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红果桨的凋零

雨,漫过了檐前石阶 触摸我的阴郁 最冷,最冷的一朵花 开了;象垂泪年迈老人摘取一朵往事的凋零。 静静地坐着 这个时刻应是无数凄凉的重叠 水花呀,水花啊! 流过来,流过来 一个囚禁的大门隔绝了我的世界! 雨落来 一场黑势的爪子落来 我又落到哪里? 我非人,我非鬼 ...

嘶哑出血的字文

太阳,雕塑光粒的天宇韵弦 穿透时间手臂 一个时代幸福生活,开始了 北京声音欢欣了民生的梦。 开始了 梦在嘶哑黎明;人间阻碍的 地面黑气(黑势) 与灰尘的达成,乌鸦不许光明。 一个野心 阴谋废弃的历史裹脚复合物 暴力印花秩序 腐败价值世风 金属般的硬语狂傲蛮横公 ...

灯蛾的飞姿

我用灯蛾的飞姿 啄取能量 之痛的沥血蜡泪;去看一本历史书。 在旧的势力 保守复古前朝辫子军如今黑势还魂 残暴桎梏发芽 的脆弱苏醒;扼杀、缠藤 飞的姿势,新的速度,腾的高度。 我以灯蛾的自取 飞进一本历史彩翅,重叠 在书页;发出火一样的血 象来自死去的血的正能量 ...

紧紧抱住树针的松风

我曾抱紧树针的松风 而不愿说声 我的骨头会充实地面黑势的峻拔 噢,这世外梵风诅咒显灵了呀! 在下雪的时候,一棵松 那个冬天 来得我的苍老开了白花 而我愿意说 我的骨头粉未所言去撒下严肃的预言埋掉黑势的道。 我曾用人类 最残破记忆,来逼近 那些还高傲、辉煌、的颓 ...

被阻挡的视线

不久以前 在窗前看见鸽子的飞翔 是在自由的蓝天里 而且望得见 那山那水那树那村庄 以及那一片片丰收的金色稻田 就从那一天开始 稻田和村庄 在视线中逝去了 就在那一年时 那山那水那树被一排排高楼隔档 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在视线里 就在群楼林立的时候 我们看见的鸽子 ...

黑道人性的脸谱

天气转凉了,清朗起来 的是心情回头那茂密缠藤的枯黄 呵,小声点! 田间清溪正玩戏水影中阴黑的轻。 激情的浪 拍在石头上;圆滑弧线 切割成碎片 一个固态陈势声音没能阻止向前的浪尖。 天空的鸟 更高了。田埂上的小花炫眼极了 有锄头上的歌谣 唱到:你黑,你黑的势也抵 ...

时代的新生力量

时代力量 让我看到旧姿势硬度的风蚀锈化 死铁钉紧紧抓住的头脑 在一个古式 黑势暴力煽动下,腐朽 喂养了白蚁。岁月摧毁掉黑铁钉宣言。 我坐在不幸日子 整理写过的字;庆幸双目水平线 穿过了地平线的那端 那端时代双耳,有无数铁骑踏过黑势力阻挠的尸体。 我常想公正、 ...

一刻,一刻

十五分钟 在我努力拭去焟泪的手指缝隙 瞬间转身 化为一枚时间纹身硬币;我想 这些沉思的皱纹 在我额头上足以种下一片树林。 十五分钟 任思考的部分去触摸一双眼睛 有许多沉默的泪 生命还在遭受阴毒的手。噩梦 时时而来 烛灯并不能刺穿世间的黑势力。 一刻,一刻 十五分 ...

中秋,母逝十年,思母,祭

中秋,母逝十年,思母,祭 十年生死两茫茫, 人已逝,像依墙。 五四载春秋,人生仅半百,病魔骤然伤。 苦累操劳勤持家, 攒零工,盼兴旺。 又是秋风叶儿黄, 儿思娘,痛断肠。 音容笑貌在,桌上饭菜香,灯下身影长。 含辛茹苦育儿女, 家境起,福未享。 捶胸顿足悲欲绝 ...

当年情

《当年情 词、赖南京 梦苏醒,泪也行,寒夜冷风窗外雨,滴滴凉心灵 梦中境,梦中影,满城思绪困成型,酸楚谁轻吟 当年情,情中情,异彩纷呈谁离弃,缘尽花凋零 忆回忆,忆往昔,青丝红颜成对应,只恨当年情 谁怜惜,谁怜悯,人间真心恋真情,心碎谁珍惜 前生情,今世续 ...

我很努力,很努力了

我很努力,已经很努力了 静候在流浓伤口 这不是疤而且还有今天的刺痛 我努力去制止 掐着神经甚至感染性的手指 会说一句 真实的,难以发出声音的窒息。 四周 铺盖着嗤之以鼻的哑然冷笑 冷冷形状 只有黑夜才有的;势力放牧出来的黑道的囚牢与杀戮。 我很努力 捂着胸部没 ...

人类文字沉思的记载

怪物复活了 黑气弥漫起雾团,天台淹没而虚弱 欢呼声,蛰伏的阴势雀跃复活了啊! 复活的鬼蜮 复活节前的盛宴难再有阳气的清远。 石头复活了 大声叫喊,拿出久远的黑势的阴险。 叫喊;流出岔口黑色 人们记忆的路,死了 生命贫瘠再次显耀于黑道复活残暴。 历史是写实的 额 ...

掌声,大会场外

今天,是党的十九大开幕会 我以一个中国人的自信 虔诚地 谛听祖国春潮季风信仰铃声。 今天,我无比兴奋 也很幸福 把双掌鼓声送给召开的大会。 听着 直播声音过去五年的中国梦 悄悄回音 五年的掌声呀,响彻了大会思考的深邃。 掌声雷动 掌声一片 响过了大地,响过了民生 ...

祖国啊!我是你的儿

我并未与眼眶泪水 达成某一协议或举着痛苦的手臂 向大地下垂。我憔悴 于一种渴望血汁冲出的能量刺锥。 这就是我,是我的悲 我写了许多 人间的梦;梦在野兽的黑色森林死去而碎尸。 祖国呀! 我是你最怜悯痛爱的儿,啊! 你也并没有与眼泪达成协议。 那张历史 的屈辱又泛 ...

在彩虹里飞翔的天使

我喜欢陌生的热闹 穿行其中 有一种放松的自由 当我们分不清 现实和梦境的时候 请好好安抚你的灵魂吧 如果你看见 鲟鱼在天空的彩虹里飞翔 你无须惊讶世界的改变 没有人能够 把光阴折叠起来收藏 时间像是无情的鞭子 把一切抽成了斑驳的记忆 其实,在我内心的深处 始终还 ...

忆末心语·坠

默念心语忘记时间的流逝, 世间繁华嘈杂人们的内心, 忆起前程往事,痛彻心扉, 别人冷嘲苦涩自己的内心, 朋友离去换来敌对的世界, 默无语,世界已不可信任, 绿叶新生换来内心的妒恨, 森林茂盛得来自己的绝望, 人内心疯狂,得异样眼光, 遥望当下,非得即失迷茫, ...

独行读我

我习惯一个人走在街上, 我习惯一个人望着天空, 我习惯一个人从中穿行, 我习惯一个人读着小说。 可以看到一对对情侣从街边走过, 可以听到一阵阵风从我身边吹过, 下着大雨只有我在路边穿行, 我会想起过去,有种感觉在我身边, 我会回忆那天,曾经一起的快乐。 风在 ...

暗香

书案茶几不大 轩窗二尺见方 月色却夜夜如水 纬纱亦半浸秋凉 不知什么时候 甬道里的风没了方向 却有暗香袭来 从不知名的巷道 从不知名的弄堂 我写尽最后一笔 开始回首想 而此刻不眠的梦中 十月蟋蟀 正入我床下 ...

你读过最美的告白的句子是什么

最美的告白的句子,不关风月,只因喜欢。 01 — 你的过去我不愿过问,那是你的事情。你的未来我希望参与,这是我的荣幸。 ——《神探夏洛克》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 顾城 我寄你的信,总要送往邮局,不喜欢放在街边的 ...

一个民族流尽泪的正义不屈服

烛灯,点了千年的故事 举在手臂 手臂上的人缺席了;灯下的 画依旧育养恐惧于黑的人们。 烛台泪走的 那些花,鲜红渗进历史石碑 人民的纪念碑 啊!他们正义能量输送我新鲜血液。 我接续 我激烈 我与手臂合体;无畏黑势与腐败 的罪人。请赐于我该死灯痕的泪。 在一病枝 不 ...

月圆前该来(外二首)

月圆前该来(外二首) . 文/勃崛 . 中秋,圆月还没到 人先走到一起来 都认为知根知底 结果话不投怀 千杯虽少 半句不该 可能是估错了月色 可能是自信于怀才 但不后悔 那半句不该 因为血色浓于月色 该来 . 《团 圆》 . 幸福的热泪流得再多 都是浪费 因为忘记了 用它来画 ...

随感二首诗

无声的词语,常常复活在寂静里,我守在夜里去生长它们的跨度,好让正义的能量凝聚在太阳的光芒。随感写二首诗作: 1、夜半,最大的声音 夜半,最大的声音 是寂静。我走过它们而又害怕。 因,里面全是 装着活活死去的声音;象魂灵 让我捎口信; 捎给他们最信任的黎明 可 ...

沉默寡言的人

沉默寡言的人 召来蜂鸣,旷野涂着蜜汁兴奋 那些灵魂穿梭 一滴泪,有惊异的水勇气荒野四方方向拷问。 炊烟沉沉 沉默寡言的人。在柴火叙述 日子很旧 台历他们最贵物品;外面锁着黢黑旧式黑势。 拎着 旧时的行李;拥挤不堪 在西行列车上痛苦而终归于没有遗言黑匣子。 黑夜 ...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 词、赖南京 从一个起点到达另一个终点 程途越过万里克服多少艰险 道路崎岖足迹却从未停歇 商贸的需求象征时代的资源 岁月已无涯古道却千年不绝 骆驼铃铛响遍沙漠戈壁草原 骏马穿梭丝绸的纵横世界 开拓了文明历史唯美的诗篇 一带一路一草一木 丝绸之路历经 ...

乡韵

山风迷失了月色 松痕重叠成人影 归来家燕的呢喃 切切入 湛蓝的梦 归不去的旅人 雾雨蓬松 徘徊在 深一脚浅一脚的 泪痕里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