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记

发布时间: 2019-08-14 12:06:49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经典文章 点击: 92

于老头已经活过了整整一百个年头,以至于他也已经忘了自己有多大的年纪了,甚至也忘了自己叫什么,只还记得自己姓于,他都叫别人叫他于老头便好,但是旁人那敢这般放肆,看到他还是要恭敬的叫一声于国老。“这一代的年轻人真的是差劲了许多!”记得这是于国老的师兄生前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了,而这句话也

深渊记

  于老头已经活过了整整一百个年头,以至于他也已经忘了自己有多大的年纪了,甚至也忘了自己叫什么,只还记得自己姓于,他都叫别人叫他于老头便好,但是旁人那敢这般放肆,看到他还是要恭敬的叫一声于国老。

  “这一代的年轻人真的是差劲了许多!”

  记得这是于国老的师兄生前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了,而这句话也是他的师兄专指在年轻人之间弱化了的习武之风。

  但是,于国老并不是这样觉得的,在这太平盛世中年轻人依旧崇武,但毕竟和之前他所处的那种动乱的时代不同了-习武已经不再是为了上战场浴血杀敌,更多的是为了表演,为了好看,这样的“弱化”在这个经历了太多沧桑的而也本就不喜杀戮的老人家眼里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而自从师兄死后,于国老也发现了一件令人唏嘘的事情,自己这在和自己同一辈老家伙中只能算是三脚猫的功夫,居然成了这现如今世间的最强者!

  “那个时代的人已经全被于国老熬死了!”

  而属于于国老的那个时代,那是个“最坏”的时代,但那也是“最好”的时代。

  那个时代动荡不安,人命比纸薄,但同时,那个时代武学昌盛,堪称历史之最。

  那个时代无法无天,拳头大便是理,但同时,那个时代自由肆意,滋生众多传奇!

  而于国老就被称为“活着的传奇”,他是开国元勋,他是高阁国老,他是统御元帅,就连天子也不敢与其争论,不敢令其分毫。

  但就算再多的荣誉加身,外人再如此对他恭敬对他仰慕,于国老却始终过不去那自己心中的那道坎。

  他已经年纪大到忘了自己叫什么,已经想不起自己死去师兄的模样,但那些事他却永远忘不了。

  夜已深,年迈的老人站在窗边,他又梦到了那几个年轻人,还有那个年轻的自己,他们喝酒划拳,同吃同睡,比武切磋,以及最后他们死于自己的剑下。

  血一滴一滴的从那个年轻的自己的剑上滴落,四周的战场喊杀不断,那时却是静悄悄的,只有眼前那些熟悉的兄弟怒目圆睁,质问着他,

  “为什么?”

  ……

  是啊?当初究竟是为了什么呢?以及现在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

  世间有太多为什么需要被人去寻找。

  不久后,那个老人就这样突然消失在了窗边,同时消失的还有老人那把已经六十年没有再出鞘过的剑。

  他要去找一个人,那是一个年轻人。

  他要去找一个答案,能让自己解脱的答案。

  于老头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血了,但那淋漓的血色好像依旧能点燃他身体里的某些东西,所以当他看着那个拿着军刀浑身披染着鲜血的少年时,一刹那,好像又回到了战场一般。

  这是在树林中穿插的一条小道上,一个看着岁数并不大的年轻人被一群士兵围在中间,他浑身是血,身上密布着伤口,但他依旧弓着身,手中的刀紧紧的握着,眼神似狼一般凶狠,狠狠的盯着那些围着他的士兵,恨不得把他们全部变成他脚边已经铺满的尸体。

  而这个年轻人就是于老头要找的人。

  于老头纵身一跃,用剑鞘趁着那孩子还没反应过来一下把他敲晕,而后又趁着那些士兵还在愣神,带着那孩子飘然离去。

  二狗子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只穿了一条裤头被人扔在沙地上,也不去回想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见这个孩子一个轱辘坐起身来,眼睛一转便发现自己的刀已经不见了,随手抓了一把沙子,另一个手又攥了一块石头,但下一秒,一把剑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那剑压在二狗子的肩膀上,如同一座山一般,脖子上一股凉气升起,直钻进脑子里,就算他也是经历过不少次的“死里逃生”,这次却是一点反抗的心思也升不起来!

  “这把剑很危险!”

  二狗子很快便做出了判断,却也轻松了,松开了手,扔掉了石头与沙子,他的年纪不大却也

  杀过很多人,也早已经给自己想好了结局。

  “为什么要杀人?”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这却是有点出乎了二狗子的意料,

  “因为想杀。”

  少年想也没想就这么回答道,

  “山里还是老样子吗?”

  但说话的人好像也不是太在意他给出什么

  样的答案,紧接着又问了他一个问题。

  而这个问题一下子却使得二狗子淡定不能,也不管脖子上是不是还架着剑猛的一转头,

  “您是山里的人!”

  他这一回头却也不要紧,于老头顺势就收了剑,也暗道自己年龄大了这剑是也许久没用过了,剑再收慢点这小子头就要掉了!

  他也没有回答二狗子的问题,转身从一块石头上拿起了几件衣服来,给二狗子扔了过去。

  “先把衣服穿上。”

  二狗子却是没有接过衣服,“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

  “请老先生给二狗子指路!”

  指路?去哪里,当然是回二狗子和于老头口中的“山里!”

  于老头瞥了跪在地上的二狗子一眼,若有所思,

  “二狗子?这名字不好,以后你就叫于风吧!”

  二狗子一愣,他从来没有考虑过姓名这种问题,突然就这么得到了一个“正经”的名字,说不在意是假的,

  “都听老先生的,敢问于风是哪个风。”

  于老头抬头,看着微微颤动的树叶,答曰:

  “这世间的风。”

  “无陵山”,算不得山,据说那里以前是有座山,但是现在没有了,所以“无陵山”没有山,但是过了血河,人们依旧喜欢称那里为“山里”。

  血河,河如其名,水似血流,艳红且腥,这是被诅咒的地方,是古战场,土地下葬着无数枯骨。

  血河南面和北面,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血河北面是新王朝,新帝打下的疆山。

  血河南面是野兽的世界,生活在这里的人也与野兽无异。

  血河水毒,一滴取人命!血河难渡,欲渡血河必九死一生。

  而此时血河的北面岸上,正站着一老一少,老人看着身边的年轻人好奇的问着,

  “你是怎么过来的?”

  “忘记了?”

  少年抬头,看着河对岸总是感觉自己好似忘记了某些对于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事。

  “那你为什么又要回去?”

  于老头继续问着,于风的头抬的更高了,越过了血河,看向了河对岸的那片天,

  “我,我想不起来了,但大概是因为我是属于那里的吧!”

  “不,你并不属于那里。”

  于风被身旁的老头就这样用着类似命令的口气教训着,但他并不对此反感。

  “那我属于哪里?”

  少年只是变的更加迷惑,眼睛已经不知道该看向哪里。

  “脚在你身上,你想去哪就去哪!”

  于老头一边说着一边抬起脚向前走去,

  “血河有毒!”

  眼见他已经快要趟进水里于风赶紧阻止道,

  但于老头却是摆一摆手表示并不要紧,

  他从背后抽出背着的那把剑,脚步不停的继续说道,

  “此剑名为深渊,因其剑身为黑金所铸,剑身为黑色,故此得名深渊,这把剑以后就送给你吧,一个时辰后记得过河来取剑。”

  于老头话还没说完他人便已趟过了血河,而之后也就一眨眼便又不见了,于风老实的等在对岸,虽说他并不知道自己一个时辰后要用什么方法过血河,但总觉得等着也就便是了,所以在这一个时辰中,他亲眼看见了血河一点一点的变清澈了起来。

  ……

  当少年看到那把剑的时候,那把剑插在一座尸山中,他的剑身是黑色,不知怎的,看到那剑的第一眼,少年就好像被摄去了魂魄,就好像他听到那剑在问他,

  “山已经没了,你还要回去吗?”

  少年呆呆的站在那里,而后又开心的笑了起来,拔起了剑,离开这个地方,至于他去了哪里,脚在他身上谁又能知道呢?

本文标题: 深渊记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jingdianwenzhang/69917.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今夜风好凉飞机失事、车祸坠崖…他7次死里逃生,还独中彩票500万,这是锦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