陋室铭

发布时间: 2019-10-13 15:29:39 来源: 夜神文章网 栏目: 散文 点击: 95

天亮了,晨鸟叽叽喳喳地在小区繁茂的树上叫个不停,小区楼下早起的清洁工人“沙沙沙”的扫帚打扫地板的声音早已把我吵醒了,我一骨碌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要学习练写毛笔字呀! 昨夜昏昏沉沉睡了一个晚上,尽做了些高兴的梦,梦虽然是好梦,可天上哪能会意外地掉下馅饼呢

陋室铭

  天亮了,晨鸟叽叽喳喳地在小区繁茂的树上叫个不停,小区楼下早起的清洁工人“沙沙沙”的扫帚打扫地板的声音早已把我吵醒了,我一骨碌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要学习练写毛笔字呀!

  昨夜昏昏沉沉睡了一个晚上,尽做了些高兴的梦,梦虽然是好梦,可天上哪能会意外地掉下馅饼呢?不过梦生于心,缘于自然,就让它去梦吧!我这就是一个咱老百姓,自然也就是咱老百姓的梦了,谈不上是大的梦:中国梦!嘿嘿!……

  也就是这么一个陋室,五年前买的,还分期付款呢!到漳州来,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有一间陋室,只要不漏雨就行了,租房子其实是很麻烦的,租期一到,总象“猫挪窝”一样挪来挪去的,我又有这么多的一大堆乐器,还有这么多的藏书,还有好几瓮红酒,每次搬家,最耽心的就是这些书和乐器和墨宝以及酒了。

  这可能就是读书人最大的乐趣,也可以说是最大的高雅、典雅吧!自从生下来,爸爸和妈妈缔造了我,并把这个文学、音乐、书法、体育的爱好和梦都遗传给我,我一生就在这个圈圈点点当中打着陀螺转,遗传基因呗!这些爱读书,好读书的毛病爸爸妈妈都相继遗传给我了,以后我又遗传给了我女儿……

  志高而道远,一生当中在经济上倒没有什么独特建树,倒是总在这些花花草草,闲云野鹤当中瞎吟、瞎编、瞎折腾,整天坐在家里,瞎构思,瞎联想,总做着什么腾飞的梦,这可能就是文人的梦,绝对号不上是“中国梦”!梦也就梦呗,我却经常下半夜三点钟就爬起来练习学写毛笔字,练书法,写文章,还好女儿、女婿都在厦门,我一个孤老头子无掬无束住在漳州折腾起来也不受别人约束,不受干扰,倒讨得一分自由自在,随心所欲。

  房子不大,合阳台约70多平方米,两房一厅的,结构很合理,南北通透的,取光也很好的,从刮了几次强台风和小地震的情形来看,倒还“风雨不动安如山”,也没漏过雨。虽为陋室,实为陋室,因为原来这房子是漳州市中国银行的套房,结构横梁却很粗的,总还算稳固,不算危房,住起来自然也就心安了许多。两个房间,一间是卧室兼琴房,另一间就是书房兼电脑室兼工作室了,这工作室就是做玩玩电脑、写写画画什么的。

  人总是这样,身居陋室,胸怀大海,心是个永远都不知足时刻跳动的动物,一跳起来,有时就没完没了。说高远嘛!也没有,房子是按揭的,每个月都得挣两份工资,一份交房贷,一份就是提供自己的吃喝拉撒的费用,还有那应付人情世故的支出以及日常的生活费用,每天公家的班上完了,就要上自己私人的班,也算忙得焦头烂额、不亦乐乎的!生活就是这样,谁叫我这十多年来都一直在当房奴呢!……

  前几天去好朋友陈良在先生那里坐,他携夫人到漳州来开了一间“好吃再来”的饭店,生意还算很不错的,这几年还确实赚了不少钱,陈先生以前是当小学老师的,后来调到芦溪镇学区当校长当负责人了。他老婆原来是自己做点小生意的,所以久而久之,就自然有了不少积蓄,现在在漳州和厦门都买了房子,还买了小汽车,日子过得还挺滋润的。

  陈良在先生很久以前和我同住在一个小阁楼,是隔壁,也有文学、音乐、书法的爱好,只是后来他在忙于做生意,对这些爱好自然也就渐渐疏远了许了。

  人生其实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在知识的浩瀚的大海中,只有一点一滴的积累,才会汇成小江小涧,最后汇成大江大河,以及最后涌入大海。

  在大海浪潮的浪歌浪咏的欢呼声中,我们依稀可以追寻得见那经过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爬涉流淌才到达大海的那一滴小小的山泉吗?……

  一滴小小山泉,从缠藤漫长野草丛生的山岩石缝里挣扎出来,在阳光的照射下,勇敢无比,努力向前,顺小溪,汇江河,奔大海,我真的是很佩服、很佩服这种精神的!

  这就是今天我写《陋室铭》的目的,草堂悲歌,杜甫照样写出很多非常优秀的诗篇,以飨后人的!

  写于漳州。

本文标题: 陋室铭
本文地址: http://www.ys111.net/sanwen/92105.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夜神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让泪化为相思雨花开梦里,花落无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