ...

守护者

“姐夫”是一个堂姐的丈夫,经营着一家搬家公司,规模不是很大,有三辆货车,算上他本人,公司总共十来个人。平时我们联系不多,基本上都是各忙各的。只是偶有上下班的路上,在来往的车辆中,会发现他们公司的箱车。很多时候,姐夫穿都着一件印有公司商标的深蓝色工作服,在副驾驶上坐着。前两天单位正好有部分物品需要 ...

岁月随意

从小晓菲就觉着自己的家似乎被包围了,前后左右都是房子,偶尔村里人因为一些小事闹了矛盾,就说要把路堵上不让走。二堂哥的家是在村尾,被田野包围着。他们年纪隔了6、7岁,父母好像也不是特别亲近,晓菲对于家里的堂哥堂姐也说不上有什么印象。对于那间被田野包围的房子,也是因为初中时父亲重新盖房子的地点就在堂 ...

傻婆

小时候,村里有个整天捡破烂的傻婆。傻婆衣服很烂,皮肤很黑,还有一张乱糟糟的脸。傻婆脸上的皱纹可不是一般的多,傻笑起来时,像极了刚犁完的田沟,一路路的,十分吓人。她走路不稳当,五十多岁了,走起来像个电视里的丧尸,唯一不似的,就是她手上还多了个垃圾袋子。夜幕降临,灯火亮起,本该是一家人开心吃晚饭的时 ...

水杉

他这辈子有两次出生,一次是十年前,一次,应该是现在。午饭过后,雪白的阳光逼得万物低了头。吃过午饭的人们昏昏睡去,一棵棵水杉沉默着,在干裂的地面投下短短的阴影。偶尔有微风吹过,树叶轻轻晃了晃,很快安静下来。碧绿间伸出一支特别长的枝条,斜斜地刺了出来,逆着阳光向上。从他的角度望去,那片天空,那片深蓝 ...

归属

民国时期,镇里的赌鬼刘彪把女儿玉兰输给了镇里家大势大的王老三,结婚那天,刘彪上吊自杀了。洞房的晚上,王老三喝的酩酊大醉,踉踉跄跄的进来,晃悠悠的向玉兰奔来。玉兰望着王老三那高大,健壮的的身子,带着刺眼刀疤的脸,不由得又惊又怕,她惊恐的望着王老三,慢慢的向后躲避着。王老三越来越近,玉兰浑身哆嗦着, ...

选女婿

鸽子蛋村的美女小杨,正在谈婚论嫁的年龄。到明年(1999年)就要23岁,岁数不算小了啦,如今正和匪孩处对象。小杨觉得匪孩是个好劳力,能吃苦,心里盘算着等收了麦子要不就把亲事定下来?匪孩正在忙着磨刀。在鸽子蛋煤矿的工具房里,匪孩很专注地磨着他刚买来的电工刀。他的脸因为气愤,憋成了紫红色,刀在砂轮上 ...

我想和你白头可你却

如果不是偶然间看到很久以前的写的日志,我真的都以为自己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了。一眨眼十多年就过去了,我已经是一个小学生的妈妈了,有一个疼爱我的丈夫,一个不算大的属于自己的公司。和你的那段日子已经早早地就被我开启了自动屏蔽模式。因为我一直没有勇气面对曾经,没法面对那份曾经又多美好后来就有多狗血的初恋! ...

铁齿铜牙,巧舌争霸——中矿大信控学院举办2019级新生辩论赛

为提高同学们的口述辩证能力和临场随机应变能力,11月25日下午2点30分,由共青团信息与控制工程学院委员会主办,信息与控制工程学院学生会学习部和信息与控制工程学院锋行服务队承办的新生辩论赛在博学楼4号楼b204、b205和b206教室举行。本次比赛面向信控学院18级全体新生,以班级为单位 ...

证据

刚拐过街角,他便与她撞了个满怀。那是一个陌生的女子,年轻,烈焰红唇,却又满脸痛苦状,断了肠似的。对不起!对不起!他一时手足无措,忙不迭道歉。你——她乜斜了他一眼,似怒还怨,扶我一把你会死啊?难道我长得像职业“碰瓷”的?啊,你误会了!他的脸颊急剧升温 ...

可怜天下父母心

你这小孩也太不懂事了!”“不要你管!”“你是我儿子,不要我管?不想让我管,你给我滚出去!”他和妈妈又吵架了。他生气的跑出家门,越跑越远,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突然觉得肚子饿了,刚巧前面有个馄饨摊,可惜出来的时候太急,身上连 ...

说很久以前

很久以前,我以为,只要我对别人好,能忍让,就会换来同样的回报。说很久以前写很久以后很久以后,我终于相信,有些东西,任凭自己怎么努力,依旧抓不住,所以我学着不再期待。很久以前,我的脑子里装满了安徒生笔下的王子公主灰姑娘骑士,偷偷的想着谁会是我的谁谁谁。很久以后,我依旧相信 ...

写给母亲

第一次带我出国游玩之地是“傲来国”,那里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座山,唤为花果山,是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自开清浊而立,鸿蒙判后而成。那是一次很长的旅行。每晚,星星眨着眼睛,月光淡淡的,柔柔的,如流水一般,穿过窗户静静地泻在房间里,将地板点缀得斑驳陆离。床头一盏光极柔和的台灯,你刚洗漱完的头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