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清风,是斜阳,可永远不会再有你我!

发布时间: 2019-12-03 10:54:51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经典文章 点击: 80

那天是周五,我一如既往地很晚才结束工作,踱着步往家走,等绿灯时我把手插在上衣口袋里,只见信号灯顽固地迟迟不改变颜色,我有些不耐烦地踢着路边的小石子,突然听到有人叫我,“杏子!杏子!”足够我刚好听到的声音,还带着一丝喑哑。我的心瞬间剧烈地跳动,脖子却僵硬地难以挪动。猛然间信号灯跳到了绿

爱是清风,是斜阳,可永远不会再有你我!

  天是周五,我一如既往地很晚才结束工作,踱着步往家走,等绿灯时我把手插在上衣口袋里,只见信号灯顽固地迟迟不改变颜色,我有些不耐烦地踢着路边的小石子,突然听到有人叫我,“杏子!杏子!”

  足够我刚好听到的声音,还带着一丝喑哑。

  我的心瞬间剧烈地跳动,

  脖子却僵硬地难以挪动。猛然间信号灯跳到了绿灯,对面叫我的那个人大步朝我走过来。

  我在那稍纵即逝的几秒里,异常矫情地想到了拜伦的那句诗:

  若我再见到你,事隔经年,我该如何贺你?以沉默?以眼泪?

  讽刺的是,文青路线并不是我一贯的风格。于是在他离我不到一米远的时候,我跳到他面前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好巧啊,傅成。”

  “不巧,是你妈让我来接你的。她说你一个姑娘家的,怎么就是不喜欢着家呢?”

  他学着我以前在他面前模仿我妈说话的语气,惹得我笑出了声,“啧啧啧,你学得可真像。”

  我们一前一后地往巷子里走去,就像我们曾经一起上下学时一样,他腿长步子迈的大,他走一步我得跨两步才行。他偶尔会停下来等我,大多数时候是我望着他的背影,不知疲倦地追逐着。

  尽管在今天之前,我和他已经几年没见了,但我们都心照不宣地不提起过往的一切。可谁都知道,掩藏在波澜不惊的面孔下,是心底怎么也无法逾越的鸿沟。

  就像此刻,我们停在一家老店前,他期待地望向我问道:“要不要来一碗鸭血粉丝?”

  餐馆的玻璃窗上照出我们的影子,男生笑容和煦,而女生却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不吃了,早点回去吧,我累了。”我一言不发地闷头往前走,第一次把他甩在了身后。

  人和人之间怎么可能永远保持着一成不变的关系呢?很多年前,我望着他的背影,满心满眼都是少女的酸涩心事。而多年后,他望着我的背影,又在想些什么呢?

  第二天一大早我妈就叫我起床,见我磨磨蹭蹭不肯起,三下五除二把我的被子夺走,我气得顾不得蓬头垢面地形象爬起来大喊:“妈!你干嘛?”

  “傅成等我们老半天了,他打算开车载我们过去看他的新房呢,别磨蹭了。”听她这么一说,我瞌睡立马醒了,噌一下起床挑了一套合适的衣服,但又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刻意打扮了,便以最快的速度化了个淡妆。我不想让人觉得我惨兮兮的,尤其是傅成。

  傅成是回来结婚的,他的新房买在市中心最好的地段,装修得简单却温馨。傅成的母亲正带着我妈一间一间地参观,我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吃着点心。

  傅成带着他的准新娘来时,是我起身开的门,他的未婚妻温婉美丽,耐心地回答长辈提出的一个又一个问题,一丝不厌烦的情绪都没有。

  我紧张地挪到角落坐着,害怕大家不自觉地将我和她比较。原本香甜可口的点心此刻我却觉得甜得发腻,我坐立难安,没多久就找借口离开,我妈也急忙跟了出来。

  “是不是看人家傅成结婚心里羡慕了?”我妈一反常态地善解人意。“我不求你立马嫁人,我只希望你哪天能带个男生回家给我看看,我就满足了。”她的声音听上去很失落,我回过头去看她的脸,愧疚感不断从我心里冒出来。

  她不知道,我和傅成在一起过。我打小就喜欢傅成,虽然他大多时候闷得像个葫芦,可他对我的好却是别人不曾给过的。

  上学的时候我老喜欢睡懒觉,每天早上总是磨磨蹭蹭不肯起床,这样的后果就是,我几乎每天没时间吃早餐,久而久之,得胃病是自然而然的。最严重的一次,感冒加胃病,连续三天导致我吃什么吐什么。傅成从那天起便拍着胸脯向我妈保证,一定让我每天吃到热腾腾的早餐。

  傅成说到做到,我仍旧每天睡懒觉,可当我到教室的时候,课桌里总会放着小笼包,偶尔我吃腻了,他又会换成其它花样。

  他会把早餐揣在自己外套里保温,有次小笼包里的汤汁不小心流出来沾到他的衣服上,到傍晚回家时我都能闻到那股油脂的味道。我不知道他这样一个有洁癖的人,是怎样忍受了那股味道一天。

  被偏爱的人都有恃无恐,我笃定,就凭我和傅成打小就有的情谊,即便要变成异地恋,我也不用太过担心。

  可最后让我们越走越远的,偏偏是因为太在乎、太在意。

  过去两人在同一个城市时,我们偶尔会有些小吵小闹,但情侣之间,太多的事往往只需要一个拥抱就能解决。

  毕业后,傅成去了外地工作,隔了一个城市的距离,他抱不到我,我也感受不到他对我的爱意。两人之间的频率不再一致,猜疑和不安逐渐产生。

  我开始频繁地查岗,恨不得他向我直播生活里的每时每刻,闲的时候他还愿意宽慰我几句,后来工作越来越忙,他对我的追问不胜其烦,开始责怪我的不懂事。我也清楚的知道,爱他这件事,的确让我丧失了自己。

  大抵是对我的不满积压多了,又恰好遇上我们原本计划好的旅游因为我粗心大意买错了机票而被搁置的事情,傅成显得格外生气,大声对我质问道:“为什么你有时间做那些无关紧要的事,却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记不住?”

  我从未见过他如此愤怒的模样,才被吼了几句我的泪水就在眼睛里打转,我别过脸紧紧咬住嘴唇。看到我委屈的样子,他似乎有些愧疚,便放缓了语气说道:“好了,好了,下次记得就好。”

  我用力点点头,同时也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懂事,懂事!因为出行计划取消,傅成和我错过了这次单独相处的机会,他回到了工作的城市,我不再事无巨细地介入他的生活。我对他的一切知道的愈发少,他也不主动谈起他的生活,我们像两条相交线,过了交汇的点,而后朝着各自的方向越走越远。

  再次见面时我们都知道回不到过去了,傅成做了提分手的恶人,我们心平气和地吃完了一顿饭,他说送我回去,我拒绝后一个人心神不定地往家走。被路上的石头绊倒后,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身体的疼痛终于让心底荡出了涟漪,我忍不住放声大哭。

  此后我不曾见过他,多年后再次相见,他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我却叫时光磨平了棱角,也甘心向生活妥协。

  从傅成那离开后,我在外闲逛了一天才回家。再次走到那家老店时,我一个人去吃了鸭血粉丝,过去我和傅成老喜欢比赛谁更能吃辣椒,这一次我也往里面加了好多辣椒,只见红彤彤的一片。才吃了几口,我的眼泪就一大颗一大颗地往热气腾腾的汤里掉,我告诉自己,不过是因为太辣了。

  太辣了,所以我流泪了,一定是这样。我才没有不甘心,也没有还对他心怀眷恋。

  隔了几个礼拜,我在地铁里遇到了傅成,他刚和未婚妻去选完喜糖。我压下内心的酸涩,不着边际地和他闲聊一些生活中的琐事。

  “你很爱她吧?”我突然冒出这句话,他愣了一会,随即笑着回答:“她很体贴,和我挺合适的。”

  “你也别老拖着了,别让阿姨太着急。可以的话,早点确定结婚对象吧。”他的语气愈发老成,我噎了半晌才挤出一个好字。

  我在这样压抑的氛围下突然想起,我和他在一起的那个冬天很冷,正式约会的时候我为了好看就没有穿秋裤,结果被他抓了现行。约会结束告别的时候,他不舍地面朝着我一步步往后退,还一边大声对我说:“明天记得穿秋裤。”    

  我答应过他很多事,比如早点睡,比如要穿秋裤,比如按时吃饭,而最后他要我答应的,竟是早点把自己的生活和另一个人绑在一起。

  大约是晚高峰,从地铁出来的人冲散了我们,我很快便重新找到了他。傅成站在人群中的时候往往特别好认,他留着清爽的寸头,个高得有些突兀。我望着不远处着急寻找我的他,没有立即叫他的名字。隔着嘈杂的人声,我的眼眶湿了些,他的样子也有些模糊了。

  “杏子!杏子……”他像重逢那天一般叫我,我使劲揉了揉眼睛,拼命朝他笑着挥手道:“我在这!”

  我渐渐明白,所谓的成熟也许就是,我没有在等你,你也努力拥有了更好的一切。我变懂事了,可我却不爱你了。

  表面上我们不过是对方生命里的匆匆过客,可只有经历过才知道,你的出现,让我欢喜过、悲痛过、不甘过,可它也是馈赠、是我独一无二的人生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而我也始终相信新的生活里,一定会有个对的人在等我,他会把这个世界欠我的,统统都给我。

﹏﹏﹏﹏

  作者简介:董大胆,典型巨蟹座,想用故事与这个世界上的孤独握手言和。

   公告:

          基于很多粉丝朋友反映,总有不法分子,冒充涂磊老师,注册微信公众号、拉群、或者盗用涂磊老师的音频作品,此种情况屡禁不绝,看来打假是个长期的过程,为了保证粉丝朋友尽可能不受到侵害,特此公布涂磊老师所有自媒体的官方账号如下:

  微信公众号:涂磊()

  涂磊育儿心经()

  抖        音:涂磊()

  微          博:我是涂磊 今日头条  : 涂磊 

  除此之外,所有以涂磊老师名义的自媒体账号,均为假冒伪劣,如果您发现了这些不法分子的行为,请立即报警,或者向我们提供线索。对于这样无耻的行为,我们必须零容忍!嗨,你还在看吗?

本文标题: 爱是清风,是斜阳,可永远不会再有你我!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jingdianwenzhang/106027.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缺一次钱,就知道他有多爱你。”我越来越警惕,那些「习惯性轻蔑」的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