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天

发布时间: 2019-11-09 22:55:33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经典文章 点击: 91

张震翻了个身,头埋在枕头里,手不情愿地在长头柜上摸索着。他看了一眼表,已经九点。他紧紧地闭了闭眼睛,身体滚到床边,伸了几个懒腰,走到阳台上抽烟。他拉开窗帘,准备进去。太阳像是个肆无忌惮闯祸的熊孩子,随意地将阳光火辣辣地射在自己脸上。张震眯了眯眼,蹲下来打开橱柜,翻出一盒存了好长时间的中华烟,拍了

第十五天

  张震翻了个身,头埋在枕头里,手不情愿地在长头柜上摸索着。他看了一眼表,已经九点。他紧紧地闭了闭眼睛,身体滚到床边,伸了几个懒腰,走到阳台上抽烟。他拉开窗帘,准备进去。太阳像是个肆无忌惮闯祸的熊孩子,随意地将阳光火辣辣地射在自己脸上。张震眯了眯眼,蹲下来打开橱柜,翻出一盒存了好长时间的中华烟,拍了拍上面的灰尘,一根接一根的抽了起来。他站起身的时候,随手就扯下了一页日历:一月十五号了,今天是他连续第十五天约炮了。至于为什么?他清楚地记得跨年夜那天的情景:他约了同事小钱一起吃晚饭,然后在去广场看烟花,准备跨年。他清楚地记得小钱那天的梳妆打扮:她穿了一件红色的长款大衣,即使有些臃肿也难掩模特一般的身材。长头发披散着搭在肩上,就像垂柳亲吻水面那般自然。米色的长裤和黑色的皮靴搭配在一起,这也是个都市女性正常的穿搭了。脸上清清爽爽的,白中透着红,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挂在鼻梁旁边。配上深红色的口红,实在是勾人魂魄!他想,他先要在这个城市最高雅的西餐厅订上两个靠近窗户的雅座,吃着最具绅士淑女气质的法国鹅肝和红酒牛排。随后,两个人穿越人海,来到广场跨年。他拿出那盒中华,点上抽一根。熄灭了烟之后,随着在空中绽放的烟花,向小钱求爱。这实在是够浪漫,他真佩服自己的头脑。事情就如发展地这般顺利,他请她吃饭,陪她逛街,最后来到了广场。他点起中华,烟雾和寒气共同从口中吐出,透过这白雾,城市的灯光更显璀璨迷离。“嗖!”烟花开始放了,“咚咚咚……”广场上的老钟沙哑地嘶喊起来。十二点了,跨年了。“对不起啊,你很好,如果我没有男朋友的话,我就答应你了。”小钱有些愧疚地和张震说着,“今天的晚餐多少钱?回头我补给你。”小钱说着,就拿起手机,和远在美国的男友视频,“老公!我和同事在广场上呢,一会我给你看烟花啊!哎快看快看,烟花!”“砰!”礼花在空中碰撞,碰擦出美丽的火花。张震被这轰隆隆的雷声吓到,手猛地缩回大衣兜,却又像伸进了滚烫的开水里一样,又赶快把手伸了出来。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深红色的嘴唇瞬间变成了吃人的老妖精的嘴巴,狰狞地张开。脸上的装束也化了,油腻腻地“滴答滴答”的留下。本来想和小钱说,自己要回家了。可他的嘴唇被冻住了,怎么也张不开口。最后只是拍了拍小钱,没有说话。“对不起,再见。”小钱扔下这么一句话,也定格下了张震在这欢乐气氛中格格不入的背影。他想打车回家,却发现根本没人理他——一辆一辆的网约车,都是早就预约好了的车。他怎么叫也叫不到车,最后一赌气,走了回家。“连你们也看不起我!”张震一边骂着,一边把手伸进了大衣兜里。滚烫的开水晾了晾,变成了温开水。他这么依偎着自己,回了家。回到家之后,心中的苦闷和欲望实在找不到发泄的出口。他走到阳台,把中华烟扔进抽屉,用力合上抽屉。地连衣服都没脱,他把自己按在床上,咬着枕头,用力地捶打着床。“咚!”他的手用力地捶打到了窗台,疼痛感把他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他把烟叼在嘴里,用左手去揉右手,烟雾却因为呼吸不规律进入了嗓子眼。他被猛地呛了一下,开始捂着嘴咳嗽起来,任嘴里的烟掉在地板上,把地板染成黑色。他弯下腰把烟盒放进抽屉里,眼前却白夜交替——刚才他回忆地太出神,眼睛竟瞪着太阳瞪了好久。休息了一下眼睛,他蹑手蹑脚地走回房间,昨天晚上约的小姐,放肆地在床上摆出一个“大”字的造型睡觉。他在黑暗中打量着小姐:她也是一头长发,经过一晚的云雨之后,头发早已蓬乱的不成样子,有些头发被晾在脑前,有些头发被压在背后,变成了动画片里的女巫婆。大施粉黛的脸也被自己昨晚啃得不成样子,油腻和清洁的部分错落排布,就像被放了好几天泛着油光的红烧排骨。身上白色的三点式衣服,在黑暗中却散发着光芒。他端详着她,算起来这也是她第十五天来自己这里了。他叫她小翠——他也不知道真名,就随便起了个名字叫。他觉得他和她在一起,实在是荒唐而不可理喻——企业中层和一个小姐在一起,这龌龊的事实!他记得那天他起来后,发现手机上推送了好多添加好友的信息。他看了看,都是像她这样营生的人。“大数据时代下人人裸奔啊!”他就这么抱怨了一句。自己刚结束一段失败的追求,就有这么多骨肉皮送上来供他派遣欲望。看到这些人的头像,他的嗓子被噎住了,憋得有点恶心,跑到厕所干呕起来。这些个妖艳贱货,跟小钱有什么可比性:小钱是个知书达理的知性女性,这帮人则是连几天学都没上过、就出来卖肉的低俗下贱之货;小钱会打扮,身上那种“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气质,是这帮把脸打扮得跟猴屁股一样的女人根本无法达到的境界;就连身材,小钱恐怕也比这些人更丰满,更吸引人。不行,想到小钱,心里就被刀子四分五裂地隔开了。喉咙里还泛着恶心,手却诚实地地点开了这些人的介绍,看着一个女生的介绍:600一次上门,见面给钱路费报销,口和啪啪接吻69丝袜。这引起了他的注意:除了最为便宜之外,这是这么多肮脏贱货中,唯一一个有接吻服务的。张震觉得,约炮如果不带接吻这一服务,实在是没有兴趣:接吻象征着情感的带入,如果没有情感,那性爱简直跟猴子们的交配没什么区别。他加了这个姑娘的好友,他即刻就约了她过来。开始后,他没有让她给他口:这样太恶心,不方便接下来接吻;他也不要69,他觉得这种动作是反人类的,恶心至极!小翠脱了衣服后,像猛兽扑食一般的,他把嘴扑了上去,挣扎着扒开小翠的嘴,开始热吻起来。他把小翠想象成小钱。来了感觉之后,又是一番激战。良久,战争结束,他意犹未尽地紧紧地搂着小翠,问道:“你有包夜服务吗?”“有的!”小翠说道,“1200一晚上!”小翠那双似睡非睡的眼睛放了光。她看到的不是张震,而是眼前躺着的大金库。张震看她这眼神,还以为她动了情,就问道:“那好,以后我休息的时候,你可以过来包夜吗?”“可以可以”小翠的眉毛抖了抖,“还有,以后我能替你脱衣服吗?”张震看着小翠,把小翠在怀里搂得更紧了些,“这个无所谓,可以啊!”接下来的日子,平时就直接上门,周末就包夜,小翠就睡在张震这里。张震心里很满足:他把恋爱失败的苦闷和求之不得的欲望,都发泄在了小翠身上。张震坐在床边,端详着小翠。自己恐怕早就习惯了有小翠在身边排遣欲望的生活。他注视着小翠,觉得自己和小钱、小钱和小翠其实也没什么两样:小钱的男友在国外,平常一个人难免空虚寂寞,自己的趁虚而入,才得到了积极的回应和美好的希望。现在,小钱拒绝了他,他就又找来了小翠陪她。虽然她是个小姐,但不可能没有自己的感情吧。他们,都是寂寞惯了的人!老话说得好,学好三年学坏三天。虽然他们都觉得,约炮是个极为道德沦丧的事情,但张震却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挣的钱是他自己的,他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这点小钱对他来说,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而且,他只不过是为了派遣苦闷,而且每一次,他都倾注了自己全部的爱和感情。等等,爱?张震心里想着,坐的离小翠更紧了些。他心里一直想的是,自己把小翠当成小钱。可半个月了,天天与小翠在一起做这种事,没有感情恐怕也培养出感情了吧!小翠身上白色的三点式衣服显得更加熠熠生辉,简直可以当电灯泡用了。张震挪了挪身子,搂了搂小翠。他想问问小翠是不是对自己也有这种情感,半个月了,他不相信她和其他骨肉皮一样,把感情不当感情对待。既然小翠能让自己产生小钱的感觉,那就说明她和别的贱种不一样!“嗯……”小翠哼了一声,睡醒了。她起身捋了捋头发,侧身去拿手机。张震看着她的背面,那头发柔顺得像极了《蓝色多瑙河》。头发一缕一缕地飘在心上,旋律一段一段地抚过心间,河水一股一股地润过心底。“醒了!”张震笑着说道,“那什么,明天……“明天是吗?明天可以继续约啊,我明天晚上也没事!”小翠抢过来话说道。“不是,我是说……”“你是说动作吗?我还想跟你说呢,以后你做动作别那么用力,累死我了!”小翠开始埋怨起来。“没有没有,我想问……”“你想问钱能不能少?可以啊,你是我的老客户了,以后我可以给你打个六折。要不,八折?”小翠一股脑地说出来,“对了,我说的打折从下次开始,今天的钱,一分你也不能少!天天这么折腾老娘,老娘不知道多用了多少妇炎洁!”“行吧。”张震悻悻地说道,“我给你转钱!”张震打开手机,给她转钱。他抬头看了看小翠收账时的脸,红烧排骨的油光在手机光影的照耀下显得更油腻了。“我走了!”小翠麻利地穿好衣服准备离开,“小哥哥明天再见啊!”小翠娇滴滴地说道。“喂!你真名叫什么啊!”张震叫住她,说道,“来日方长,你会知道的!”小翠话音刚落,门就被砰的一声关上了。张震心中的泡沫,也被这雷声震得支离破碎:小翠终究不是小钱,小翠终究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小钱。她还是那个骨肉皮,还是那个见钱眼开的妖艳贱货,他隔着这泡沫看她,不过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心里安慰罢了。现在,泡沫破碎了,他觉得自己从来没和小翠的距离这么近过。他脑子里空空如也,又跑到阳台上,准备拿烟抽。他打开抽屉,突然注意到抽屉里除了烟,也和他的脑子一样空空如也。这抽屉真是摆设,直到那天他把剩下的烟扔进去,这才第一次派上了用场。抽屉有点落灰,没有窗外刺眼的阳光,没有夜晚绚烂的烟火,更没有小钱和小翠,只有灰尘:这是自己做过的肮脏的事情。他只觉得有些饿了,去厨房搜罗了一下,发现剩下的糖醋排骨——这是他昨天晚饭吃剩下的。也没顾得上热,他就吃了一块,油腻的冷肉吃得他有点恶心。他喝了点水,像僵尸一样地走回房间,回到屋里躺着。躺着躺着,他就睡着了。梦里他梦见小钱:他们在一篇草原上,小钱对他说:“你来追我啊!追到我我就做你女朋友!”他们就这么跑啊跑,张震一抬头,看到了草原上奔跑的羊群。这羊群看上去多么富有朝气、多么富有希望。他转而跑向羊群,跟它们一起奔跑,一起呐喊,心里别提多舒服了。

本文标题: 第十五天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jingdianwenzhang/101740.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乞丐与拾荒者白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