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说不尽的无奈

发布时间: 2019-09-09 19:18:02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经典文章 点击: 91

南方的冬天尤为阴冷,是穿透骨头进入身体的那种冷,是无处可逃的那种冷。“依依,过完年你爸爸就来接你,你就去和你爸爸生活吧!”妈妈一边给我倒豆浆一边说着话。“迫不及待”我冷冷的回了四个字就走下了餐桌。“依依,妈妈确实对不起你,但

从前,说不尽的无奈

  南方的冬天尤为阴冷,是穿透骨头进入身体的那种冷,是无处可逃的那种冷。

  “依依,过完年你爸爸就来接你,你就去和你爸爸生活吧!”妈妈一边给我倒豆浆一边说着话。

  “迫不及待”我冷冷的回了四个字就走下了餐桌。

  “依依,妈妈确实对不起你,但是法院把你判给了爸爸,把弟弟判给了妈妈,我无法同时拥有你们俩,你爸爸不允许。”

  “我知道,所以我从不奢求。”说完我头也没回的就去了洗手间。

  自从他们离婚之后,爸爸还是像从前一样一年回来一次,我和弟弟依然和妈妈一起生活,表面看和从前没有任何差别,街坊邻居偶尔还是会开玩笑的寻问我想不想爸爸,但我的回答从以前的“当然想”变成了“从未想过”。其实我的爸爸算是一个好父亲,但却不是一个好丈夫,我的冷漠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在可怜那个和我同为女性的母亲。

  “姐姐,姐姐,快出来”弟弟突然大哭一直敲着卫生间的门,我赶紧打开门查看情况“怎么了?”“妈妈,妈妈,呜呜呜呜”弟弟一直哭,连话都讲不清楚。连忙跑回客厅却看到正躺在地上不停抽搐的妈妈,才12岁的我内心是害怕的、是无助的,但是那种情况下我不知道为何我竟然冷静的处理了所有的事情。

  “妈妈,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我蹲在地方抱着妈妈不停抽动的头,“我……我嘴 歪了,讲……不 出话,全……身没……力。”妈妈几乎用尽所有力气在讲话,但是口吐白沫的夹着话我根本就听不清楚。于是我赶紧对着弟弟说:“别哭了,过来帮我抬妈妈上床。”那是我第一次觉得我家客厅离妈妈的床有那么远,我和弟弟连拖带推的用了好久才把妈妈拉上床,那个时候才10岁的弟弟都坚强的没有掉一滴眼泪。

  “弟弟,你去隔壁敲叔叔阿姨的门,使劲敲,然后带他们过来,我去给爸爸打电话,快点。”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夜晚,一阵一阵的寒风不停的刮,那夜下了冬天的第一场雪。

  弟弟听话的跑出门找人,而我 “”嘟 嘟 嘟 嘟 喂!爸爸,妈妈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晕倒在地上,我和弟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颤抖的声音。

  “什么?”爸爸似乎震惊到了,缓了几秒之后说:“好,依依,爸爸知道了,你先找隔壁的叔叔阿姨去看看你妈妈,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乖乖地带着弟弟睡觉,明天爸爸就回去。”

  打完电话之后隔壁的邻居都跑了过来,抓着我就问一大堆,我连忙把他们带到卧室看妈妈,那时的妈妈早已经晕了过去没有知觉。

  在我的记忆里那晚只听到一阵一阵的救护车声在我家门口响。

  第二天爸爸回来了,从邻居闲言碎语中得知,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但是爸爸没有签字,因为他给医生说他们早已经离婚了,没有责任担当风险。这是多么可笑的理由,结婚至少也有十年的夫妻,最后的破碎了,真正输给的不是小三,而是这个男人的狠心,那一次我真的体会到了我的父亲有多绝情。

  最终我的母亲瘫痪了,由于我和弟弟年纪尚小没有能力照顾,所以在她瘫痪一周后爸爸带走了我和弟弟,病床前只有年近八十的外婆独自照顾她。

  后来听说,由于妈妈生病之后脾气暴躁,没过多久照顾她的外婆就离开了人世。没人照看的妈妈才四十几岁就被送到了养老院。

  在我又一次见到我的妈妈时,已是八年之后,我甚至都要忘记我还有个生病的妈妈,还有一个可怜的妈妈。

本文标题: 从前,说不尽的无奈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jingdianwenzhang/80111.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我的驾考:不是高考胜似高考我总是在市中心最高的公寓楼顶,伴着暮色,等待着一个永远不会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