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班的白菜开花了

年前的一天,在一次中午炖白菜时,看到剩下的一块“白菜腚”(不知怎样称呼更合适)想到和婆婆一起住时,她总要放到一个深点的盘子里,只要按时浇水,过不了多少天,它就会长高并且开出淡淡的黄花。每当看到白菜花开我总是满心的喜悦,感觉这是最天然、最廉价的花。于是我决定把它带到班里去。 ...

那棵开花的树

校园里唯一的、只有拇指粗的那棵玉兰花开了,那么静默的立在风里,止不住的摇曳着。仅有的一共十朵花,在纤弱的枝头挑动着,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坠落。跟前正在重建施工的教学楼上,不时的飘下一些泥灰粉尘,她却来不及顾及,所有的精气神,都在和料峭的春寒战斗。一千多名孩子说起来都很懂事,没有谁过去惊扰她,任由她点 ...

开花

开花文赵元波一位中年人跟智者诉说起了自己的苦恼:自己已经到了中年了,可是依旧一事无成,心里很是自责,觉得自己一辈子恐怕就是这个样子了,终将一生碌碌无为,就那么白白地来这个世界上走一遭,是不会为这个世界留下点有价值的东西的。智者对这位中年人说:你才人到中年,未来还长着呢,你看,在大自 ...

开花馒头

一直喜欢蒸馒头。喜欢把一个个面团揉成圆圆的形状,然后放在蒸屉上。喜欢把自己置身于热气腾腾的厨房。喜欢揭开锅盖后,看到它们挤挤挨挨饱满肥圆的样子……今天又蒸了一锅杂粮馒头,还放了些许葡萄干与黑芝麻。最意外的是居然有一个馒头开花了,仿佛在咧着大嘴喜气洋洋地冲我笑。多少 ...

鸡蛋开花

来海南后,认识了很多花树。鸡蛋花就是其中一种。它太好看了。乳白色花瓣,花蕊处呈鹅黄色,像晕染的一样,从根部往外蔓延,颜色由深而浅,与白色自然的融合在一起,整朵花看起来浑然天成,清雅绝尘。冬天的叶子全部落光,只剩下纵横交错的枝干,旁逸斜出,线条峥嵘有力,极具美感。它的花期不短,从春末开始就陆续盛开 ...

开花不忘根本在土壤

姥姥家的阳台上种满了艳丽绚漫的花卉植物,有粉嫩的玫瑰、红艳的牡丹、白皙的栀子等不下十余种。姥爷是爱茶之人,不喜娇嫩嫩的花朵,还常说:“光漂亮有什么用?能吃还是能喝啊!种些葱蒜多好!”姥姥却不这样想,至少她认为,花卉并非无用之物,每一样东西的存在都有它的道理,不可能全是好的,但也不会全是不 ...

开花的文字

(一)爱的物语我流浪的脚步停止在这儿——这里是我的天涯。我在音乐的长廊里,朗诵着生活的台词,我用沿途采集的精致布置着文字的背景,我本荒芜的梦,在这里滋生了葳蕤的欲望。我无须寻找配角和观众,甚至无须任何道具,只有一个真实的我 ...

静看花开花落

一个人,静静地看着天,静静地去思考自己的人生。一轮明月,静谧如水。倾泻下柔和的月光,摇曳了午夜的漫长。一场旧梦,或隐或现。搁浅在岁月的年轮里。一树的梨白,一季的凋零,又多了几分伤感。这一切,好美,美得让人陶醉。冬去春来,一季花开。常常庆幸自己生活的城市,四季的变化,明了、清晰。 ...

一树繁花半世开

在我家的院子里,正对着北屋门,有两棵果树。一棵粗壮高挺,俗名八盘;另一棵单薄稍矮,是南阳梨。两棵树,根部相距三步之遥,且在同一条线上,以此可以推断,父亲当年在栽树之初,就是有一番规划的。 倘若你站在远处来望,你会不觉惊讶,它们是那么的和谐搭 ...

微笑向人间告别

花开花落, 灯亮灯灭, 人死人活。 生命如行走烟云, 人死如烟云飘过, 一切皆自然法则。 人啊!感情动物, 死时恋恋不舍, 求活是生命执着。 人这一生啊! 即使不红红火火, 也别缺德作恶, 平常人平常活, 死时挥挥手, 微笑向人间告别。 作于2019年3月2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