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述:好心邀闺蜜回家过年,差点坑了所有亲戚

发布时间: 2019-10-24 08:31:27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经典文章 点击: 101

休闲时光AFTERNOON整理:六儿1事情得从腊月二十五说起。我老公陈智博那个宇宙最黑心公司,居然在我们要回娘家前派他出差!害得我要一个人准备年货,一个人从杭州开车回老家过年。那天,我从超市大包小包地把东西拎到后备箱,手机夹在耳朵在肩膀之间,忿忿不平地接受着电话那头陈智博

倾述:好心邀闺蜜回家过年,差点坑了所有亲戚

  休闲时光

  AFTERNOON

  整理:六儿

  1

  事情得从腊月二十五说起。

  我老公陈智博那个宇宙最黑心公司,居然在我们要回娘家前派他出差!害得我要一个人准备年货,一个人从杭州开车回老家过年。

  那天,我从超市大包小包地把东西拎到后备箱,手机夹在耳朵在肩膀之间,忿忿不平地接受着电话那头陈智博的虚伪道歉和虚假担忧。

  闺蜜叶倩电话来了,我接起来,她的声音很悲伤:“刘琪,你在哪儿?我在你家门口······我······我无家可归了······”

  我一听,一脚油门飞奔到家,就看到了叶倩拖着一个大行李箱,两只眼睛肿得跟两个桃儿一样。

  我大概猜出点原因,叶倩的家庭比较复杂。

  果不其然,一坐到我家沙发上,叶倩就黯然地掉眼泪:“我一周前就给我爸打电话说回家过年,但是我后妈说家里没地方住。”

  叶倩爸爸再婚后,生了一对儿女,新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三室,没有一室是叶倩的。

  “以前,奶奶在世,我还可以回老家,奶奶总会给我留一间房间,给我准备好被子,但今年,奶奶不在了,老家的房子大伯说要拆了,也没人问我回不回去。”

  看样子,叶倩老家也回不去了。

  我小心地问:“你妈妈那边呢?”

  叶倩苦笑:“她倒是记得我,每年生日节日给我发条祝我快乐的信息,但也仅此而已,我看她朋友圈,她今年都在操劳她儿子的婚房,都忘了我都29了,还是孤身一人。”

  她看着我,泪眼朦胧:“刘琪,偌大的世界,我却无家可归了。”

  我眼泪也出来了,上前抱住内向的叶倩,我知道,内向的她,伤只剥给我看。

  早早离异的夫妻,根本不知道孩子成长的过程中缺失了什么又渴望着什么,尤其是在过年这种万家团圆的时候。

  我拍着她的背,突然心生一计:“叶倩,跟我去我老家过年!”

  2

  一路上,我俩叽叽喳喳,高速虽然堵成了停车站,但是因为有个伴儿,回家的行程一点都不孤单。

  尤其是叶倩,跟我妈电话里聊了十几分钟,兴奋得两眼发光——我妈谁?

  她是我们村金牌调解员,天南海北五湖四海上下五千年,她跟谁都能聊。

  电话里我妈左一个“闺女”右一个“好姑娘”,热情劲儿我都起鸡皮疙瘩,叶倩只能“嗯啊哦好”,局促不安又略带兴奋地消受着这份热烈的殷勤。

  傍晚时分,终于到了老家,我妈和我弟弟都出来给我们提行李,一进家门,哟呵,一屋子鸡汤的浓香,到我房间里,床都铺好了。

  真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哇!

  我四仰八叉地躺在我的床上,闻着身下棉被熟悉的阳光味儿,看着屋顶我十几岁时自制的破风铃,还有墙上挂着我读大学时吹的破笛子,简陋的小桌上,我18岁搔首弄姿的照片都被我妈擦得铮亮。

  这一幕弄得我诗兴大发:“哎呀妈,回家真好哇!亲爱的老母,来抱一下你可爱的闺女吧!”

  咦,我妈呢?

  我妈完全不搭理我,她笑眯眯地看着叶倩,招呼她认这里那里,小心翼翼地问她什么口味,喜欢辣呀还是喜欢甜呀,叶倩羞涩地笑,脸红红的。

  趁着叶倩上厕所的功夫,我妈溜进我房间,一拍我的大粗腿,贼兮兮地说:“死丫头,这个姑娘挑得不错!”

  我瞬间弹起,看着我妈老奸巨猾的脸,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她以为这是我给她拐来的媳妇!

  我朝她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就刘斌?他也配?”

  3

  我弟弟刘斌,是个木讷的理工男,在女生面前,三棍子也打不出一个屁来,最重要的是,他还长得不好看,总被我嘲笑一双小眼睛就跟那菜刀在树皮上切出来的一样。

  叶倩虽然家庭复杂,但人家是个服装设计师,国内外飞来飞去的,前任男友都是优质精英,人家才看不上我弟呢!

  我对我妈的自作多情感到十分恼火,更恼火的是,无论我怎么跟她解释,她都一副“哟呵,我生了你我还不了解你”的自以为是:“好了,死丫头,知道她条件好,知道你心疼弟弟,知道你体贴妈,挑了这么个好媳妇,还带回家来了,放心,今晚大鸡腿给你!”

  说完,她得意地扭着多年广场舞练出来的胖腰身,哼着小曲儿去了厨房。

  晚饭的时候,我妈果然给了我大鸡腿,还对饭桌上那两个闷头吃鸡的“情侣”,对我眨了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眼。

  在食物面前,我暂失了理智,风卷残云般干掉了思念已久的大鸡腿,喝足了鸡汤,摸着圆鼓鼓的肚子,我决定,第二天要好好地跟我妈我弟再解释一遍——我带她来过年的!来玩儿的!

  再误会下去,叶倩还以为我拐她来的呢!

  4

  第二天,我在散发着童年气息的枕头上流着哈喇子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直到我房门被一群人推开,我才惊慌地坐起。

  搓掉眼屎定睛一瞧,房间里涌进了一群老太太,穿着大红的、绿的、紫的袄子,个个脸上都挂着我妈那种贼兮兮的笑。

  我到处翻找梳子,企图挽救一下我Lucy变翠花的形象,却发现,她们根本就没看我,所有的眼睛,都发亮地盯着叶倩——这家伙贼,早早穿戴完毕,齐肩短发、精致的妆、好看的大衣、得体的微笑。

  “好看!琪妈你真有福气!”“小姑娘温温柔柔的,跟小斌真配!”“身材也好,不愧是大城市来的!”“正月结婚不?”

  我怀疑整个广场舞协会都来了,后面的大妈踮起脚作长颈鹿状,海拔不够高的,干脆扒开前面的胳膊,从腋窝下去瞄。

  看得差不多了,我那广场舞台柱子老妈这才故意挤进来,假装歉意地对叶倩说:“哎哟,倩倩,不好意思,我的老姐妹们,都是瞎说的,打扰你休息了。”

  转身她又对着协会假装驱赶实则炫耀地振臂高呼:“有什么好看的,你们家媳妇个个都俊,嗨,都出去,都出去!”

  这口气,好像叶倩已经是她媳妇一样。

  我一脸尴尬地看着叶倩,叶倩抿嘴笑:“没事儿,过年嘛,她们开心就好。”

  而我知道这大妹子想得太简单了。

  5

  果然不出我所料,当天下午,我舅舅舅妈来了。

  趁着舅妈拉着叶倩的手,一口一个“我的儿,我的心”地叫,我把舅舅拖到我房间,郑重地告诉他:“你们真的不能听我妈的,这个误会闹太大了,她不是刘斌女朋友,是我的好朋友!”

  舅舅看着我,一脸得道高僧的淡定和理解,他眯着眼,轻拍我的手,神秘地说:“放心,我懂!”

  我一看他表情就知道,惨了——我们这,每到年底,都是各种相亲潮,有的姑娘到小伙子家,或者小伙子到姑娘家,在关系还没确定的时候,不便说是男女朋友,就说对方是姐姐的朋友或者说是哥哥的兄弟。

  我知道,我浑身长嘴都说不清了。

  叶倩哪里知道这个风俗,她傻乎乎地享受着各路亲朋的热情,还以为这是我们这儿的风俗习惯呢!

  至于我的榆木弟弟刘斌,他很好地发挥了自己森林系生物的特点——山雨欲来风满楼也罢,任你们风吹雨打,我自巍然不动!

  当天晚上,舅舅吃完饭走的时候,盛情邀请叶倩大年初二去他家玩——谁都知道这是啥意思啊,叶倩居然乖巧地点点头。

  晚上,我准备认真地跟叶倩说明这个问题,叶倩却拿出一个红包递给我:“我刚刚在我包里发现这个,是不是你舅舅给我的?”

  我打开,1000块,我们这儿长辈给未来外甥媳妇的见面礼。

  叶倩脸红了:“那我还给他可以吗?”

  我一个头两个大,绝望地闭上眼睛:“这个红包不可以退还,而且,明天你还会收到更多。”

  6

  我们这儿,舅舅最大,舅舅红包一给,第二天上午,七大姑八大姨都纷纷而至。

  我妈在老姐妹中乐成了一朵花。

  “设计师哎!”“大三岁,不要紧,女大三抱金砖!”“我看她相貌是有福气的相,头胎稳定是个儿子!”“是女儿也好,长得像妈好看!”“斌斌也不丑啊,养儿子像斌斌,读书成绩好!”

  等到我妈带着这股子漩涡旋进厨房准备做饭的时候,他们的话题已经到了“以后孙子搞不好出国读书,学区房买不买都无所谓。”

  厨房成了我的重灾区,我在卤肥肠和卤猪耳朵的召唤中痛苦得难以自拔——进去吧,就被七大姑八大姨拉住,十几双眼睛狼一样盯着我,都要从我这儿撬一点关于“斌斌媳妇”的八卦。

  不进去吧,满肚子的馋虫都爬到喉咙了。

  为了降低事情的严重程度,吃饭时,我把我房间门锁了——叫你们塞红包!

  一桌子的亲戚显然都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热情,叶倩要吃饭,他们喊刘斌:“斌斌!”

  斌斌给她盛饭,叶倩吃到辣的,刚咳嗽,他们又喊:“斌斌!”

  斌斌给她倒水,叶倩桌前滴到油,斌斌都不用他们喊了,直接拿纸巾过来擦!

  我狠狠地剜了一眼刘斌,木头人不害臊,演戏你还演全套!

  吃罢饭,他们要回去了,在门口站成一条长龙,有秩序地排队等着和叶倩的握手言谈——其实就是塞红包!

  我准备去拖叶倩,我妈比我更快,三两下就把我拖回了她房间,一把丢在床上:“你个死丫头,真沉!还好你给我弄回了这么个好媳妇,没白瞎我喂你这么多年!”

  喂?你当你是养猪哇!

  7

  这回,叶倩倒是坚决不收红包,我妈却替她接了,硬塞给叶倩:“都是小红包,长辈们的一点心意,他们真心喜欢你。”

  叶倩一脸囧。

  我把我妈拖到房里,我气得跳脚,我妈却稳如泰山:“知道你担心事儿不成,知道你心疼你老娘,知道你心疼你弟,哎呀,别吃醋了,过年我给你包个大红包!”

  我算是服了我家的皇太厚——皮厚的厚!

  叶倩听我说完,幽幽说:“你们家人真的特别好,特别温暖,自从我奶奶去世,我就从来没得到过这种温暖了。要不,正月我也去给他们拜年吧!就当还了这个人情。”

  她脸红红的,我都不好意思说,你去拜年?这不是给误会板上钉钉了吗?

  大年初一晚,陈智博总算回来了,我们打发他跟刘斌睡,第二天,我妈欢天喜地地给我们准备拜年的礼物,我、我老公、刘斌、叶倩就这么一齐坐上车去拜年了。

  我觉得怪极了,越弄越像真的了!

  尤其是在我舅舅家吃饭的时候,刘斌给叶倩夹菜,给叶倩倒水,给叶倩盛汤,给叶倩拿纸巾,轻车熟路的!

  一个年一过,感觉这棵长了一岁的老树剥了皮一样,滑溜起来了!

  下午,在我们回到家的时候,我和陈智博打开后备箱,我抱着舅妈给我的一罐子私货——农家自制爆米花,宝贝一样准备往家走时候,竟然看到车后座上,刘斌和叶倩坐得很近,头碰头,窃窃私语!

  我“啪”地拉开车门:“你俩怎么回事?”

  我看见这两人居然十指紧扣,看见我,两张脸瞬间涨得通红。

  8

  我悲哀地看着叶倩:“叶倩,你这么想不开?这些红包可以还的,事情也没我说的那么严重,你不要这么傻,真的以身相许哇!”

  陈智博一把把我推开:“你个傻瓜,还看不出吗?人家已经是一对儿啦!”

  我扭头审视这俩人,他们抿着嘴不好意思地笑,尤其是叶倩,一张脸涨得通红,推开车门,跑回了家,刘斌也笑着跟着进屋。

  我一头雾水:“什么意思?这都什么时候的事?”

  陈智博趴在车上笑:“他们在杭州就有苗头了!你个马大哈没发现每次叶倩来咱家吃饭,你弟都紧张兮兮的?没发现你弟在的时候,叶倩都格外温柔?”

  我完全没发现,我上桌就只顾扒拉好吃的!

  “当时我就有感觉,但是这两人都太内向温吞了,那天出差前,他俩在我们家吃饭,叶倩说她过年不知道回哪,明显地等刘斌约,偏偏刘斌木,嗫喏半天也不好意思说,你呢,嗯~不是说你傻,只能怪那天牛肉汤太好吃!”

  我狠狠拧了一下他胳膊,他笑得直颤。

  他接着说:“刘斌放假早,你妈天天催他回,眼看着这理工男傻乎乎地要错过这段姻缘,我就在朋友圈故意发了一段,说估计小舅子年底要忙着各种相亲,这不,叶倩才急了,她没地方去过年是真的,但是我肯定,你一邀请她就来了,是冲着刘斌的!”

  他拍着我的榆木脑袋:“傻妞,准备红包给你未来弟媳妇啦!”

  哎哟喂,我自豪得要命,要不是我,我这木头弟弟和内向闺蜜怕是要把肩膀皮擦破也擦不出爱情的火花来!

  我迈着无比得意的步伐走进家,对着一脸娇羞的叶倩喊:“来,叫姐!姐给你发红包啦!”

  —— 全文完 ——

  昨天的故事很精彩,错过了请点这里↓↓↓

  《倾述:前夫居然和我现任男友的女儿做出这样的事》

  晚情简介:百万畅销书作家,云意轩翡翠创始人,致力于女性自我成长,新书《做一个有境界的女子:不自轻,不自弃》正在热销中,代表作《做一个刚刚好的女子》。公众号【晚情的休闲时光】【晚情聊育儿】【倾我们所能去生活】创始人。

  一个专门讲述女人情感故事的公号

  不聊对错   不谈三观

  每晚八点为你讲述一段隐秘情事

本文标题: 倾述:好心邀闺蜜回家过年,差点坑了所有亲戚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jingdianwenzhang/95914.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杨路:或许你要的不是婚姻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11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