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是心灵深处最美的花朵

乡愁是一份沉重的爱。离开故土的游子,默默将爱收藏在心底。在异乡打拼,心里异常孤独,对着城市的钢筋水泥,对着那些永远都不可能与之说心里话的人,心中充满惆怅。在寂寞的时候,对着荷塘月色,想起故乡的袅袅炊烟,想起脸上堆满皱纹的阿爸阿妈,想起故乡的那条清澈 ...

最重要的人

来源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 寒意一点点侵蚀我的心,让我不知怎样度过这般寒冷的时光,可是在这样的日子里,我却读到了也许是这一生读到的最温暖的句子:我们每个人都是某人一生的至爱! 我突然发现其实生活中很多迷惘和抱怨都是多余的,我们每个人都一定会过的幸福,因为 ...

在飘雪的季节守候花开

来源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 那个冬天,外公去世,外婆没有来。 摇摇欲坠的月,寂寞无垠的夜,外公在睡梦中延续了他的生命,没有呻吟,没有挣扎,仅存一份静谧。窗外的风刮得很紧,雪片像扯破了的棉絮一样在空中飞舞,漫无目的地四处飘落。 外公的丧礼巧合地和一场大雪相 ...

就让一切随风而去

曾经记录日记和心情的小本子, 不知何时起,它已经布满灰尘,被搁置在角落。 它蕴含着记忆,包藏着故事, 每每想起,总是打翻千种味道在心底…… 年少无知的梦,终究逃不过现实的捉弄, 命运的玩笑,不经意的相遇,容易让人误解了冲动。 慢慢的开始发现,原来那是一个 ...

八四六公里的爱

工作一个礼拜后的周末,没什么事情,姚夕雅整理打扫房间,把不需要的、需要的都整理整理,也好使得房间清爽一些。一本尘封的笔记本映入眼底,轻轻拭去上面的灰尘,手捧笔记本,翻开扉页,看着那些熟悉的话语,流年的记忆涌进心头。刹那间的那一幅容颜呈现在眼前,时间 ...

爱情是一种妥协的优雅

两个人吵架,最后终究有一个人先认输道歉,我要说先认输的这个并不是真的输了,只是他太在意这一路走来的感情。而这个时候的道歉就是爱情优雅的展现,当轰轰烈烈渐行渐远,能否相濡以沫就是对爱情的最后考验了。 两个人经过多少缘分的分分合合最终走到了一起,曾经的一 ...

哪怕没有彼此,也会成为最好的彼此

每天都这样淡而无味的生活,依然继续。有时候总会觉得自己很麻木,远离都市的喧哗,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看着自己。感受自己的心跳,原来生活从未离开我,而我也一直都很快乐。 等了好久,盼了好久,我终于到达了天津。虽然北京到天津的距离并不是很遥远,但是我却一直都 ...

那时青春,彼时泪

那一年,我还太年轻,只是不经意间做错了许多, 那一年,我稚气未脱,只是顾及着不该顾忌的, 那一年,我还只是孤寂,却忘了那份痴情的等待,那份青春, 青春无悔,青春无泪,青春就是一场场轰轰烈烈地故事,没有激情 的青春,没有故事的青春,多么麻木的表情,将是人 ...

携子之手,与子偕老

相遇是一种缘分,在茫茫人海中能与你相遇是一种缘分,一句轻轻的问候,一个淡淡的笑容,就已经决定缘分的到来。缘分的人生是精彩的,种种生活的场遇,都是缘分的错综演绎,你我相遇是缘分,是上苍赐与我们的微笑,我们相遇在温馨的时光里,爱情的手指无时不在抚慰我孤 ...

最坚固的爱情,是懂得一个人的心

太过用力,会纠缠于内心,会让所有的饱满太过张力,是一张拉满了的弓,射得一定远吗?怕是会断掉。 一场情事,泼墨太多了,用力太猛了,自己都收不 ...

红颜如去,莫留岁月浅唱

回眸,你的轻笑抹过我肩头;一缕长发的幽香散尽,千里之外,你已是让人思念的风景。天涯从此成为寄托温柔的梦乡,牵指漫步的相爱经历,在月华相依的小池荷径模糊了深情。 悠然轻放的菊收尽晚秋的花色,叶等久了时间的诺言,枯萎了期待的热情,在霜白露重的清晨落下枝头 ...

愿你的世界清澈而透明

愿你的世界清澈而明亮。 不是我迟到了,我只是在学习和体验,直到一天寄望于此。大部分殷切的期望总会随时间流逝,看在我的份上,能否镂骨铭心。 愿你的童年天真烂漫,被童话世界所保护着又对未来满怀着憧憬和好奇,自由的在田野奔跑,摔了个跟斗还是在傻笑,想堆雪人 ...

我们是什么?

你曾经想要逃离的人,也许这辈子再想念也无法再相见。你如今认为永远的人,或许一转身再留恋也不会再同行。 年少轻狂时无论爱情抑或友情总怕错过,拼了命的对所爱之人好,时时刻刻如影随形。长大成熟后总觉得最亲的人不会离开,也变得不再刻意强求,总把相处让给未来, ...

村恋

我的童年是在吉林东部的一个小山村度过的。那里的山山水水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无尽的欢乐,淳朴善良的人们给我留下深深的回忆...... 少年不知愁滋味。那时家里很穷,吃的是苞米面大饼白菜汤,穿的是大姐留给二姐,二姐留给我的花衣裳。小男孩们都穿花衣裳谁也不笑话谁。但 ...

穿越弄堂

回家,总要穿过一个很短的弄堂。岁月的风中,它布满着沧桑。一年又一年,母亲出出进进,我们进进出出,弄堂在变老,母亲也在老去。母亲至今还保留着一张在弄堂口抱我的照片,每次回去,我都会拿出来看一眼。那张发黄的黑白照片,虽然不太清晰,但依然可以看 ...

春来依旧催人老

爆竹声中一岁除。 今年除夕,我把小区的爆竹声推出窗外,转身泡一壶清茶,欲坐客厅静思。这时,手机响了,拜年的短信接二连三发来。这是新年里特有的一道风景,它相比于放烟花爆竹,已是不可或缺。拜年的短信,有的署名,有的无名,我都一一先把手机号码 ...

贴心小棉袄

周末,约了几个哥们一起吃饭,席间大家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就聊到孝心这个话题上来,朋友的一番话让在座的都沉寂了好久 朋友在一家电子工厂上班,女工较多,三八节到了,老板不仅破例放了一天假,还让朋友发放一份慰问金。慰问金分两种,二选一,一是现金2 ...

张老四敲狗

江南小镇有很多和牲畜走得很近的人。那些羊倌、牛佬以放羊牧牛维生,自不必说。比较冷门的一点,则有劁猪匠、阉鸡匠,他们负责家禽家畜的计划生育工作;还有赶猪佬,为的是给猪公猪母提供性生活。再有就是狗屠子了,他们干的活是怎样将那些鲜活的动物人道地 ...

家庭“春晚”

那年除夕夜,天空飘着莹莹的雪花。我和姐姐没有外出跑年。那时候,村子里没几户人家有电视机。我家的17英寸黑白电视机便成了稀罕之物。爷爷奶奶、伯伯婶婶,吃过年夜饭都到我家来,坐等着看春节晚会。大家边嗑瓜子边看春晚,笑声一阵压过一阵,弥漫整个房 ...

吃炆蛋

新年吃炆蛋,是江淮之间不少地方的风俗。新年第一天,人们清早起来,穿戴一新,踩着开门的鞭炮喜屑,到亲朋好友家去拜年。几乎所有的人家都摆好了茶点,当人们围坐一起,喝着茶,嗑着瓜子时,这家主妇就笑呵呵地从厨房端出一大盘炆蛋来,连嚷着叫吃 元宝 ...

留守乡下的妹妹

那一切都是种子,只有经过埋葬,才会重现生机。 童话诗人顾城一不小心写下了一首富含哲理的诗篇。这张旧照片,就是一粒种子,尘封20年,今天在我思想的土壤里发出了一枚小小的新芽。1989年腊月,回乡下老家过年,天降大雪。瑞雪兆丰年。大地银装素 ...

炮仗的节奏

小时候我家过年是不放炮仗的,见邻家二踢脚炸得热闹,我们兄弟眼馋不过,父亲就解释,说我们祖上也算得上殷实人家,有一年过年放炮仗失火,一只狮子狗走失,就立下规矩,过年再不放炮仗。但现在想来,这样的解释是不是省钱的借口也难说。只是父亲已经离世, ...

正月里来是新年

正月里来是新年。高潮从年三十晚就开始。全家团聚,济济一堂,桌上六碟八碗,各色酒瓶。有两样菜必不可少,一是鱼,年年有余;二是圆子,团团圆圆。吃罢年夜饭,一家老小围在一起守岁。或包饺子,或看春晚,或者唠嗑,茶壶沏着平日舍不得泡的好茶, 家人闲 ...

不再回来

小时候,到后弄堂去玩,母亲便要叮嘱一句:快点回来!我朗声答道:一会就回来!每次回家,探亲假还没结束,母亲边打理我的行装边会问:明年啥时候回来?我仍是爽朗的一句:春节就回来了。某天夜半,迷糊之中,我感觉母亲在我额头轻轻一吻 这假装无感的轻吻 ...

远去的阳山洼

阳山洼,一片无法忘却的土地,金灿灿的谷穗在岁月的长河中摇曳。当黎明的第一束曙光温柔地撒在崖畔上,猫儿草、枸杞子、酸枣树就颤动着明晃晃的露珠。一层薄雾漫过谷穗,犹如即将到来的一群群麻雀起起伏伏。这是一片向阳的山坡,从早到晚都袒露在阳光的炙热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