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泉清抒情散文——暗恋

发布时间: 2019-08-13 13:36:32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散文 点击: 101

《暗恋》 (李泉清) 梅,是我的同学,已经去世好多年了。如今,我还是会常常想起她。 记忆里,梅长得很丰满,但是,并不臃肿。她的眼睛很大,很有神。唇肉肉的,很红润,像是人们说的樱桃。 梅学习很好,总是考第一名,当时我们全班同学那真的是羡慕,妒忌,或许也有那

李泉清抒情散文——暗恋

  《暗恋

  梅,是我的同学,已经去世好多年了。如今,我还是会常常想起她。

  记忆里,梅长得很丰满,但是,并不臃肿。她的眼睛很大,很有神。唇肉肉的,很红润,像是人们说的樱桃。

  梅学习很好,总是考第一名,当时我们全班同学那真的是羡慕,妒忌,或许也有那么一点儿的恨。

  梅,很穷,姊妹仨,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在那个物资还很匮乏的年代,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三个上学的,情况可想而知。

  不过,梅很朴实。很少见她穿新衣服,不过,她衣服总是很干净,看得出,她是个很干净的人。

  我们一块从小学,读到初中。后来,她考入了我们寿光的师范学校,再后来,她当上了一名人民教师。

  我,名落孙山,回家务农。

  从那以后,我们很少见过面。

  在那段日子里,我经常会莫名其妙的梦到她,每次都是在上学的情景。

  在梦里,她还是小时候时的样子:柔美,温润。

  梦是很奇怪的东西。每次从梦中醒来,回忆着和她在一块儿学习,心里总有一种失望的感觉。很希望能梦到和她缠缠绵绵,感受她的柔情蜜意,哪怕是一个热吻,或者是一个热烈的拥抱……。然而,梦,总是不尽人意。

  梦想,往往不符合清醒时的思维模式。

  我朦朦胧胧感觉,我爱上了她。那是一种深深的思念和渴望。

  然而,现实很残酷。她是一个走出了农村的国家公务员,而我,只是一届草民。从一开始,这种痴心妄想注定就是一个错误。

  渐渐地,这种思念就成了一种暗恋。

  暗恋,有时候很美,让人很享受,在寂寞里,或者是在寂静的夜里,尽情的幻想和虚构一份风花雪月的故事,在故事里,享受那份美好和甜蜜,是很美妙的事。

  然而,暗恋,有时也很让人懊恼。明明知道不可能,可还是硬生生地骗自己,硬生生把自己拉进一种虚幻里。于是,暗恋便成了一种痛苦。

  有一次遇着她,是在一个夏日。在村东头的乡路上,她巧合般的走进了我的视线。她还是那么丰满,迷人。

  “哎!李泉清”,她的声音热情而温柔。

  “哎,是你!你这是从哪里来?”我有些激动不已。

  “学校放假了,我才回来”。

  我停住了脚步:“你还在寿光上?”。

  “啊,再有一年就毕业了”,她边走边说,并没有停住脚步,“我走了。”

  “啊,好。”

  也许是她归心似箭吧!她的背影很快便消失在了我激动而失望的视线里。

  失落,极度的失落!她没有给我们太多说话的机会。

  我常常这么安慰自己:少女的心,是羞涩的。或许她那是一种矜持。

  从此,我的暗恋如丝。

  从此,我在暗恋里品味着一种神奇的甜蜜与苦涩。

  时光如梭。

  有一天,我从朋友那里得知了她已经结婚的消息。我的心情莫名的懊恼。

  又是一个夏日,我从朋友那里听说了她得了癌症的消息。我的心情沉到了谷底。

  好想,我能有回春的妙手,将她的病治愈。

  然而,我不能,我没有这个能力,虽然我读了三年的函授医专。很惭愧,我无能。何况,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面对流言蜚语,我的懦弱战胜了我自己。一切都在暗恋里,默默无语。

  再后来,还是听那个朋友说:梅死了,死于癌症。

  起初,我还半信半疑,后来,确认了她的消息。

  不知为什么,这一会,我的心情却很平静,是一种莫名的平静。

  一万次的牵念,最终修炼成了永恒的暗恋。

本文标题: 李泉清抒情散文——暗恋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sanwen/69558.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樱桃熟了网络情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