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坐月子时我妈对我说:有钱请保姆?你弟的首付还没攒够呢!

发布时间: 2019-09-04 10:54:30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经典文章 点击: 100

置顶标星@主编讲故事让我的故事,陪你披荆斩棘*文鱼翘1。车子停稳后,何慧便抱着五岁的儿子下了车。过了一会儿,陈智搬着一箱箱的牛奶、干香菇、米粉、凉茶进来,他将东西放在墙角,跟何慧的父母和弟弟打了一声招呼。何慧的父亲边看电视边说:“陈智来了?这次又带这么多东西来,快搬到

实录|坐月子时我妈对我说:有钱请保姆?你弟的首付还没攒够呢!

  置顶/标星@主编讲故事

  让我的故事,陪你披荆斩棘

  *文/鱼翘

  1。

  车子停稳后,何慧便抱着五岁的儿子下了车。

  过了一会儿,陈智搬着一箱箱的牛奶、干香菇、米粉、凉茶进来,他将东西放在墙角,跟何慧的父母和弟弟打了一声招呼。

  何慧的父亲边看电视边说:“陈智来了?这次又带这么多东西来,快搬到楼上杂物间去,放这儿被串门的邻居看到,又要眼红了。”

  陈智的脸色僵了一下。

  何慧赶紧朝陈智眨眼睛,眼神恳求,示意他照办。

  陈智不可思议地瞪了她一眼,才不情愿地搬东西上楼。

  何慧知道自己父母有些过份,也跟着上楼去。

  陈智气呼呼地说:“我亲自将东西送来给你家人,他们没有一句感谢也就算了,还让我搬上楼来。这么多东西,没有一个人帮忙,是不是太过份了?”

  何慧赶紧安抚他:“我知道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可我爸妈就是这样的性格,习惯了就好。”

  她也很无奈。陈智所在的国企,福利还算不错,经常发一些牛奶和生活用品。因为陈智老家离得远,她每次都把这些东西送到自己娘家来。

  她觉得自己父母也确实是有点过了,女婿亲自送礼上门,他们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之前她自己送礼回来时,父母也是让她一个人搬的。可她有什么办法呢?毕竟是自己父母。

  陈智冷笑:“呵呵!你爸妈是长辈,不帮便不帮,可你弟弟身强力壮,也坐着不动,连一声姐夫都不叫。

  我特么就一个人跑上跑下搬,累得像狗!下次有东西你别再送回娘家来,要送你自己送!”

  2。

  陈智和何慧谈婚论嫁时,何慧的父母一开始不答应,后来提出了一些无理的要求,比如先给何慧的弟弟何青买房买车。

  陈智有些傻眼,何慧也觉得自己父母的要求太可笑了。

  他们想结婚还没房没车呢,父母竟然要求先去自己弟弟买,这不是强人所难吗?而且,这是在一线城市,想要买房,可不是嘴皮子一张一合那么轻易的事。

  但何慧父母完全不肯松口,那段时间,何慧感觉陈智急得眼睛都红了。一头是父母,一头是男朋友,她两边都舍不得,又劝不动父母。

  陈智的父母听了这事,坚决反对他们在一起。他们说何慧父母这是把女儿明码标价在卖钱,何慧家就是一个不见底的窟窿,人心填也填不平。

  后来,还是何慧扎破了TT,让自己怀孕了。她的父母把她骂得狗血淋头,不得不松口。他们要求,要三十万彩礼,以后何慧的弟弟结婚时,陈智必须送一辆不低于三十万的车。

  陈智答应了,两人这才能结婚。

  3。

  陈智毕业后,一开始在跑销售。他脑子比较活络,为人真诚,渐渐打开了局面。过了一年半,他又通过层层考核,进了一家国企。

  陈智对何慧的好,确实没得说。她肚子渐渐大起来后,他原本想喊自己妈过来照顾她坐月子的,后来担心两地习惯风俗不同,怕她受委屈,就早早请了一个金牌月嫂,还请岳母有空就过来监督月嫂。

  可当时何慧的母亲拒绝了,她说一大家子都指望着她照顾,哪里走得开?

  当时陈智瞠目结舌。他不敢相信,女儿坐月子,同在一座城市里的母亲却不愿意上门去看看。

  何慧虽然心里也酸酸的,但她已经习惯了。她劝着陈智不要想太多,父母养大她不容易,没有义务再为她做什么。

  出了月子后,陈智自己经常要加班,他担心何慧一个人忙不过来,宁可省着自己的吃穿用度,也要请保姆做家务,让何慧能轻松一点。

  何慧母亲经常打电话过来说:“我那时候什么都要自己做,一边带你们两姐弟一边还要伺候全家,洗衣做饭喂猪种菜,全是我一个人操持。你就是娇气,有那闲钱不如攒下来给你弟弟娶媳妇!”

  经过好几年的奋斗,陈智如今已经是部门的技术总工,加上他还跟人合伙开了一家软件公司,收入还不错。两人按揭买了房,买了车,日子过得蒸蒸日上。

  陈智对何慧的娘家也很大方,逢年过节都主动给岳父母包红包,单位发的福利,朋友送的礼品,也会跟何慧说有空送回娘家去。

  可就是这样的女婿,何慧的父母还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要不是何慧在中间说尽好话,估计双方早起了摩擦。

  4。

  春节前,陈智的父母说,他们今年春节要和几个老朋友结伴去旅游,让小两口不用带着孩子,长途跋涉回老家过年了。

  陈智也很高兴,跟何慧说,以前都是带她回自己老家过年。今年正好,可以去她娘家过年,还让她去商场逛逛,买些礼品给她娘家父母。

  何慧愣了一下,说想一家三口过一个自由的春节。

  陈智挥挥手说:“有长辈在,得跟长辈一起过。”

  除夕夜,何慧一家三口回娘家,没想到还没进门,何慧母亲看到他们,颜色刷地变了:“你们怎么来了?”

  陈智有些莫名其妙:“小慧没跟你们说?我们今年不回老家过年,打算跟你们一起过,人多热闹呢。”

  何慧母亲狠狠瞪了何慧一眼,将她扯到一旁说:“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回来过年吗?”

  何慧恳求道:“妈,这让我怎么开口?我们也就是吃一顿团圆饭,吃过饭后我会想办法走的,绝对不会留下来过夜。”

  “你别想忽悠我!行李都拎来了,怎么可能不过夜?你们一家就是想赖在这里!”

  何慧母亲转头对陈智说:“女婿啊,这事怪小慧,她没有跟你说清楚。我们这儿的风俗,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算是外人了,不能回娘家过年。

  在娘家过年的女儿,会损到兄弟的福运。我们当父母的万万不敢冒这个险,你多理解理解哈。”

  陈智惊愕。

  那一刻,何慧简直觉得无地自容。

  娘家的这栋处于城中村的三层小楼,当初还是陈智省吃俭用,出钱出力盖起来的。

  如今人都来到门口了,她娘家却不让进门,就算给口热茶喝也好啊!

  5。

  回程的路上,陈智自嘲地笑笑:“我还当前几年你那么大度,都是你迁就我,回我家过年。原来你娘家压根不准你回去过年啊!”

  虽然这是事实,但何慧听了,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她觉得特别生气,特别委屈,却不知道该气谁。

  陈智看她哭了,也不好再说她,一家人去酒店吃了一顿冷清的年夜饭。

  元宵节时,何慧的父母突然给她打电话,说朋友送了一些山里放养的羊肉,让他们过来尝尝鲜。

  何慧简直有些受宠若惊。这些年来,父母有好事从来不找她,找她绝对没好事。

  她有些警惕地问:“妈,除了吃肉,还有别的事吗?”

  “能有啥事?就是过年时不让你们在娘家过,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想让你们回来一起吃顿饭。”

  何慧听了这话,有些心酸,赶紧欢欢喜喜地答应下来。

  晚上,一家人刚喝上,何慧的父亲就对何慧两夫妻说,何慧的弟弟何青相看对象了,对方要求有房有车。

  何慧父亲说:“当初你们答应过的,得给你弟弟送一辆不低于三十万的车子。房子你们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何慧一听这话呆了。

  陈智责怪地瞥了何慧一眼,说:“爸,当初我答应过车子,便不会食言。可如今房价这么高,房子我真没办法可想。”

  何慧父亲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他哼了一声:“你这些年赚了不少吧?当初要不是你先上车后补票,我肯定是要将我闺女嫁给一个富二代的,也用不着今天这样低声下气地求你!”

  何慧的冷汗都快滴下来了。父亲这态度,都嚣张得快要上天了,还低声下气呢!

  6。

  陈智好脾气地继续跟何慧的父母讲道理,何慧的母亲说:“既然你说买不起,也行。你们先把房子空出来给你弟弟结婚吧。他都三十了,不能再拖了。”

  何慧有些愣:“那我们住哪里?”

  何慧母亲剜她一眼:“哪里不能住?你们随便租房子都能住啊,实在不行就先搬回咱家住,二楼还有空房间。”

  陈智的脾气再也压不住,拉着何慧和儿子要走。

  何慧母亲冷冷地说:“小慧,做人不能那么自私。你的日子好过了,不能不管你弟弟。

  你弟弟是咱家的希望,别说现在只是要你让出房子,就是将来他有了孩子,要是我没空带,你这个长姐就得去帮他带孩子!”

  何慧父亲也说:“小慧,这房子,你要么让出来,要么给你弟弟想办法买一套新的。我不管你们两夫妻想什么法子,反正必须得帮你弟弟解决这个难题。”

  陈智听到这里,转身就走。

  何慧张了张嘴,看着决绝的父母,也只好跟了上去。

  回到家里,陈智跟何慧吵了一架。何慧说:“要不我们先把房子让出来吧,等弟弟结了婚,再要回来就是了。”

  “要回来?你说得真轻巧!请神容易送神难,他住进去怎么肯搬出来?这些年我借给你娘家的东西,哪样还过了?”

  何慧哑口无言,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那……那要不咱们想办法给他凑个首付吧。”

  陈智冷笑:“只是首付吗?难道以后月供不是也要我供吗?”

  何慧说不出话来。

  7。

  陈智疲惫地说:“何慧,咱儿子五岁了,我为了让他读上公立小学,愁得大半年没睡好,看了无数个学区房,就想着怎样卖掉咱们这套房子,买套学区房,让儿子读上一个好学校。”

  “你倒好,心里眼里只有娘家。这些年,你贴钱贴物帮补娘家,我可曾反对过?没有!我自认为我已经算是称职的女婿,可你父母呢?

  孩子去拜年,连顿好吃的都舍不得做给他吃。你弟弟啃着烤鸡腿,我儿子吃昨天的剩菜。你摸着你良心问问,要是我也这样对你父母弟弟,你会不会生气?”

  何慧被他接二连三的责问弄得脸色青白交加,她哽咽着说:“我知道我父母的做法有些过份,可我有什么办法?他们是我的父母啊!难道我能跟他们断绝关系?”

  第二天,陈智去上班时,何慧的父母又打电话来催,要他们赶紧拿定主意。

  何慧被逼得没办法,便偷偷给他们转了三十万,让他们先凑一凑首付,月供她再想办法。

  陈智晚上回来,得知这事后大发雷霆。

  何慧被他骂得脸色阵青阵白,她抹着泪说:“我知道我应该先跟你商量,但是商量了又怎么样?你又不会同意。

  难道说你娶了我就要割裂我和家人的联系吗?你娶我之前就知道我家人是什么样,你既然娶了,就得负责到底啊!”

  陈智眼里满是失望,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她,说:“原来你是这么想的。我自认没那个本事,能负责你们一家人一辈子。咱们离婚吧。”

  何慧瞠目结舌。

  陈智说到做到,第二天就搬去了公司宿舍,将离婚协议书寄到了家里。他要儿子,家里的财产平分。

  何慧的父母得知这事后大怒,他们让何慧死死拖住孩子,用孩子来跟陈智交换房子和存款。

  何慧舍不得儿子,不同意。她母亲当晚便说头疼,被气得血压高,要去住院。他父亲也说,如果她不照办,从今以后就再也不要踏进娘家门。

  8。

  何慧被逼无奈,跟陈智说了条件。没想到陈智更火了,直言说她给她弟弟的三十万,就当是当初他许诺买车的钱。儿子他不要了,其余财产平分。

  何慧全家都傻眼了。

  离婚后,何慧带着儿子住在娘家。她父亲让她把手头的存款交出来,说要帮她保存。

  何慧这些天在娘家,发现父母对自己的儿子真的很冷漠,完全没有长辈对晚辈的关爱。

  家里做了好吃的,她母亲就会先挑最好最大块的留起来给何青,而何慧的儿子只能眼巴巴地流口水。

  没有了收入,何慧也有了危机感。特别是陈智真的说到做到,除了对半分的财产和这个月的抚养费,多一毛钱都不给。离婚快一个月了,他连一个电话都没给儿子打过。

  何慧心里又慌又怕。她本来以为陈智只是一时愤怒,母亲又在一旁撺掇她说,离就离!不吓唬吓唬他,他以为老婆是那么好娶的?扣住他儿子,不信他不怕!

  如今陈智对她和儿子不管不问,她越想越后悔,当初不该答应离婚。

  在娘家住了一个月,她看到周边邻居大小媳妇的生活,大多是被丈夫轻视被婆婆拿捏。

  她才明白,陈智当初对她有多好,对她娘家有多尽心尽力!

  她担心父亲拿到钱就贴补弟弟,那她和儿子就再也没有傍身的东西,便死活不同意把离婚时分的钱拿出来。

  她父母旁敲侧击、软硬兼施几次后,没了耐性。

  她父亲勃然大怒:“就是养头猪都能卖肉吃,养女儿如果不能帮兄弟排忧解难,那还有什么用?”

  何慧被父亲伤人的人气哭了:“这些年我贴补娘家还少吗?弟弟的学费、找工作花的钱,哪样不是我出的?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全把钱给你们,那我儿子怎么办?他还得读书呢!”

  她父亲说:“你儿子是外姓人,我们管不着他!”

  她母亲也气愤地说:“你以前不是没有这么多心机的,怎么现在跟自己父母生分了?你的钱不就是娘家的钱?

  你当姐姐的,不能帮弟弟解决房子,已经够没用了。现在竟然还藏着钱不肯拿出来,你还配当姐姐吗?”

  何慧惊愕。她没有想到父母竟然能说出这种话。

  她身边有不少重男轻女的父母,她从小已经习惯了父亲的偏心。她以为父母只是多疼弟弟一点,心里对她还是好的。

  没想到,在父母心目中,她存在的价值,只是能帮弟弟排忧解难。

  她看着缩在墙角惊恐地看着他们争吵的儿子,看着这些天来渐渐变得漠然寡言的儿子,心痛如绞。

  她大吼道:“我不会再掏钱,谁生的儿子谁自己养!”

  啪地一声,她脸上挨了重重一个耳光,火辣辣的疼。

  9。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何慧彻底被父亲的这记耳光打醒了。在父母心目中,她什么都不是。她唯一的价值,就是帮补娘家,扶持弟弟。

  当初她多傻啊!从小被父母忽视,她往娘家拿钱拿东西时,父母对她就也会嘘寒问暖。她贪恋那点温情,就不停地满足父母的各种无理要求。

  每一对无限索取的父母背后,都有一个纵容着她们的孩子。如果没有她一次次的纵容,她的父母也不会一次次提出更过分的要求。

  说到底,还不是怪她自己!

  深夜,何慧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拉着儿子,按响了陈智家的门铃。

  陈智开门看到她时,吓了一跳,赶紧将她两母子拉进屋里。

  看到她脸上的手指印,陈智愣了一下,去厨房里拿冰块给她冷敷。

  他说:“现在,你明白你父母是什么样的人了吗?我怎么说你都不愿意听,还觉得我要求你远离他们,是我过分。

  你弟弟是成年人了,不能总是像一个吸血虫一样,吸着别人的劳动成果生存。”

  “你的娘家,根本不可能是你的依靠。说句心里话,离婚后,我觉得日子过得轻松自在多了。”

  何慧听了后,更加无地自容。

  她的脸没那么肿后,陈智说:“太晚了,走吧,我送你去酒店。”

  何慧一听,脸色登时变了。刚才陈智开门时,她心里充满了希望。她觉得,或许陈智只是一时赌气,他只是用离婚来吓唬她。

  她一把抱住陈智,眼泪糊在他胸前:“老公,我们复婚好不好?”

  陈智叹气:“何慧,我真是怕了你娘家,怕了你。我觉得我活着的唯一意义,就是挣钱给你娘家花,我真的累,心累。

  你要是愿意,以后儿子交给我吧,我会让我妈过来带他。复婚这事,暂时不要提。”

  何慧泪流满脸。

  陈智没有把话说死,那就证明还有希望,她要好好表现,争取复婚,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

  或者,不复婚也行。一旦复婚,她的父母又会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粘过来了。

  不管结果如何,她都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傻,被娘家牵着鼻子走。

  宝宝们,我们开通读者群啦,加助理的微信入群哈,入群有不定期红包,读书分享,当然,好故事才是重头戏啦。

  ?

  暗号:入群

  ?往期热文导读?

  实录|高傲婆婆,婚还没离,就给她儿子找下家

  有钱的妖精只想要我老公

  半夜的酒店,闺蜜从男友房间出来

  妻子怀孕,丈母娘马上立威:要钱!要房子!要他下跪!

  实录|被家暴后,我妈说离婚太丢人

  下方点点哦~?

本文标题: 实录|坐月子时我妈对我说:有钱请保姆?你弟的首付还没攒够呢!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jingdianwenzhang/78002.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劫天运流浪狗和我的缘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