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的利剑

发布时间: 2019-08-14 13:19:43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经典文章 点击: 86

清晨的太阳,剥开云雾,慢慢悠悠晃着出来,像极了曾经未长大的我们,在父母的庇护之下,有恃无恐,而漫不经心。小学的我,家里兄弟姐妹众多,父母的负担如秋天的压弯的杂草,在风雨中飘零,而又稳稳得长在土地上,孩子们便是地底最难缠的根。我是家中老小,地里农活,家里家务事都没有过多参与过,为什

云中的利剑

  清晨的太阳,剥开云雾,慢慢悠悠晃着出来,像极了曾经未长大的我们,在父母的庇护之下,有恃无恐,而漫不经心。

  小学的我,家里兄弟姐妹众多,父母的负担如秋天的压弯的杂草,在风雨中飘零,而又稳稳得长在土地上,孩子们便是地底最难缠的根。

  我是家中老小,地里农活,家里家务事都没有过多参与过,为什么说参与呢?因为家里孩子多,并没有我插手的份。大哥是家里长子,早就放弃了学业回到家里跟父亲一起支撑起整个家庭的前进和壮大,并不是因为他自己想放弃学校安逸的生活,毕竟读书是美差,可以只读书,而不管其他,我就始终浸润在这份难得的安逸之中,男孩子的责任和负担都决定了他是优秀的人,生活的重担在他的肩上挑起便从未放下,而这是一次风雨后的平静和暗藏汹涌。

  这一天,是假期的第一天,也是读书的最后一日了,父亲说:“从今天开始你就留在家,跟我一起出去干活吧!”大哥的双手在身旁两侧捏紧连青筋都清晰可见,这一幕是父亲的宣告,而不是征求同意,而大哥只是门口破旧的箩筐,在秋日来了之后装上沉甸甸的粮食,不动声色。这一天整个家里的气氛都是压抑而浓重的,伙房里的楼板都低了数尺,要压在人脑袋上,做饭的炊烟袅袅,房内也仿佛染上了浓浓的炊烟,看不清人脸,似有水雾在升腾而上。照例还是别人家锅碗瓢盆已净,而我家还碗筷未动,终于父亲悄然的跨进门槛,一家人在等着他坐下,碗筷早已摆上,只等那一句,吃吧!大家埋头在碗里,好似捉鱼的纱网在水中探寻,寂寞之中,父亲的话在深水中点起一个炸弹,“小明,明天早上六点出门,去拉泥煤。”这顿饭始终不那么平静,哥哥像被猜到痛脚的猫咪,竖起了全身柔软的皮毛一搏,“我还是想去读书”,父亲无意的说着伤心的话“读书读到初中够了,以前我小学都没读完,家里负担重,你跟我一起出去挣钱。”父亲的强硬在家中已是铁一般的存在,一顿饭在硝烟中弥漫散开却始终气味浓重,现在细细闻来,空气中依然还有残存。

  现在的大哥在时间的磨洗中,发胖而混沌,眼中都是现实的黯然,每次座谈中都告诫我们要多读书,他家里的两个孩子也在学校尽力培养,课外辅导班从小未断,读书不易,而时光不再来,也许不是生活的重担铺天盖地压下来,他会去到更远的地方,结识很多的人,看到更大的世界,获得更多的知识,不会像现在这般觉得别人说的话三分有理却缄口不言,因为已经在金字塔定律的筛选中站在了被动定住的位置,只能肩负家庭,做地基,让孩子们站在他的肩上向外去攀爬和张望。而自己必须把头埋下,看到雨低落在土地上的泥泞和不堪。

  父亲的腰还是健壮有力,但这个强壮之中有经历时间不能松懈的坚持,有家庭的责任和曾经的难堪,有时间最好的馈赠和善待。

本文标题: 云中的利剑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jingdianwenzhang/69926.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无人入眠更好的爱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