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与拾荒者

很长时间了,好像是冥冥中注定。每天晚学回家的路上,八点左右,总能遇到这样两个人。他们分别是我题目中的乞丐和拾荒者。这个乞丐大约三十岁左右,长发披肩,凌乱地擀成毡。凡是在这条路上常走的人大都认识他。因为,每天他都要在这条路上走几个来回。他固定的居住点,一个是在二中附近一家商店门口(长时间 ...

拾荒情缘

“没有了,就剩最后一块饼了。”张小林把最后一张饼递给了女乞丐,两手一摊,示意真的没有了。张小林从河南老家来到兰州打工,还没下车就被小偷,偷走了所有家当。无奈之下,干了拾荒这个行当。后来发现拾荒虽然苦点累点,但碰到好的时候,一天也能挣几个钱,感觉也挺好。再后来他买了个三轮车,开始走街串巷的 ...

人生如同没有回头路的拾荒

人,最不能忘记的,是在你困难时拉你一把的人;最不能结交的,是在你失败时藐视你的人;最不能相信的,是在你成功时吹捧你的人;最不能抛弃的,是和你同创业共患难的人;人生如同没有回头路的拾荒,想走得远,你不能背得太重,必须经常清理背篓,该扔该留不 ...

流年拾荒,涂写寂寞的颜色

露水的月夜合着温柔,今夕只有风轻云淡。爱过的万水千山,疼过倾城的思念,心再无温柔,也无等待,一场交集,再无风雨也无晴天。流年拾荒,涂写寂寞的颜色。 ---题记 步履蹒跚,无力的凝视最初眺望的远方,眉宇间有掩藏不住的哀愁,心疼的目光,侵湿着记忆的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