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男人

发布时间: 2019-08-26 14:30:57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经典文章 点击: 101

夜晚的北京,很冷,也许是我穿的太少了,也可能是对于一个南方人来说,这十一月份的北京的确凉的有些难以适应,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我坐在送快递的小三轮上,旁边坐的是带我的一个老员工,个子不高,瘦瘦的,总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这活可真不是人干的。”我抱怨道,我今天已经工作了十三个小时了,早上五点半起床就一

合租男人

  夜晚的北京,很冷,也许是我穿的太少了,也可能是对于一个南方人来说,这十一月份的北京的确凉的有些难以适应,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我坐在送快递的小三轮上,旁边坐的是带我的一个老员工,个子不高,瘦瘦的,总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这活可真不是人干的。”我抱怨道,我今天已经工作了十三个小时了,早上五点半起床就一直工作到现在,看看手机,已经是下午七点。“那是因为你们正好赶上了双十一,忙完这一阵子就好了,呵呵。”师傅笑呵呵的回应道,似乎他不在乎这个,可能是出社会久了 习惯了吧。他的这份释然态度也让我放松了一些。车子又行走了五分钟,最后在一个破旧的小区门口停下,也不能说破旧,只是有那么几栋楼比较陈旧罢了,更多的还是是新建的,看上去没多长时间。“呐,这几件送完咱就回点部,今天就可以下班了。”师傅打开货箱,从里面拿出来几个大件的快递,分出一堆说道。“哥,这地方真邪乎啊,黑漆漆的,灯也没个亮堂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正经小区。”“呵呵,啥正经不正经的,咱这送快递的。说白了,顾客就是让你十二点去墓地送纸人你不也得去,不去没饭吃啊,哈哈,快去送,我去后面几栋,送完了咱就回。”老员工就是老员工,或许是习惯了这种生活模式,什么牛鬼蛇神的早就不放在心上了,哪像我们这些小年轻。想想也是,我个大老爷们,送个快递现在咋还磨磨唧唧的了呢。今天看群里经理发的数据,有几个女的比老子送的都多了 ,这要到了月底可不行,我连忙将几个包裹放进麻袋,扛起来就往那几栋旧楼跑去。五号楼,红色的阿拉伯数字在昏暗的灯光下格外猩红,外围的红色圆圈也已经锈迹斑驳,楼外一片死寂,我七拐八绕的才找到了电梯,伴随着电梯“呜呜呜~”的运作风声,我来到了十五层。“您好,您的快递。”我敲开第一扇门。“噢,谢谢啊。”一个疲惫的男人打开绿门,将快递拿了进去,我把门给他关上。“您好,您的快递。”“快递?你放门口吧,我待会自己拿进来。”这次是个女的,声音听上去没什么活力,可能是太累了,也可能刚刚起床。我倒是没有管她,将快递往门口一放又开始去敲下一家的门。喵,喵,喵。楼道里突然传来诡异的声音,这听上去像是猫叫,仔细一听却能听出些差别,是一个女人在学猫叫,学的很像,说实话,这种感觉并不好,比那种拙劣的模仿更加让我毛骨悚然。声音是从前面的楼梯口传出来的。这楼十分特殊,南侧有一个贯穿整栋楼的楼梯,东西侧各有一部电梯,但是无论你爬楼还是坐电梯,最多也只能到达楼层间隔的走廊,走廊北侧还有一扇门,门内又有两排楼梯,一排上行一排下行,住户都在楼梯的末端。“请问有什么能帮助您的吗?”楼道灯光昏暗,发出声音的是一个女人,身着睡袍,脸色有些发白,不停的学着猫叫,看到我方才停了下来。“没什么,我只是再找我的猫,刚才开门倒垃圾的时候它便窜出门去了,这么晚还没下班?”“噢噢,最后一班货了,这送完就下班。”“看你的样子生得很,是新来的吧,这两天这小区可不太平,你最好小心点,送完快点回去吧。”“谢谢提醒。”“喵~喵~”睡衣女人说完又开始顺着楼梯,学着猫叫下去了。女人消失在楼梯转角,突然声控灯一灭,四周一片黑暗,除了安全通道标识发着阴森的绿色光之外便是一片死寂。十四层,因为这个小区建设之出便设计的十分人性化,避开了4和14两个数字,估计是避讳“死”和“是死”,而我所在的十三层与十五层的中间走廊不就正是“是死”层吗。想到此处,一整寒风直吹骨髓,想起睡衣女的告诫,我不禁打了个冷颤,急忙踩了几下地面,叫亮了声控灯“15层14号。”我借住昏暗的过道光在此确认了以下门牌,就在不远处,我急忙过去敲响门。“您好,您的快递。”没有人响应我。“您好,您的快递。”没有人响应我。奇怪了,这个件是昨天的件,明明沟通过说今天晚上派送,今天就给客服打电话加了个加急怎么会没人在家呢?咚咚咚……“您好……”没等我说完,门一下就打开了,门里面是一个衣着不整,的男人,他双眼空洞无神且眼皮下沉,一只手放在休闲裤里,另一只手则是不停的搔挠他乱糟糟的垢发。“你找谁啊。”男人不耐烦道。“您好,我这有一个快递,写的是这,请问这是XXX家吗?”“不知道。”“那这是五号楼十五层十四号吗?”“不清楚。”“你不是这的住户吗?”“噢!”男人似乎想起了些什么。“这是合租房,的确有几个合租舍友,但是我们之间不认识,不然你给我吧,我替她代收得了。”“奇怪,这明明是一个加急派送件,怎么会本人不在家呢?我打电话问问。”我将电话拨通。“您好,您的快递,请问您本人不在家吗?”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听上去言谈举止十分礼貌,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声线给人一种高贵的感觉,应该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且事业方面有一定成就。什么?你问我怎么感觉出来年龄的事业的?起码一个生活浑浑噩噩,天天沉浸在加班和熬夜或者夜生活里的女人是不会有这么好的脾气和态度的,如果是小姑娘的话也不会有这种成熟女人声线,不过一切都只是我的一种猜测。“哎哟,今天我和家里人这车票改签提前一小时就出门了,都忘了这事了,实在不好意思,麻烦您拿回点部,我回来之后自己去取吧。”“那您看这边正好有个兄弟和您住一块的,需不需要他给您代收了?”“嗯……这东西挺贵重的,我还是回来自己去你们点部取吧,不然到时候出啥问题还影响邻居关系。”“那行吧,我就给您带回去了。”“好的,谢谢您啊。”我挂了电话,看那男人还站着门后面等着。“不好意思打扰了,这东西收件方不接受代签,我得给他带回去,谢谢您的好意。”“嗯,没什么。”男人思索了一会,就在我转身离开,走了两三步路之后,男人叫住了我。“嘿,这位小哥。”他还是一只手在口袋中,一只手抓挠着他的头发走过来。“您好,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你是不是负责这个片区的业务员?”“对啊。”男人走出屋外,表情开始变得有些怪异,他身体也开始有些微微的颤抖,可能是屋外没有暖气冻的。“是这样的,我正好这里有一个件,本来想打电话找你们来揽收的,正好你上门送货,能不能帮个忙,这件比较急,今天晚就得送到。”男人走进了几步,说实话,这个距离让我不是很舒服。“先生,这不是我不帮您,现在已经过了我的上班时间,我的快点送完下班回去休息。”“这地方就在小区里,因为天太冷我实在不想下去,我可以加钱,您就顺手的事情,帮个忙呗,反正这小区你熟得很。”他的样子很着急,似乎这个件非发不可。“给您说实话吧,我是今天才来这上班的,这个小区我还是第一次进,就找您这楼我都找了三十分多分钟,您现在让我黑灯瞎火的再去给你送个件,我真送不了,会耽误很多时间的。”“你是新来的?”“是的。”“呼。”他松了口气,又寻思起什么来,慢慢向门后走去。“那个我说,实在不行,您就打电话让他上来取吧。”“哦,没什么大事,就这样吧,再见。”说罢也不等回话,男子直接关了门。我一时间摸不着头脑,这真是个奇怪的人,被他这稀里糊涂的聊一番,刚才睡衣女营造的恐怖气氛都全然消失了。此事过去了几天,在这段时间里我也没有再派送过这一家的快递,直到四天后,一个女人来到点部,那个时候是下午五点半,她身着便装,手提一个小包,气质方面和我之前听声音所想的相差无几,她动作利索,样子看上去很急,我将快递给她后她才长舒一口气。后来我询问怎么回事,她说她和家人昨天我就到家了,但是家中失窃,屋子被翻得七零八落,这两天都在处理这个事情没时间来取件。最可怕的是卧室穿上还插着两把菜刀,被子和褥子上都有好几处破损,幸好当初家里人都出去了。在最后我询问他家中合租的小伙子有没有事,能不能协助警方的时候,她给我说那是她家,不是什么合租房,还反问我之前打电话遇到的难道不是对门的邻居吗。

本文标题: 合租男人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jingdianwenzhang/74636.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脑干出血导致眼球震颤的详解变狭隘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