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治民:春韵·春会

发布时间: 2019-11-14 16:54:56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经典文章 点击: 100

相传,老天爷有春、夏、秋、冬四个姑娘。说来也怪,一娘生四女,女儿性格个个不一般,大姑娘名春,聪慧,明媚,二姑娘名夏,热情、火辣,三姑娘名秋,沉稳,成热,四姑娘名冬,孤僻、肃煞。于是,老天爷就把人间气象按四个姑娘的名字,划分为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就让四个姑娘对号入座,来分管人间四个季节,从此人

孙治民:春韵·春会

  相传,老天爷有春、夏、秋、冬四个姑娘。说来也怪,一娘生四女,女儿性格个个不一般,大姑娘名春,聪慧,明媚,二姑娘名夏,热情、火辣,三姑娘名秋,沉稳,成热,四姑娘名冬,孤僻、肃煞。于是,老天爷就把人间气象按四个姑娘的名字,划分为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就让四个姑娘对号入座,来分管人间四个季节,从此人间就有了春、夏、秋、冬。

  春天是春姑娘的世界,春天伊始,春姑娘就来了,我们不妨踩着春姑娘的脚步,去瞧瞧她编织的多彩世界吧!

  春姑娘来了,她从雷公那儿带来了春雷,一声春雷滚过,大地松动了,万千蛰伏沉睡的生灵,睁开了眼睛,急不可耐的扒开土层,向外打量,他们看到了温柔的阳光,同样被惊醒的,无比鲜嫩的天和地。

  随着一声春雷滚动,小溪里的冰融化了,溪水清澈见底,小鱼儿在小溪里欢快地玩耍。成群的小蝌蚪在河里嬉笑着,大地解冻了,小草偷偷的从泥土钻了出来,嫩嫩的,绿绿的……

  春姑娘来了,她从观世音那儿带来了玉净瓶,从玉净瓶中提起杨柳枝,举手轻轻一洒,满山遍野的迎春花儿开了,那淡淡的含蓄的黄色点点滴滴装饰了春天的大地,大地顿然生气勃勃;树枝发芽了,那淡淡不张扬的鹅黄色丝丝缕缕的点缀着春天蔚蓝的天空,天空一下变得婀娜多姿起来;小草发芽了,那些不知名的默默无闻的小树底下,路边上你争我抢的冒出了头,都想在明媚的春天呼吸充满生机的新鲜空气。

  春姑娘来了,她从风伯和雨婆那儿带来了春风和春雨,随着一阵温柔暖风,春雨淅淅的来了,她带着欢乐和丰收从天而降。雨丝淋湿了花草和树木,给了植物充足的养分,花草树木拼命地吮吸着甘露,快乐地吮吸着。你听,滴沥、滴沥…那是春天的声音,滴沥、滴沥…那是春天的呼唤……雨丝是透明的,她是那么细小,那么轻,仿佛是春姑娘的眼泪,是春姑娘激动的眼泪。

  春雨如雾如丝,飘飘洒洒,蒙蒙地下。不似夏雨那样轰轰烈烈,气势磅气势磅礴;不似秋雨那样阴阴柔,缠缠绵绵的,飘飘渺渺的,它是默默无闻的。

  细细的春雨,织成了一张硕大无比的网,从云层里一直 垂到地面上,远处黛色的群山,近处粉红色的桃花,嫩绿的杨树,柔软的柳枝,都被笼罩在这张无边的大网里。这张网是春姑娘巧手织成的纱巾,盖在天地间,披在了群山上……春雨的绚丽和多情感动了诗人,这便有了: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的千古名篇来。

  乍暖还寒,那是冬姑娘的眼泪。

  正当人们为春的绚丽雀跃时,人们的格格嬉笑声却传到了还没有走远的冬姑娘的耳边,冬姑娘素来就跟大姐春姑娘不和,存有嫉妒之心,她生气了,回头长袖一挥,一股寒气夹裹着风雪纷纷扬扬飘落下来。欢呼雀跃的人们一下收住了笑脸,那些刚刚绽开笑脸的花儿也赶紧缩回了脖子,打起了哆嗦。春姑娘知道这是小妹冬姑娘的“杰作”,愤然要去理论。太阳公公来了,他笑呵呵的钻出了云层,风立马住了,雪花儿也在半空中打起旋儿来,那些哆哆嗦嗦的花儿,又笑呵呵地绽出了大脸膛。

  春天,也是妻子最高兴的季节,她的小菜园又可种菜了(我家后院有一块碎地,妻子把它开辟为菜园)。和那万顷大地相比,妻子的小菜园微不足道,但小菜园一样倾住了妻子对春天的期待和热恋。妻子的小菜园盛满了春天的风景。一垄垄油菜,菠菜和香菜,是妻子小菜园中一道靓丽的风景,每当绿油油的菜苗出来时,那一朵朵花蕊引得蝴蝶翩然起舞,唤来蜜蜂嗡嘤传唱。从此妻子的笑容就一直挂在脸上,一直挂到小菜园丰收。妻子爱她的小菜园就如爱她的子女一样,一有空就蹲在菜园里伺候一株株鲜嫩的菜苗,拔草松土灌水,样样干的井井有条,那些菜苗在妻子的精心呵护下,出落得如鲜花一般惹人喜爱,我家一时吃不退,妻子就拔一些送邻居调饭吃,小菜园又成了众邻居观赏交流调味的一方宝地。菜园虽小,但春天的绿色和春意的盎然却在这里依然表现的淋漓尽致,让人们同样感到了春的神韵和春的美好。

  踏春,可算是人们春日里最惬意的事,因为冬日里的肃煞和光秃,让人们感到单调和寂寞。春天来了,肃杀的寒气渐退,气温回升,一夜之间,光秃的大地五彩缤纷起来。窝了一冬的人们,揣着梦想,纷纷走出家门,去沐浴那温柔的春风,去编织自己未来如花的岁月。

  人们都说阳春三月是出门踏春的极好时节,一连几日,我和几个文友结伴畅徜在家乡繁花似锦的桃花园中,一缕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我们边走,边品味着这诱人的花香,边吟诵着诗人的千古名句,激奋之情油然而生。真乃是,人在画中游,逍遥又快哉!心里感到特别的舒畅和惬意。

  我们家乡,春日古庙会多,但凡过庙会的村庄都要请戏班来助兴(时下,人们口袋里都有了钱,也乐意高兴高兴)。一般小村过庙会,少说三天,大点的村子都在五天以上。赶庙会看戏是家乡人的一大乐趣,一村过会,只要有戏班唱大戏,周围四乡八村的人都踊跃前往同乐。

  说起看戏,妻子可算是个戏迷。前些年,由于家里有上学的孩子,我又在单位上班,她是个好强极有责任心的人,不愿自个逛会看戏误了孩子放学回家吃饭,逛会看戏的事也就罢了。后来,家里孩子们大了,也都各自成了家,她自个媳妇熬成了婆,是消停了点,但儿子和媳妇出外打工,接送上幼儿园孙子的事又落到了她的身上,她既要作务几亩责任田,还要接送孙子,又不得消停了。每当面对憔悴的妻子时,我就感到内疚,总是寻思着为她做点什么,心里才能感到一点安慰。好在孙子如今上了大学,我也退了休,于是,我就怂恿妻子逛会去散散心,顺便过一把戏迷瘾。

  说句心里话,逛会看戏,对我这个内向的人来说并不大喜欢,都是为了逗妻子开心。起初,我是怀着愧疚之心陪妻子去的,一来二去倒逛出了情趣,逛出了自觉来。但由于不知到过会村过会的准确日期,也常弄出一些尴尬的事来,有时不是去早了,会还没起,就是去迟了,会已完了。说来也巧,前年在户县甘河的会上结识了叶世创先生,由于投缘,叶老先生给我赠送了他搜集整理的“关中会谱”一书,有了这本书做向导,我们再也没有弄出啥尴尬的事来。

  春日逛庙会,我和妻子各有所好,各有所得。妻子逛会目标,一是到服装市场去养养眼,二是到戏台下认认真真地看戏。我是满会胡转悠,不是在旧书摊前看看稀奇,就是与相识的熟人说说闲话聊聊天,一天逛下来心情倒也轻松,爽快。

  春日,家乡登上庙会就数道教仙都东西楼观的最大,下来就算翠峰青山索姑庙会。逛会登山也是最快悦的事,既饱览了山壑沟坎秀丽的美景,又舒展强健了困乏的筋骨。

  我爱春日的古庙会,我也爱逛春日的古庙会,因为那里人多,新闻多,没准儿不经意间,还能捡拾到我的文学写作,有价值的的素材呢。

  ▌作者:孙治民,笔名系子,陕西省西安市周至县人,公务员,大学文化.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电影家协会特邀编剧、《道源》主编。

  工作之余坚持小说、报告文学和散文写作,先后在国家、省、市级报刊、杂志副刋发表文学作品200余万字,结集散文两集,报告文学一集,财神故事一集,出版历史小说三部。文学作品曾多次荣获国家、省、市级大奖。其报告文学《翠峰山下最后一位女知青》、《兰梅塬上夕阳红》、《教坛痴人》获中国世纪大采风金奖。

  猜你喜欢:

  孙治民:乡里的名角儿

  朱自清:看花

  耘儿:一件小事

  柴静:只求了解与认识而已

本文标题: 孙治民:春韵·春会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jingdianwenzhang/103314.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一只与众不同的胡蜂煮水喝茶,人生真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