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 || 我与公公结婚私奔:为什么老男人总让人想睡?

发布时间: 2019-11-09 09:44:07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经典文章 点击: 101

特约撰稿|雪百合上期精彩内容:实录|老公的内裤,每天被婆婆上锁:妈宝男,是另一种形式的"渣男"凸山凹水我是经朋友介绍认识李云峰的,他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饭馆,他是饭馆的厨师。我当时的想法非常幼稚,我觉得如果丈夫是厨师,那以后我岂不是天天吃大餐?可结婚后,我却一次也没有尝过他的手

实录 || 我与公公结婚私奔:为什么老男人总让人想睡?

  特约撰稿 | 雪百合

  上期精彩内容:实录 | 老公的内裤,每天被婆婆上锁:妈宝男,是另一种形式的"渣男"

凸山凹水

  我是经朋友介绍认识李云峰的,他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饭馆,他是饭馆的厨师。我当时的想法非常幼稚,我觉得如果丈夫是厨师,那以后我岂不是天天吃大餐?

  可结婚后,我却一次也没有尝过他的手艺,他下了班就累瘫在沙发上,我哪里忍心让他再伺候我?

  结婚不到三个月,李云峰突然告诉我,饭店效益很不好,他和朋友准备转让,另辟发财路。

  我也没有多想,趁着年轻,多闯一闯总是好的,谁也不能一下子就创业成功。我俩结婚时,收到的婚礼份子钱,婆婆都给了我,大约有15万,李云峰就给我要这钱。

  我吓了一大跳。因为李云峰一直说,他从工作到现在挣的钱,都在自己手里,公婆从来没有找他要过,这部分钱,结婚后他也没有给我,应该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怎么还找我要15万?

  在我的逼问下,李云峰才说了实话,原来,他新结交了一个朋友,说一个小明星的酒吧要转让,在一个黄金地段,但要一笔交清。

  李云峰开始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日子。我经常一周也见不着他,每次打电话,都是一片嘈杂声,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老婆,我忙着呢。”

  我心里虽然委屈伤心,哪有才新婚不久就让媳妇独守空房的?

凸山凹水

  婆婆突发脑溢血,打乱了这个家原本的和谐安稳。

  因为李云峰太忙碌,我就一边往医院跑着,一边上班,一边去婆婆家给公公做饭。

  公婆家住在西郊的老城区,而我们的新房在东郊的新城区,每天,我都恨不得学会御剑飞行。只是在路上耗费的时间,便足足有两个小时。

  那天,当我把做好的饭菜摆到饭桌上,忽然眼前一黑。我赶紧扶住餐桌,努力站稳了身体,这一切恰巧被刚进家门的公公看到。

  公公愧疚地说:“小雪啊,你别太辛苦。以后不用过来给我做饭,我自己叫点外卖就行。”

  我连连摆手。我是知道公公肠胃不好的,只要吃了外面的饭菜,一准闹肚子,而且这几年,公公被婆婆宠在心尖上,从来没有进过厨房。

  我笑着说:“要是我把您饿瘦了,我妈出院后该找我算账了。”

  遗憾的是,婆婆再也没有机会找我算账了。半个月后,婆婆去世了。

  公公悲痛欲绝,堂堂七尺男儿,哭得肝肠寸断。

  安葬好婆婆后,我便和李云峰商量公公的生活问题。

  李云峰说,咱们搬到我爸那去住吧,一来照顾他的起居,二来,也让家里多点人气,以免他思念我妈,胡思乱想。

凸山凹水

  公公家里,永远只有两个人。因为李云峰几乎不着家。

  自从婆婆去世后,公公变得沉默寡言。下班后,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去阳台侍弄那些花草,那些都是婆婆亲手种下的。

  公公儿媳妇毕竟有些尴尬,所以每次收拾完家务,我便赶紧钻进自己的房间。

  那天早上,当我醒过来时,我发现自己竟然在医院里!病床前是一脸关切的公公。

  原来公公发现我一反常态没有起床,便过来敲我的门,可却不见我的回应。情急之下,他撞开了房门,发现了晕倒在地的我。估计我也是起床后才晕倒的。

  见我醒来,公公高兴地站了起来,他有些紧张地两手相互揉搓着,努力平静着情绪说:“小雪,你要当妈妈了!”

  “真的吗?”我也惊喜万分:“那我赶紧给云峰打电话。”

  公公爽朗地笑着:“我已经告诉那小子了,他在电话里笑得傻子似的。不过他和朋友去厦门调研市场了,过几天才能回来呢。”

  我心里不禁一暗,从什么时候起,李云峰的行踪已经完全与我无关了呢?

  因为没什么大碍,观察一天后我便出了院。

  公公请了假一直陪着我。

  从那以后,我和公公的交流就多了起来。

凸山凹水

  那天早上,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公公竟然已经准备好了早餐。虽然是出去买的,但也让我感动了很久。

  公公说,他上网查了,胎儿三个月前不稳定,是要好好保护的,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做饭了。

  我开玩笑地说:“不做饭,咱俩天天吃外卖?”

  没想到,公公云淡风轻地说:“我做。”

  我惊得差点噎住。

  我以为公公只是说说而已,可中午下班回家,我却看见公公果然在厨房里舞枪弄棒,念念有词。原来是照着视频做菜呢。

  我赶紧冲进厨房帮忙,可公公却把我赶了出来。他说,本来这些事应该是婆婆或李云峰做的,可惜婆婆不在了,李云峰又天天不着家,他就要担负起这个责任。

  我连说饭菜好吃。公公却一脸尴尬:“小雪啊,爸这是第一次做饭,下次就有经验了。”我俏皮地吐了一下舌头。这饭菜其实很难吃。

  我开始孕吐。直吐得昏天黑地。我开始厌食,什么都吃不进去。公公急得团团转。说实话,每当我呕吐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回响时,发自内心的尴尬让我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天,我便向公公提出搬走的事。公公已经可以做简单的饭菜,完全可以照顾自己,而此时的我,非但不能照顾他,还是累赘。

  公公第一次在我面前发了火,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人性呢?你一个人回去住,谁能放心?

  我就撒谎说,我妈已经同意过来照顾我了。公公这才放行。

凸山凹水

  我是在微信运动上发现李云峰撒谎的。

  那天,我问他今天都干什么了?他说今天可累了,走了大半个城市找酒吧驻唱歌手。可无意中发现,他的微信运动步数显示只有200步。

  那天,李云峰又告诉我,他今天身体不舒服,在酒吧的休息室里躺了一天,可他的微信运动步数却显示两万多步。

  我心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李云峰打开房门时,我正坐在沙发上,边吃榴莲边看电视。

  他快步走向我,麻利地把榴莲肉和壳一股脑放垃圾袋里,狠狠系上。

  “我爸说你怀孕很辛苦,吃不下睡不香的,我看你活得挺滋润啊。”他没好气地说。

  我气得狠狠瞪他:“你干吗把榴莲都给我扔了?很贵的好不好?”

  “你明知道我讨厌它的味道!你不是孕吐吗?怎么喜欢这臭味?算了,不和你理论了,赶紧做饭,我快饿死了。”李云峰皇帝一样下达命令。

  我不禁万分心寒:“我怀孕了,连你爸都知道照顾我,你身为丈夫,一个月才回来一次,就不能宝贝一下我?”

  李云峰白了我一眼:“不就怀个孕吗?矫情什么?不做是吧?那我出去吃了!正好有人请我吃饭。”说我,抬脚就走。

  公公来的时候,我正坐在沙发上哭泣。公公把李云峰臭骂了一顿,又埋怨我撒谎说我妈会来。

  公公执意让我搬过去和他一起住。我哪里肯依。

凸山凹水

  当搬家公司来敲门的时候,我整个人傻掉了。他们说是李云峰让他们来的。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李云峰竟然偷偷卖了房子!我给李云峰打电话,他不耐烦地告诉我,他欠了债,如果不能及时还上,他就会去坐牢。

  公公及时赶了过来,也气得咬牙切齿。

  我告诉那些工人,除非李云峰亲自告诉我实情,谁也不准动我家里的一丝一毫!

  见我歇斯底里地怒吼,再加上我是一个孕妇,那些工人只能先退回了车里。

  一个小时候,李云峰回来了。公公把杯子直接扔向了他,骂他是个畜牲。这时,一个女人突然闯了进来,赶紧跑到李云峰面前,看他是不是受伤了。

  然后女人就向公公亮起了爪子,说你的心太狠了,连自己的儿子都打。

  公公让李云峰解释一切。李云峰刚想说话,女人不耐烦地走上前,把李云峰往旁边一拽说:“跟他们废什么话呢?”

  然后,女人从包里拿出一大堆资料,嘴里念念有词:“这是我儿子的亲子鉴定书,这是我和李云峰生活三年的证据,这是我儿子的出生证明……”

  生活还能再狗血一点吗?难怪李云峰一直不回家,原来是和这个女人住在一起,还有了孩子!李云峰卖房子,是因为他们的孩子要上幼儿园了,得赶紧买个学区房!

  我欲哭无泪,那我们未出世的孩子呢?

  李云峰一副不耐烦地说:“趁着月份小,打掉算了。”

  我简直不相信他说的话。公公气得直接给了李云峰一个耳光:“你简直不是人!”

  我拦住了公公,和这样的渣子讲道理,侮辱了自己的尊严。

  我很快和李云峰离了婚,租了房子。

  怕我妈担心,我一直瞒着家里。公公让我搬到他那里,我拒绝了,名义上,我已经不是他的儿媳妇了,况且,我不想和李家人再有交集。

凸山凹水

  那天,因为身体不舒服,我提前下了班。当我疲惫地走进家门,忽然闻到了饭菜的香味。难道是海螺姑娘下凡了?

  正在我纳闷时,公公围着围裙,端着一盘菜从厨房走了出来。见到我,明显一愣,面露尴尬地说:“小雪,对不起,我私自配了钥匙。我没别的意思,就想悄悄来给你做饭。我没想到你回来这么早。”

  我的泪水早已经蓄满了眼眶。我没想到,我都和李云峰离婚了,公公还来照顾我。细细想来,从嫁到李家,公公对我的照顾,远远多于李云峰。

  公公不顾我的阻拦,坚持每天来做饭。每天下班,我都会吃到可口的饭菜。公公告诉我,他不是为了我,是为了腹中的孩子。可我分明看到了他眼中的闪烁。

  我更没有想到,产检那天,我会在医院门口看到特意等我的公公。当我把宝宝的四维相片给公公看时,公公笑得像个孩子:“瞧瞧,咱家孩子一看就聪明伶俐。”

  公公特别高兴,非要拖着我去商场买婴儿床,买婴儿衣服。看着公公那洋溢着幸福的笑脸,我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从那天起,我便让公公留下来吃饭。吃完饭,我们还会坐在沙发上聊会天,看会电视。公公包揽了所有的家务,不让我动一根指头。家里婴儿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到处都散发着希望的气息。

  两个孤独的人,彼此慰藉,彼此关爱。日子也没有想像中的难熬。

  从那以后,家里的欢笑声越来越多。孩子出生后,公公更是每天都过来帮我。

  那天,吃完晚饭后,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我实在不放心,就让公公留下来。

  躺在沙发上的公公,突然悠悠地说:“小雪,嫁给我吧,让我来照顾你和孩子。”

  我呆住了。

  我不否认,将近60岁的公公,因为保养极好,看起来依然年轻帅气;公公对我无微不至的呵护,时常让我恍惚,觉得他就像我的丈夫;我也不否认,我很依恋这种踏实幸福的感觉。

  可是,公公突然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我还是退缩了。我们的关系太复杂了。且不说舆论会把我们推到风口浪尖,单是家庭关系都无法面对。孩子是叫爸爸还是爷爷?

  公公劝导我:“叫什么都无所谓,只要家庭幸福就好。”

  我动心了。

  我和公公商量好,待过了年,我们就远走高飞。

  谁料到,李云峰知晓了一切。他疯了一样冲进我家,骂我是个狐狸精,竟然报复他而勾引他爸爸!甚至怀疑孩子就是他爸的!

  阻拦我们无果后,愤怒的李云峰把我们告到了法庭。

  此事被闹得沸沸扬扬。无休无止的嘲讽和辱骂,向我们涌来。连我妈都不理解我,竟然亲自登门,把公公骂得狗血喷头后,又扬言与我断绝母女关系。

  我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中。我该怎么办?

凸山凹水

  这真是一个让人揪心的故事。

  从感情的角度来说,小雪自从嫁给李云峰后,几乎都没有感受到丈夫的关爱,特别是怀孕后,在最需要丈夫体贴的时候,丈夫竟然偷偷卖房,为了给私生子买学区房,公开了婚外情。

  痛不欲生的小雪,幸亏公公的暖心呵护,才渐渐脱离了婚姻的阴影。

  而自从婆婆去世后,小雪温暖的照顾也让公公心生感激之情。两个抱团取暖的人,惺惺相惜,渐生情愫,也是情有可原的。

  有律师就曾处理过类似的案件。

  儿媳妇嫁过来不久,丈夫就出车祸去世了,为了照顾孤单多年的公公,善良的儿媳妇一直没有改嫁。渐渐的,两个人日久生情,便准备结婚,却遭到了亲戚们强烈的反对。孩子到底是叫公公爸爸,还是爷爷呢?这不全乱了吗?

  律师说,我国《婚姻法》没有对公公与儿媳是否可以结婚的问题作出明确规定,像类似这种奇葩关系的婚姻还有很多,比如“继母与儿子”、“叔母与侄子”等等。

  也就是说,没有血缘关系且单身的公公和小雪是完全可以结婚的。

  从伦理道德的角度来说,小雪已经和李云峰离婚了,和公公不再存在公公和儿媳妇的关系,不存在任何违背法规人情的问题。

  只是,世俗却容他们不得。《最高人民法院中南分院涵复同意<关于公公与儿媳、继母与儿子等可否结婚问题的复函>》中明确规定,为了照顾亲戚朋友和群众的思想,防止他们形成错误的价值观和婚姻观,尽量不要结婚。但如果双方情感深厚,态度坚决,可以选择迁居。

  我们建议小雪三思而后行,如果和公公彼此相爱,不惧众叛亲离,可以选择迁居的方式,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启新的生活。

  人生毕竟是自己的,冷暖只有自己知道。

  各位宝宝,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END

  号主凸山凹水:知名媒体主编、社会学博士、屡获新闻奖的调查记者,原创代表作《特警英雄》被拍成同名大电影全国院线热映,受邀参与CCTV《新闻调查》访谈女性权益,翻阅过数千本卷宗,出版了6本情感调查专著,擅于情感写作,长于情感心理分析和疏导。这里呈现的故事,都是真实现场还原;这里的姑娘们,强大到让你怀疑人生。

  商务合作,请

  投稿,请发

  扫上方识别码即刻添加

  您的每一次转发,都是对凸山凹水莫大的支持!

  举起你的手手,给凸山凹水一个好看推荐☟

本文标题: 实录 || 我与公公结婚私奔:为什么老男人总让人想睡?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jingdianwenzhang/101563.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这个星座可真招人稀罕啊啊啊啊啊啊!谏言:全国的扫黑反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