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婚三天后,在车站撞见未婚夫。

发布时间: 2019-12-03 10:55:41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经典文章 点击: 99

插画师|柠檬夏天1方敏逃婚了。上个月,她跟邹小亮因为装修问题起了争执,两人不欢而散,最后又因为商量其他的事情,她主动示弱,她想,只要大度点,都能随便凑合一辈子。何况还是跟邹小亮。要怎么说,她和邹小亮的关系呢?如果撇开他们即将成为夫妻的关系,他们就只剩下两个字:朋友。

逃婚三天后,在车站撞见未婚夫。

  插画师|柠檬夏天  

  1

  方敏逃婚了。

  上个月,她跟邹小亮因为装修问题起了争执,两人不欢而散,最后又因为商量其他的事情,她主动示弱,她想,只要大度点,都能随便凑合一辈子。

  何况还是跟邹小亮。

  要怎么说,她和邹小亮的关系呢?

  如果撇开他们即将成为夫妻的关系,他们就只剩下两个字:朋友。

  单薄的宛如春天雏鸟新生的羽毛,可是他们又不是一般的朋友,他们从出生起,就不知不觉嵌入了彼此的生命。

  以至于,她和他之间永远都不可能成为陌生人,永远不会彼此憎恨,即使在她逃婚以后。

  邹小亮也只是气急败坏地说,方敏你会后悔的!

  2

  方敏心里住着一个人。

  两年前她刚毕业的时候,进入一家广告公司实习,带她的人叫徐易冬。

  大她7岁,不算帅,但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声音动听却时常沉默,给他们开会时永远温文尔雅,但手底下有人犯了错,他都替他们顶下来。

  方敏在此之前,从未谈过恋爱。

  几个月下来,她隐约对他动了心,觉得他像个默默无闻的英雄,尤其是那次开会她写的策划被他当众表扬的时候,她觉得并不是因为真的写的好,而是因为是她写的。

  于是,她看他的眼神都不同了,像是青春期晚来了几年,她的心里忽然装满一池春水。

  办公室里的人,自然也私底下讨论过,为什么徐易冬这个条件却到了这个年纪还不结婚,甚至私下从不跟女性来往,像时下流行的禁欲男,反而让人充满了兴趣。

  有人揣测他对姑娘不感兴趣,有人说他其实离过婚。

  但方敏听说的是另一个版本——徐易冬喜欢的人出了意外,他还没能从往事里走出来。

  这样的痴情,更让方敏为之着迷。

  和许多年轻女孩一样,总以为自己是特别的,能把他们从前任的心里拉出来。

  方敏,开始有意无意地示好,但徐易冬都视若无睹。

  最后,居然一声不吭地辞职了,和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络。

  那时,她还没有跟邹小亮有恋爱的苗头,只当他是个异性闺蜜,跟他吐苦水,哪知邹小亮笑得停不下来。

  “我说,没准人家根本就不喜欢你这种的。”

  说完,还打量了她干瘪的胸部,她立即挺起腰:“我这可是超模身材!”

  邹小亮继续嘲笑她:“嗯,超模都是飞机场。”

  她一个枕头砸过去,砸掉了邹小亮的眼镜。

  3

  方敏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她垂头丧气地想,也许真像邹小亮说的,徐易冬不喜欢她这个类型,她既不温柔,也不贤淑,像他这个年纪,应该是想找一个可以结婚的妻子。

  而她,明显还没有那个气质。

  不久后方敏被调去了另一个部门,和徐易冬见面的机会少了,偶尔有交集,也只是匆匆一瞥。

  再后来,方敏跳槽了,是邹小亮极力鼓动的。

  平时玩世不恭的邹小亮,那天特别严肃地说:“既然得不到,不如早点放手。”

  正在她想打趣他假深沉的时候,他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样子,眯着一双桃花眼,凑到她耳边说:“总有一个坑,是为你这个萝卜而存在的。”

  望着邹小亮的眼睛,她呼吸都乱了,心跳漏了好几拍,一掌拍过去。

  “你才是萝卜!”

  邹小亮哈哈大笑,方敏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她年轻漂亮,还能怕没人追?

  可是,徐易冬却还是像一束月光,时时照在她心上。

  好在,不久之后,邹小亮也跳槽到了她在的公司,还跟她同一个部门,两人还为了省钱,合租了两室一厅。

  日子忽然变得轻快,方敏也稍稍从徐易冬的单方面失恋里回过头来。

  吃腻了外卖之后,方敏说,不如搭伙做饭吧。

  邹小亮说好啊。

  方敏说完也没放在心上,结果周五晚上下班后,邹小亮忽然拉着她去逛超市,买锅碗瓢盆。方敏笑他,一点也不像邹小亮了,倒像个听媳妇儿话的居家男人。

  一句玩笑话,哪知邹小亮忽然红了脸。

  可惜方敏顾着选筷子,没看见。

  每一个物件,邹小亮都选得很用心,回家洗完用布擦得干干净净,一个个厨具像发着光。

  她望着在厨房忙碌的邹小亮,一脸震惊,她从不知道邹小亮做起家务来居然像模像样,简直一副居家好男人的模样。

  看来,这个合租的日子比想象中要好啊。

  女同事得知他们合租,一脸诧异地问:“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都同居啦?”

  方敏摇摇头,在她眼里,邹小亮根本不在她考虑范围内,倒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原因,就是觉得她和他一点也不登对,即使睡一张床上也没可能。

  方敏没想到,不久后她真的和邹小亮滚到了一张床上。

  4

  那是夏末初秋的一天。

  下班前下了一场大雨,方敏跟邹小亮一起站在楼下等雨,办公室里有个对方敏献殷勤的年轻男人来送伞,还没递到方敏手里就被邹小亮截获了,还假装客气地说了声谢谢。

  年轻男人尴尬地走了。

  方敏抢过雨伞,朝他翻个白眼,“邹小亮,别挡我的桃花!”

  要是平时,邹小亮一定立即反驳,但这次他居然没说话,方敏看了他一眼,只见他冷着一张脸,神色哀伤地望着屋檐滴落的雨线。

  方敏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多问。

  两人撑一把伞去公交车站,方敏一点也没淋湿,邹小亮淋得像只落汤鸡。

  她又不禁笑起来,“你是不是傻啊邹小亮,打着伞还能淋湿?”

  邹小亮回头看她,哀哀地问:“你才傻!什么都不懂!”

  方敏一愣,最近邹小亮有点反常啊,可是她搞不清楚为什么。

  直到晚上回去之后,她冲了个热水澡出来时,邹小亮拎着一打啤酒,站在门口,问她要不要喝一杯?

  方敏素日里不喝酒,邹小亮也知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方敏觉得自己无法拒绝他。

  雨已经停了,他们在客厅里席地而坐,电视机里播放着老电影,初秋的凉意一点点从窗外飘进来。

  邹小亮一口气喝了一整罐,莫名其妙跟她聊小时候的事情。

  比如,七岁的时候方敏刚上小学,逼着因为生日晚而晚一年上学的邹小亮,叫她姐姐,邹小亮就是不肯叫,两人差点打起来;

  比如,十一岁那年冬天,方敏因为犯了错误在院子里罚站,邹小亮悄悄给她塞了暖手宝;

  比如,十四岁那年,邹小亮跟人打架打得头破血流,缠着纱布,死活不让方敏看见他这幅样子……

  回忆起这些往事,方敏才惊觉她已经和邹小亮一起经历了小半生,拥有彼此独一无二的记忆。

  这时候,已经喝得七荤八素的邹小亮忽然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所以,方小敏,你是真的不懂,还是假装不懂?”

  他真的是喝醉了,居然叫她小名了。

  正在方敏胡思乱想地时候,邹小亮脱口而出:“我喜欢你啊,方小敏,我喜欢你……”

  接着,邹小亮就探起身子吻了过来,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接住了他的吻,带着浓浓的酒精味,也带着浓浓的深情。

  那一刻,她才醍醐灌顶一般地懂了。

  邹小亮醉得一塌糊涂,方敏也微醺,那个吻很漫长很美好,以至于方敏都回忆不起来,究竟是怎么到邹小亮的床上的。

  只记得早上醒来时,她还枕着邹小亮的手臂。两人都清醒了,也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昨晚的情形,但是谁也不好意思看谁,她默默地起身回了房间,走路都觉得木讷。

  她只觉得有些想哭。

  5

  连续好几天,方敏都躲着邹小亮。

  方敏心里满满的愧疚,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到现在才了解邹小亮的心意,仔细回想起来,其实他暗示过很多次了,甚至有一次也正大光明地表白过,也被她当成玩笑怼回去了。

  她从没想过,邹小亮会成为她的伴侣,他的身份应该比伴侣更特别。

  可是有了那样一个夜晚之后,她忽然就不知道怎么面对邹小亮了。

  她弄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喜欢邹小亮,还是因为有了那一个晚上,以及了解了邹小亮的感情,才会想跟他在一起。

  但是邹小亮并没有给她时间弄清楚,他开始紧锣密鼓地追方敏,做饭洗碗全包,方敏只用坐着等吃,看着他在厨房里欢快地忙碌,倒也不觉得讨厌,甚至觉得欢喜。

  她从不知道邹小亮会做饭,还做得这么好吃。

  邹小亮大概也猜出她还在摇摆,所以一改往日的吊儿郎当,在一个秋高气爽的天气里,正正经经地买了花表白。

  方敏看着一本正经地邹小亮,接下了他的花。

  正式恋爱后,方敏和邹小亮过起了甜蜜的小日子,仿佛一直在热恋中,方敏也放下所有的戒备,对邹小亮坦诚相见。

  一年后,方敏跟家里坦白时,方家爸妈反而并不意外,仿佛是意料之中的事,还说,邹小亮就是半个儿子,这下亲上加亲了。

  方敏才恍然大悟,原来全世界都知道邹小亮喜欢她,只有她像个傻子浑然不觉。

  双方父母也是老相识,很快就把婚礼提上日程,方敏虽然觉得为时过早,但也抵不过邹小亮的热情。

  一个男人拼命想娶你回家,就是证明他的爱。

  方敏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6

  他们在立冬订婚,婚礼安排在春天。

  邹小亮家欢欢喜喜地准备了新房,装修都交给他们小两口,可两个年轻人审美总有差别,因为一个小小的事情起争执。

  邹小亮不肯将就,方敏觉得无所谓,两人有隐隐的不悦,最后还是达成了一致。尘埃落地,只等结婚。

  可就在这时候,方敏忽然有了徐易冬的消息。

  前同事发消息给她,说徐易冬差点死在云南,现在在救助站,他的父母家人联系不上。

  内心一点点被牵动,方敏觉得,她应该去看看他,但是眼下即将婚礼,她又不能告诉邹小亮。

  邹小亮知道她喜欢过徐易冬。

  犹豫了两天之后,她决定悄悄去一趟云南,并非真的逃婚,反正她知道自己不会嫁给除了邹小亮以外的人了。

  可没想到,邹小亮还是知道了,那时候已经过了机场安检。

  邹小亮对着安检里面喊:“方敏,你会后悔的!”

  方敏去看徐易冬,当然不是因为爱情,她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去看他,毕竟她曾对他动过心,而他现在在生死边缘,无人照管,她无法置之不理。

  回来,再跟邹小亮请罪好了。

  抵达云南时,方敏跋山涉水进了深山,找到了徐易冬,他瘦得不成人形,浑身是伤,据说被困在山里好多天,才被驴友发现。

  他看见方敏时很意外,随后笑了笑。

  那天,徐易冬跟方敏讲了一个故事,是跟当时公司里流传的其中一个版本一样,他喜欢的人去世了,所以他便封闭了自己的心,唯一不同的是。他喜欢的那个人,并不是女孩子。

  徐易冬大学起就和一个男孩子互相喜欢,跟家人摊牌后,父母跟他断绝了关系。

  三年前,两人一同去云南爬山之后,那个人忽然失踪了。报警后,也没人能找到他,判定为失踪人口,之后他一个人回去了。

  再之后,就是认识方敏之后不久,他忽然有了他的消息,所以急匆匆辞职来了云南。

  没想到,那个人不仅没死,还娶妻生子了,带孩子和妻子去云南旅游的时候,被警方认出来了。

  徐易冬在云南飘荡了两年,前几天他想索性走进山里,永远都不要出来了,没想到遇到了意外,又碰巧被驴友救了。

  方敏听完他的讲诉,好久都没反应过来,她怎么也没想到,徐易冬背后的故事,竟然是这样的。

  觉得心酸也心疼。

  方敏在救助站照顾他一天之后,他的父母就来了,说不管怎么样,他到底是他们的儿子。

  方敏放心地告辞,独自一个人回昆明。

  7

  回昆明的车上,方敏想了很久。

  她忽然就明白了,在你自以为爱的天崩地裂,这辈子非他不可时,时常只是笨拙的一腔情愿。就像徐易冬。

  但是如果那个人爱你,他自然会走到你面前,牵起你的手。就像邹小亮。

  当她从车上下来时,一眼就看见了邹小亮。

  方敏鼻子一酸,眼眶就红了。

  邹小亮胡子拉碴地站在出站口,他已经过来就几天了,就在这等她回来,没有责怪,也没有半点不悦,但假装出来的生气,一下子就出卖了他。

  方敏什么也没说,径自走到他面前,抱住了他。

  “我就说,你会后悔吧。”

  方敏说,“对,这回你赢了。我后悔了,后悔没早点明白你的心,后悔没告诉你,其实我早就不喜欢徐易冬了,后悔没跟你说清楚就跑来云南。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我还有余生可以补偿你……”

  方敏一口气说了好长一句话,邹小亮直接吻住她,他当然明白了,一个人爱不爱你,自己的心最知道。

  而方敏的心,他早就感受到了。

  End

  昨天错过故事的宝宝戳这里:一边度蜜月,一边跟前任约会。

本文标题: 逃婚三天后,在车站撞见未婚夫。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jingdianwenzhang/106030.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EIE”尽显园林无限魅力余生,找一个愿意和你同甘共苦的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