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 2019-08-16 08:31:52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经典文章 点击: 101

最先耳朵不舒服是在镇上看的医生,但看了两个星期左右都没有见好。那个医生每一次都说,再来看一次就好了,但一直没有什么好的感觉,等到我爸妈有一天都没空,我奶奶带我去,她质问医生说怎么看了这么久还没好,这时他才说比较严重得去医院看,被耽误了好多时间。隔天我妈就带我去了医院,现在还印象深刻,尖锐的工具进

声

  最先耳朵不舒服是在镇上看的医生,但看了两个星期左右都没有见好。那个医生每一次都说,再来看一次就好了,但一直没有什么好的感觉,等到我爸妈有一天都没空,我奶奶带我去,她质问医生说怎么看了这么久还没好,这时他才说比较严重得去医院看,被耽误了好多时间。隔天我妈就带我去了医院,现在还印象深刻,尖锐的工具进到耳朵里面,痛得年纪轻轻的我眼泪都出来了。

  然而医院没有把耳朵完全根治好,上了初中再次复发了,本身自己可能有点强迫症,耳朵只要有一点难受就想给它恢复原样,结果总是让它小事化大了。医院看不好了,老姨跟我妈说起一个专门看耳朵的地方,那是一个很老的剃头铺,我也实在没办法把那个老头和治病的医生联系在一起,第一次去是我妈带我去的,被环境吓了一跳的我,接着又被老头惊到,小剃头铺里面是一个小间,老头就在里面打麻将,看到我们去了也不慌不忙,慢悠悠打完一局才出来。不过神奇的是,给他看了几次,居然就真的好了。到后面,陈旧的环境和吵闹的麻将声,以及他每次都要说一遍的,谁谁谁从多远的地方来,多难治的耳疾都给他治好了的一番自捧,也变得没那么讨厌。

  耳朵没事了很久,直到高三有一段时间每天听着歌开夜车,甚至经常是听着歌睡着,反正就衰衰地,耳朵再次发炎了,刚开始没有很严重,就不以为意,等到耳朵难受起来,有点听不清了,才慌了起来。

  真的没办法想象听不到声音会变成什么样,不能听歌,没办法和人交流,风声雨声听不见,本来是想周末才回家看医生,但是耳朵突然严重,一天晚上睡觉,因为耳鸣得到凌晨还是睡不着,于是大半夜两三点就发消息给我妈,说明天得回家看医生了。

  还有一个小插曲,生病这种事自己本来也不想太多人知道,而且是耳朵有问题,其实内心怕被别人知道会很奇怪地看我,所以除了一个比较要好的室友,自己没有跟别人提起过。但我妈在帮我请假的时候,没有和平时请假一样直接找班主任,在我们班班群里就发了出来,说我耳朵听不到了,要请假回家看医生。

  可能所有人都觉得没什么,但是那个时候的自己是特别在意的,就是自己的一个秘密,毫无防备就给当众说出来了,而且说的人还是我妈。

  第一次在宿舍发脾气,想起来还是挺幼稚的,就是那种拼命拿枕头出气。我不能怪我妈把这件事说出去,但是我是真的生气了,还好就宿舍只有室友一个人在,前两个星期还说起来,被再次残忍取笑了。

  因为算是又一次复发,所以我对老头也失望了,我爸从朋友那听说了一个医生,是在医院的上班的门诊医生,但住在海门,就也在家出诊。然并卵,看了一次之后,没有多大的改善,强烈的不安让我想起了从前妙手回春的老头,于是和我爸申请找他看,从初中到高中好几年,物价在升,但是他的治疗费用倒是没有改变,看一边耳朵加抹药就五十。药不能外带,于是我那段时间有时候一个星期得请两次假回家,难受的是那一次确实是比较严重,两边耳朵都抹了药,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很多。

  感觉已经是过了很久的事情了,所以前几个星期耳朵再次有点不舒服的时候,我是没有怎么放在心上的,凭借着侥幸心理,我总觉得应该没什么事情,就这样过了好几天,实训很忙,也没时间想太多,直到有天放假,室友肚子不舒服,和她去看了校医,顺便就问了一下耳朵的事情,校医看了一下,跟我说是鼓膜裂了,当场把我吓懵了。

  感觉自己要听不见的恐惧一下子就出来了,加上之前每一次都有爸妈带着看医生,多大的事最后其实也不算事,但是现在要自己一个人去面对了,一瞬间就觉得很无措。

  先前和我妈打电话是有提过,但是因为自己觉得不严重,所以也能很坚定地说出让他们不要担心这种话,但是听到那么严重之后就像无头苍蝇一样了。

  虽然真的不想让他们担心,但是假期卡在尴尬的周三上,一个人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但好像也找不到人陪我一起,最后纠结半天还是打电话回家了。

  结果就是我妈让我姨丈到时候请假带我去一趟医院。因为挂号的时候晚了,所以是挂了下午的号。尴尬的是,和姨丈很少见面,连微信还是前天晚上加的;同时又很焦虑,不知道耳朵又是怎么样的情况。

  去医院当天,我不小心提前到了两个钟,第一次一个人在广州的街头没有目的地乱走,把三元里地铁站的几个出口都逛了一遍,下雨的时候庆幸自己带了伞,去了一家附近的店吃了份很不好吃的肠粉,最后还有几十分钟,约定和姨丈汇合的地铁口到处是发小广告的,没办法停留,走着走着看到了公车站牌,就在那里假装是等车的人,突然就get到了,这样的等人一点也不会过于突出,以后可以再次尝试。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等待叫号的过程是漫长的,13号到 17号之间隔了一个钟的距离。医生了解了一下情况,骂了一下校医,说他瞎说,然后才说我是外耳炎严重了一点,要去做个耳镜,之后要注意什么之类的,还让下星期再去复诊一次。还好做检查的医生就不凶,只是开玩笑般地说,你这个情况下周还得来见我一次。倒也松了一口气。

  这周复查的时间要到了,姨丈来问我什么时候再要去复查时,自己想着好得也差不多了,就不想再多麻烦他一次,就跟他说了我自己去就好。做好了一个人去医院的心理建设之后,室友突然问用不用陪我去,本来怕麻烦她们没有说,但是她问了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是不想一个人去医院阿。

  然后就有了第二天,我在等叫号,两个室友在旁边打王者的滑稽画面。

  等了好久终于到我,进去后医生看了一下,然后我就又被凶了,他说你自己的耳朵都没感觉吗,已经是好了的。虽然被凶了几句,但是走出门的时候开心得不得了,超级开心,终于又好了可以放心了。

  于是出门,大吃特吃。

  快一个月没有敢用耳机听歌了,这两天刚好不喜欢听歌的室友都不在,然后我就拿出了我的小音响,从白天到黑夜。

  真心希望没有下一次了,耳朵还要留给这个动听的世界。

本文标题: 声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jingdianwenzhang/70582.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旅途记《女巫温妮》之五:温妮过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