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轻松踏上写作的快车道

接手这个班一年多的时间,我感觉花费脑筋最多、下的气力最大的还是我们的日记教学。很多的专家下过结论,学语文无非就是读与写的有机结合。为降低学生们写作的梯度,我先是让孩子们从写日记入手。细细盘点升入四年级近三个月的时间,我们共写了三十五篇日记。平均每周三篇,每篇日记我都是先从解决孩子们有事可写的问题 ...

尽享读书和写作的乐趣

尽享读书和写作的乐趣读书,让我们活得淡然而通透。一面可与世界和解,一面可与自己安然相处。读书,才是富养自己的最好方式。记得学生时代我就很喜欢读书和写作,小学时喜欢看《儿童文学》、《少年文艺》、《小小说选刊》和《作文通讯》等,到了中学,我则喜欢看《读者》、《青年文摘》和《中学生英语 ...

写作改变了他

写作改变了他(575字)文宋劲几年前,大学毕业不久的小崔得了抑郁症,家里为给她治病花了不少钱。眼看快揭不开锅了,这时,一个英俊潇洒名叫回念的作家来到她家。回念对小崔的父母说自己是个义工,想留下来帮帮小崔。小崔父母听了很高兴,哪有不欢迎的?连忙递烟斟茶好生招呼着。从此,回念在他们 ...

写作课:真实并不是素材

所有的写作教程,都会在开篇要求写作练习者观察生活,去寻找生活中的真实,作为自己创作的素材。于是,我看到许多网友去记叙自己的梦境,去写自己失恋的痛苦,去回忆童年往事,去写逝去的亲人,甚至有的人才20岁出头就开始写自传。还有的人以自己曾经的生活经历作为蓝本,以此创作农村题材、厂矿题材、小镇题材的小说 ...

写作课上的故事

1写作课上,老师问了一个发散性思维的问题。一个故事,名字叫做《盒子里的秘密》。大学时代的男主和女主恋爱了。临近毕业,男主和女主分手了。男主与女主分手后,他便随身携带一个木制的精美盒子。男主去了很多地方,每去一个地方无论行李多少,这个盒子总是少不了。十年之后,男主有了家室, ...

用我的花藤名来写作

你知道吗?一棵大树是有树干、树枝、树叶组成,它的形成就好像一把大雨伞,能遮风挡雨保护着你。你还知道吗?最高是树梢的树叶是无法看到的,它的样子只能靠风才能看见,无法琢磨无法猜透。高高在上的样子非常可爱吧?有了这把大雨伞是不是感觉很安全了,有保护你的了。在最困难的时候你会想到这把大雨伞吗?平静的时候 ...

结束,是为了更好的开始

时间过得真快,今天就是我参加写手圈第11期30天微写作训练营的最后一天了。这是我第二次参加写手圈的写作活动了,与第一次相比,我感觉最大的区别就是,我的写作焦虑症减轻了,没那么严重,也没那么紧张了。 第一次怀着忐忑的心进营时,我焦虑不安,总是担心写不出来, ...

要写作,先阅读

最近越来越多的家长要求:薛老师,能不能教一下英文写作?我的回答斩钉截铁:不! 在留美族中,家长和学生对写作能力的忧虑当然可以理解。大家都知道,美国大学的一大任务就是写读书报告。不会写作,读大学的难度可想而知。我在大学当教授,当然知道这一点,也一再强调 ...

写作,一个女屌丝的土豪梦

写作,一个女屌丝的土豪梦 如果要问我人生最苦痛的坚守是什么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是写作,因为它是我一直坚守的土豪梦。 我是女屌丝,和许多人一样,像是一头拉磨的驴,围着柴米油盐的日常生活的各种琐碎转悠。最初接触文字不过是一场独角戏,没有搭档 ...

写作是我的业余生活

习惯了每天都打开电脑,进入好心情的网页,写写我的生活日记,偶尔也会看看曾经写过的文章。虽然自己的协作水平有限,写不出好的文章,这些都属于我的足迹。 一个人的生活,有点忙,忙于生活,忙于工作,忙于吃饭,忙于睡觉,更忙于写作。我的生活方式很独特 ...

丰盈生命的心灵写作——读陈茂慧散文诗

海德格尔在《荷尔德林诗的阐述》中说:人是万物中的继承者和学习者。我们离不开大地,我们与大地建立一种亲密性,这种亲密性,其实就是写作的本质。 陈茂慧在庸常事物中思考人生本质。我曾在《发现文本》一书中对她的散文诗组章《世间的事物》有过这样的论评 ...

叫花子写文章

我心中一直有写作的欲望,有着对文字的追求与梦想,但有时又觉得自己好高骛远。自小时我就不是一个聪明机灵,活泼好动的孩子,直到今天也不是一个聪明能干的人。我只读了一个小学五年制,而且这五年制中读书成绩很差,用我们家乡话说读书很蠢!如今我这个没 ...

提笔的念想

曾经写作对我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事情,也许我是一个怀旧的人,容易被生活中的“情、景、谊”所感动。总有一点内心的情丝压抑在心里,促使我吐出心声给自己一份舒坦。印象中较深的事萦绕在脑海里,生活中的一些感触交织在心头,希望用墨笔把隐居在心里的情感流 ...

深夜里流下的一滴泪

远离繁杂喧吵的城市,来到偏远的小村落。这里的环境还真好,空气也清新,也有适合我喜欢的那种清静… 但,好像就有些不平常的静,有时候有一些静也会让人惧怕! 由于要找个能让我有舒心的环境去进行我的写作,非如此静不可。 这房子有些老式的装饰,好像是在 ...

写作其实并无“乐趣”

我虽对有一类文章避之唯恐不及,奈何人在江湖,我这个“文人”也偶有“蒙”领导同志“宠遇”的时候。新楼落成,来一篇类似古代的“铭文”吧;军训结束了,要送地方部队一面锦旗,给锦旗上拟两句话吧……诸如此类。我一直“无耻”地觉得我应该为我的辛劳与付 ...

写作是在找回家的路

我常说,青年作者走上写作之路,除了要有天赋、生活和机遇之外,引路人尤其关键。我其实没什么天赋,文化浅底子薄,写作只是排遣内心苦闷罢了。 与父兄决裂,告别苦涩童年,斩断一切与故乡的联系,这就是我的文学之初。从军后,像大多数军中笔杆子一样,我受 ...

亲爱的,我们都将这样长大

有人说起青春时的那些故事,才知道是夏天来了。那时风铃、树叶与阳光每天都在你出现的地方,和风交错,你一人前行在喧嚣的生活中,有水滴在蜡上,你在蜡里不为所动。 青春就是要做自己,不要轻易改变初衷。别害怕孤独,别害怕寂寞。 幼年时,父母为生活整日在 ...

为了自救而写作

我应该说,无论政治还是文学,我什么派都不是,不隶属于任何主义,也包括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我固然有我的政治见解和文学艺术观,可没有必要钉死在某一种政治或美学的框子里。现今这个意识形态分崩离析的时代,个人想要保持精神的独立,可取的态度,我以为 ...

写作之路

写作之路是艰难的。很多时候冥思苦想,绞尽脑汁,咬碎笔杆,竟是下不了笔,写不了一个字。有时下笔写上一段,一读却是不通,再往下写,便感觉无用,又只好停笔。有时一挥而就写成一篇文章,但自己阅读起来都感到很 ...

写作是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

楚有才是一个典型的屌丝、宅男、厨爸,很少参加体育运动,工作之余主要的爱好就是下下棋,看看书,码码字。自2006年开始写博客,断断续续写了几年,陆陆续续写了300余篇随笔散文。为了适应新时期的网络趋势,自去年9月开始被迫转向了微信写作,坚持每周至少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