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包天

发布时间: 2019-11-09 18:13:19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经典文章 点击: 98

地包天郝云生开着自己刚买的客货两用电动三轮车,刚进医院的大门,就看到表弟地包天推着自己的轻便电动车,一瘸一瘸的远远地从南边走来。他告诉郝云生自己的电车坏了,正作难会不了家。郝云生笑了,说:你的运气好,正好搭我的顺风车。接着就抱怨、就骂娘。抱怨自己退休早了,每月的退休工资只拿2000多元;

地包天

  地包天

  郝云生开着自己刚买的客货两用电动三轮车,刚进医院的大门,就看到表弟地包天推着自己的轻便电动车,一瘸一瘸的远远地从南边走来。他告诉郝云生自己的电车坏了,正作难会不了家。郝云生笑了,说:你的运气好,正好搭我的顺风车。接着就抱怨、就骂娘。抱怨自己退休早了,每月的退休工资只拿2000多元;骂教育组那几个人不是东西,退休工资不能按月发。他是一位退休教师,今天去教育组领工资。他又告诉表弟地包天,这几天胃不舒服,想让福来下班回家捎盒“吗丁啉”,手机打不通,就亲自来了。“我去告诉福来一声,回头咱们就走”。福来是他的儿子,是这个医院的外科医生。表弟地包天的下唇微微地咬合着上唇,地包天是他的绰号。

  两个人“吭哧、吭哧”地把轻便电动车抬上客货两用电动三轮车的货架。郝云生坐到了司机的位置。电动三轮车在医院的大院里绕了一个弯,缓缓地驶出了医院的大门。别看表哥郝云生穿着扣子扣得整整齐齐的羽绒服,脖子上围着方格子大围巾,30年前曾和表弟地包天在一个学校里教书。那时他们都是民办教师,郝云生是“全民的”,地包天是“乡统筹”。电动车出了医院大门,驶上了回村的公路。昨天刚下了一场雪,雪太小了,连绿色的麦田都覆盖不了,满地的雪,花花的的,像撒了一地碎纸片子,也就失去了下雪的情趣。路边新栽了一行笔直的电线杆子,上边还没有架设导线,就显得光秃秃的,无依无靠。天有些冷,郝云生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紧了紧方格子围巾,向表弟地包天说:你那个干儿子对你还好吧?地包天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回答说:还行。现在亲儿子有几个好的,何况干儿子。逢年过节来看看我,就知足了。地包天和表哥郝云生在学校教书时,地包天任的是体育课,那时学校条件简陋,没有操场。他带领学生在大路上上课,一个醉汉骑摩托车冲来,为了保护学生,他一个箭步冲过去……学生得救了,他的右腿却落下了残疾。那个学生为报老师的救命之恩,就把地包天认了干爸。

  后来,上级整顿教师队伍,郝云生是“全民的”,就转了正。地包天是“乡统筹”,在清退之列,就下去了。由于落下了残疾,打工是无人要的,只得在家闲着,就像一个人悬在空中跳舞,没落没摸的。福来就给表叔找了一个在医院打扫卫生的工作,工资每月300元。活虽有些脏,但不重,拖着一条腿干得了。今年已是第八年了。

  到了村口,郝云生的家要直走,地包天的家要往左拐。他要求表哥郝云生停下来,郝云生坚持要把他送回家,他死活不同意,抓住了方向盘。两个人就“吭哧、哼哧“地把轻便电动车抬了下来,地包天推着一瘸一瘸地走去,不会儿就消失在了一条小巷里。

  郝云生就一直开着电动车回家了。

本文标题: 地包天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jingdianwenzhang/101695.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暗杀谋杀的黑行业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