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镇宅师(16):可怕的魔灵

发布时间: 2019-11-16 13:17:48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经典文章 点击: 100

文|燕歌子鱼特约,原创首发镇宅师系列,点击链接查看我是镇宅师(1):纯阳之体我是镇宅师(2):出道我是镇宅师(3):油画里的女人我是镇宅师(4):第一次遇险我是镇宅师(5):骨灰有灵我是镇宅师(6):对头来了我是镇宅师(7):夜哭郎我是镇宅师(8):被美女

我是镇宅师(16):可怕的魔灵

  文|燕歌

  子鱼特约,原创首发

  镇宅师系列,点击链接查看

  我是镇宅师(1):纯阳之体

  我是镇宅师(2):出道

  我是镇宅师(3):油画里的女人

  我是镇宅师(4):第一次遇险

  我是镇宅师(5):骨灰有灵

  我是镇宅师(6):对头来了

  我是镇宅师(7):夜哭郎

  我是镇宅师(8):被美女撞了一下的后果

  我是镇宅师(9):蛇蝎美人

  我是镇宅师(10):五鬼闹宅

  我是镇宅师(11):这个狐狸精有点皮

  我是镇宅师(12):鬼娶亲

  我是镇宅师(13):驱魔人

  我是镇宅师(14):驱阴渡阳

  我是镇宅师(15):隐藏的恶魔

  ...……………………………………………………….

  特别提示:本系列为小说,不要较真。………………………………………………………....

  跑……跑……

  我咬着牙,发着狠,不惜体力地向前奔跑。漫无目的。

  马路上有很多年轻人,冬夜的寒风驱不散他们脸上的笑容,这些人大多是一对对情侣,戴着尖尖的红帽子……

  对了,今天是西方所谓的平安夜。我不知为什么,中国的年轻人越来越喜欢这个节日,难道那个红帽子白胡子的胖老头儿到了子夜的时候也会爬进中国人的烟囱里,带给孩子们礼物吗?

  这个念头不知为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像一只受了惊的小鹿,后面好像有恶狼在追赶一样,跑进了一个公园。这是公共场所,人很多,几乎全部都是年轻人。此时我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身子好像快要散架似的。

  实在跑不动了,我瘫倒在一条长椅上,感觉到心脏快要跳出喉咙了,然后就上气不接下气地咳嗽起来。

  长椅上本来坐着的一对情侣被我吓到了,慌忙站起身走了。

  我喘息半晌,终于稳定了下来,向四外看看,没有人注意我,而且我跑得全无方向,想必郭妍她们不会追来。

  在寒风的作用下,我的脑袋渐渐清醒过来。

  此时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完了……全完了……

  师叔也被驱魔人控制起来,靠山没了,精神支柱一下子垮掉。这种境遇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起的。

  郭妍啊郭妍,好一只潜藏在鲜花丛中的毒蜂,她只不过稍稍抬了抬尾针,就把我毒了个半死。我还是太年轻,太嫩,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不自知。

  不过我也并没有太过沮丧,因为师叔也一样被她蒙在鼓里,而且下场比我还要惨得多。

  我不是个喜欢伤春悲秋的人,相声里说过,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现在驱魔人控制了师叔袁梅殷茵等人,接下来的目标肯定是我。

  何去何从?

  我陷入了迷茫当中。幸好这个时候,以前看过的侦探小说给我提供了思路。

  现在郭妍她们一定在找我,所以师叔家绝不能回去,而且也不能去住宾馆,驱魔人势力很大,从郭妍对我说的话里就可以想得到,她们要把我塑造成一个大人物,这样的能力,一般人绝不可能有。

  所以本市的很多部门,难免会有驱魔人的奸细在里面。只要我一住宾馆,很可能会暴露。

  怎么办?

  我努力稳定住情绪,这时脑袋里终于闪现了灵光,在出门以前,师叔曾经要我记住过一个人,一个电话号码……

  对,马上打电话……

  我掏出手机,刚要拨通记忆中的那个号码,可是我又停住了。

  很多类似的电影,小说里都有这样的情节,我的手机很可能被监听了,如果这个电话打出去,会不会连那个人都有危险呢?

  虽然我知道电影只不过是电影,但是驱魔人给我的感觉太恐怖,他们好像无所不能一样,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我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找公用电话?都什么年代了,公共电话亭都没了。

  找人借手机?人家不信任我怎么办?

  现在应该越低调越好,我盯着马路上来往的车流,突然灵机一动,立刻跑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上车之后,我先递过去五十块钱:“师傅,去丰华酒店。”

  丰华酒店在城西,离这里约莫十公里,五十块钱绝对够,于是司机发动了车子。我拿出手机,假装大惊小怪:“关机了……什么破手机,师傅,朋友约我吃饭,我手机坏了,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

  看在五十块钱的份上,司机师傅很痛快地递过来一个手机,还是解了锁的。

  我拨通了那个号码……

  手机里传出一个非常甜美而熟悉的声音: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我当时就懵了,空号?师叔啊,那张名片是什么年代的老黄历啊?

  为了避免差错,我打开自己的手机,查看了一下那个号码,又拨了过去。

  结果还是空号提示音……

  我气得简直想摔了这个手机。

  完了,这个人肯定换号了,我颓然地躺在座位上,闭上了眼睛。

  司机说话了:“打通没有啊?”我知道人家在要手机,叹息一声,把手机递了过去。

  可是没等司机伸手来接,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把我们都吓了一跳。

  司机笑道:“肯定是你朋友打过来的,我开车的时候,没人打我手机……”

  我收回手机看了看屏幕,上面的号码令我大惑不解。正是我刚才拨打的那个号码。

  这个号不是空号吗?怎么又打回来了?

  疑惑归疑惑,但并不影响我以最快的速度接通了电话。

  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语调干冷,不带丝毫感情:“你是谁?”

  我马上说:“我是吴先生的学生。吴先生出事了……”

  那男人道:“你是谁?”

  我只好报名:“我叫阳洋……”

  那男人又问:“入门几年?”我回答说:“不到半年……”那男人又问了几个我的私人问题,好像终于确定了我的身份,最后说:“你在哪里?”

  这个时候,车子已经快开到丰华酒店了,于是我说:“在某某市丰华酒店门口。”那男人道:“十五分钟后,一辆黑色比亚迪汽车会停在酒店门口,尾号是43,你上车就好。”

  然后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我听得一头雾水,但不敢不信。到了酒店门口,我站在路边上等着,果然才刚十几分钟,就开来了一辆黑色比亚迪,尾号果然是43。我招了招手,车子停在我身边,既不熄火,也不开门。

  我拉开车门向里瞧了瞧,里面只有一个男人,穿着普通的外套,脸上戴着口罩,看不到脸。我拉开车门,他看也不看,好像当我是空气。

  肯定是这辆车。

  我坐上了车,刚关上门,车子就发动了。

  开车的男人我没有半点印象,应该是陌生人。他开着车子驶出了市区,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哪儿,就问:“这是往哪里开啊?”

  那男人不说话,只是递给我一瓶矿泉水。

  我也确实渴了,所以拧开盖子灌了几口,然后又问:“你也是镇宅师门里的吗?”他还是不理我。我又问了几句,那男人始终像个木头人一样,半字不回。

  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一阵困意袭来,眼前开始模糊起来。

  不好,就算渴睡,也没这么快的,会不会是那瓶水……

  我刚想到这里,就觉得头猛地一沉,歪倒在座位上,昏睡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时,灯光正照在我的脸上。意识清醒的一刹那,我跳了起来,四下一瞧,发现是一间装饰雅致的屋子。

  屋子里全是竹制的家俱,连床也一样。我摸摸身上,各部位的灵件都在,没有不舒服的感觉。

  我没有开门,而是走到窗前,向远处望去。

  眼前是一座秀丽的山峰,由于阴天,看不到太阳,只见天色昏暗,不知何时下的雪,峰头,林梢,草地上全是一片银装素裹。

  这是哪里?我有些吃惊。

  就在这个时候,屋门被敲响了,我抄起一把竹椅,来到门边,以防万一。

  门开了,外面站着一个男人。

  冷眼一瞧,这个男人和我师叔很相似,也是一脸儒雅气派,戴着眼镜,头发花白。但这人比我师叔要老一点,皱纹多了些。

  “您是……”我放下椅子问道。

  那人一笑:“你是阳洋吧,我叫林霄。你见过我的名片,那上面的名字是肖林,其实我的真名是反着念的。”

  我这才稍稍安心:“您也是镇宅师吗?”

  林霄向我招招手:“我们边走边聊。”

  我也正想出门瞧瞧,所以就跟着林霄走出屋子。

  外面是一道长长的走廊,形式简单,但我看得出来,这幢房子应该是一个宾馆。于是我问道:“这是什么地方啊?”

  林霄道:“什么地方,我不能告诉你,自打你来到这里,手机已经由我来保管。不过你别怕,我也是镇宅师一门的。”

  这时我看到墙壁上挂着一个钟,上面的时间是五点。肯定是下午五点。

  我是昨夜八九点钟上车的,不知道车子走了多远,但是从眼前的山峰看,这里离我的城市已经不下几百里了。

  林霄带着我下了楼,来到地下室,开了门走进去,又经过一条走廊,然后进了一个大厅。

  这座大厅里居然坐了不下几十人。

  见我二人进来,这些人只是看了我一眼,就各干各的,不再理会。林霄带着我穿过大厅,走进一间屋子。

  “我就在这里办公,你随便坐……”林霄指着椅子说。

  我打量一下四周,这里就像一间办公室似的,有桌有椅,还有电脑,墙上钉着木板,上面放满了书。

  林霄请我坐下,然后给我沏上一杯茶,我满腹狐疑:“您和我师叔是什么关系?”林霄说道:“吴仇是我师弟。”我刚要继续说,林霄一摆手:“你们的事我早清楚了,不光是你,很多省份的镇宅师都遇到了驱魔人。情况有些麻烦。”

  我皱着眉头:“这里是不是镇宅师的总部啊?”

  林霄笑了:“你果然很聪明,怪不得吴仇老是夸你。不过这些事你以后会清楚,眼下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一咬牙:“有什么好办法能把驱魔人给灭了?我现在恨死她们……”

  林霄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还没找到方法,你见到客厅里的人了吧,他们很多人都在搞试验,驱魔人的历史你清楚吗?”

  “我在书里见过,具体不清楚……”我实话实说。

  林霄道:“时间紧迫,我也就直说了,驱魔人是清末时候远赴海外的,在那里,他们勾结了三合会,这才站稳脚跟。由于沾染了三合会,所以这些人行事非常狠辣。不顾底线。开始的时候,他们只是给华裔的人家驱邪镇宅,这期间他们开始学习西方文化,渐渐地融会贯通,把西方那一套学会了,包括通灵,上身,驱魔等等。他们学会之后,和自身的本领相结合,这才形成了驱魔人的一套本事。这些人的势力渐渐大了起来,引起了官方的注意。据我们了解,西方的一些国家情报机关,与驱魔人有往来。”

  我吓了一跳,西方情报机关是哪些机构,喜欢看欧美大片的中国人都知道。

  林霄继续说:“自从08年经济危机之后,西方一些精英们知道,中国已经崛起,而西方开始走向衰落。所以在这之后,他们开始对我国进行全方位的进攻,包括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群驱魔人回到中国来,有着特殊目的。他们很可能是要打击我们的传统丧葬文化。”

  我听得直皱眉:“丧葬文化?”

  林霄点头:“丧葬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你没听说过一句古话吗,叫国之大事,唯祀与戎。意思是说,一个国家只有两件大事,就是祭祀和战争。这里说的祭祀,并不只是指祭祀先人,也指祭天祭地,这是中华文明之中很有特点的一部分。现在驱魔人来了,就是要颠覆中国人的传统思想。让中国人不敬天,不尊地,不礼祖宗,这是一种泛自由思想,可比原子弹厉害多了。你明白吗?”

  我听了个大概,总之驱魔人不是好东西,于是说:“这些事情我不懂,您就说吧,怎么才能把这帮孙子给办了?”

  林霄突然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吴仇早就向我推荐你,说你与众不同,百年不遇。今天你来了,也许是天意。因为我们的试验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无法突破。现在只有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

  我听得一阵兴奋:“您直说,要我做什么?”

  林霄沉吟了一下才说:“我们找了很多人,结果都没成功,现在这个试验,只能用你来试试了。你同意来进行这个试验吗?”

  为了救师叔,为了灭掉那个蛇蝎女郭妍,我毫无犹豫地点头答应了。

  林霄非常高兴,立刻带我出门,来到了大厅,向厅里的人们说了几句,而这些人却反应平淡,甚至还有人脸上流露出凝重而惋惜的神色。

  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林霄也不容我多想,带我来到了另外一间地室。

  我抬眼一瞧,这间地室就像一间牢房,沉重的铁门上只有一个小小的通气孔,两道大锁把门牢牢锁住。

  “里面有什么东西啊?”我脱口问道。

  林霄并不回答,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来开锁,随口对我说:“你知道驱魔人的厉害吧。”

  我点头道:“知道,见识过好几回了。不过我觉得那些巫虫并不难对付啊。”

  林霄说:“巫虫只不过是驱魔人的常规手段,他们最厉害的招术,你还没见过呢。”

  我心头暗自吃惊:“这话怎么说?”

  林霄把几道锁打开了,轻轻拉开铁门,我向里一探头,发现里面还有一道同样的铁门,上面也挂着两把大锁。

  林霄把钥匙递向我,然后指指里面那道门:“他们最厉害的东西就在门后面。你现在进去,我会把外面这道门锁上,明天一早我来开门,我希望你能好端端地走出来。”

  我立刻瞪大了眼睛:“你是说,这里头有驱魔人?”

  林霄摇头:“不是驱魔人,而是驱魔人培养的阴灵。我们管它们叫魔灵。魔灵才是驱魔人最厉害的武器,只要能对付得了魔灵,驱魔人就翻不起太大的风浪。”

  我看了看那道黑沉沉的铁门,侧耳听了听,里面毫无动静,于是我问道:“您说以前找过很多人,都没能成功。我想问,这些人怎么样了?”

  林霄眼睛里闪过一抹痛苦的神情,他语音低沉:“不瞒你说,进去的都是镇宅师,既有干了二十年的,也有干了几个月的,全都能力出众。可他们走出来的时候,无一例外,全部眼冒蓝光。我们只好用烤血法逼出巫虫,这些人有的恢复过来了,但精神不太正常,有的……几乎成了活死人……”

  我内心直打鼓,铁门里毫无疑问藏着一只怪兽,而我就好像送进去的猪羊三牲。要不要进去呢?

  林霄一直目不转睛地瞧着我,从他的眼神里,我体会到了他复杂的心情。

  最后我想到了眼冒蓝光的师叔,还有郭妍的那声笑,我知道,如果我这次逃避了,必会愧疚一辈子。

  算了,管他是死是活,拼一回吧……

  我咬了咬牙,一把夺过钥匙,大步走向里面那道铁门。

  林霄闭上了眼,看得出来,他的内心很纠结。

  咣当咣当……

  我开锁,他上锁,几乎同时动作,两声响过后,我眼前门开了,林霄眼前的门锁了。

  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光亮,我屏住呼吸,以为不多时就会冒出一个眼睛发出蓝光的东西。

  可是等了片刻,没有东西出来。我浑身不自在,在里面摸索了一圈儿,没发现什么东西,于是向外面叫道:“这里面是空的……”

  林霄的声音从通气孔中传来:“还不到时间,再过几分钟……”

  他刚说到这里,突然,我感觉到周围的气氛变了,好像是从地面上吹出一股阴风,寒气透骨。

  乖乖,这要是阴魂的话,前世死得有多冤啊?

  我马上反应过来,魔灵应该也和阴灵一样,到了晚上才会出来。现在看来,是它现身的时候了。

  果然,就在阴风最烈的时候,我赫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又有人来了……”

  应该是对我说的,我有点奇怪,在镇宅过程中,我一直都是做梦的,现在我明明醒着,怎么会听到魔灵的话呢?

  于是我问道:“你是什么东西?”

  阴风中传来声音:“你有什么本事?你能制服我吗?如果不行就快滚,不然我会让你变成白痴……”

  我早把性命豁出去了,人到了这个时候,什么都不会害怕,所以我大声说:“老子做着梦就能把你干掉,这就是老子的本事。”

  那声音好像变了变:“哦?原来你是梦中仙……不容易啊,终于让我碰到一个对手了……哈哈哈……那我们就来比比吧……”

  “比就比……”我对着地面大叫,然后我躺了下来,闭起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这次入睡极快,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叮咚……叮咚……

  一阵非常悦耳的音乐声传来,我睁开眼睛……

  哇,眼前居然是一片黄绿相间的草地,艳阳高照之下,几个面容绝美的西方美女正在一起嬉戏,看到我,她们一齐跑了过来,我看到这些美女头戴花环,背上都长着一对白白的翅膀……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天使吗?

  天使们围到我身边,居然一边嘻笑一边脱衣服……

  然后她们就赤着身子,在我身上乱摸。

  眨眼间,我就有了反应……

  (本章5650字)

  未完待续...

本文标题: 我是镇宅师(16):可怕的魔灵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jingdianwenzhang/103867.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李渊真是一个草包?书单来了| 我怀疑,这5本小说根本就没人看得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