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断想 (十二)作者:程汝明

散文断想(十二)作者:程汝明李银河的散文集——《我们都是宇宙中的微尘》,以其特有的光亮,闪烁在跋涉者的路上……我们有从古典文学庭院走出的现代散文。我们有牵着小说之手走来的当代散文。我们有借助现代诗纵横跳跃的“新新散 ...

弯弯的小河

离家不远的小河湾,它发源于大潜山,小河弯弯曲曲,绵延数千米,一路流经肥西的金桥和六安的太平,经寿县,最终流入淮河,这条江淮分水岭上的小河历史悠久,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

大兴安岭的野果惹人馋

大兴安岭是绿色宝库,具有丰富、茂盛又独特的植物资源,有许多营养丰富的野果。从小生活在林区的人对野果都很熟悉,而且从小也习惯叫它们的土名,觉得倍加亲切。很多人这些年在外地生活,对家乡的野果渐渐变得熟悉而陌生,熟悉的是野果的香甜在味蕾上的积淀,是采摘时 ...

走好,兄弟

一大早,我们一行四人就从郑州驱车上路了。虽然已过了七点钟,太阳还藏在浓云后不肯出来,显得有些阴,一如我们的心情。天已大亮,清晨的豫东平原一马平川,尽收眼底,偶尔路边会出现贴着地面一片薄雾,袅袅婷婷,把一个个屋顶隔离成一座座孤岛。一路上我们没有太多的 ...

家在铁路边

卫辉是个千年小城,看尽了历史的万般繁华。据史料,卫辉于西汉建县(汲县),元朝设府,更有明璐藩王分封于此,后历朝历代皆设州府。因此,城虽不大,却是古时的商业和交通重镇,卫河航运曾闻名全国,自古有“南通十省,北拱神京”的美誉。清末和解放初期的老照片里, ...

留下心的震撼

已经好久没有这份激情了,看满山柚绿,蜜柚花香飘万里,整个平和的土地,又开始有了新的展望。 平和是“全国柚都”,以生产蜜柚而闻名遐迩。 是啊!在故乡的这块土地上,到处都栽满蜜柚果树,可是已经连续几年了,蜜柚的价格却上不去,果农们,盼星星,盼月亮,都期盼 ...

心灵絮语

夜拉开帷幕,我沿着自己心的历程走向今夜。月儿清瘦,风儿冷清。捋一把初春的思绪,将夜的深情慢慢铺展拉开。 多想在这春风撩拨的夜里,只为你抒写一首爱的小诗,温情浪漫,爱意满满,可是却让不眠的心语扰乱了思绪。 黑夜,安静无眠,她张着温情的大嘴,貌似是要吞噬 ...

勇于负责,敢于担当

近日,我按照点击流程,打开收看了由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思想政治工作部与中央电视台共同策划拍摄的大型电视文献记录片《担当》。 该片由《寻觅》、《创业》、《征服》、《跨越》四集组成,每集都以大量的影像资料,实拍画面和人物采访,全景式地梳理和展现了石油天 ...

大写秦岭

秦岭是座美丽的山脉,山脉很大。东西长一千六百公里,南北宽二三百公里,海拔数百米到三四千米不等。在中国的版图上,它像一条卧在大地中心的长龙,龙头在西,龙尾向东,龙爪便匍匐在东西两头。由于它地处中央,便成为一种地域、河流、气候、生态、动物与植被、人文与 ...

你在他乡还好吗?

总在这样的雨夜,想起风雨飘摇中一个乡间女孩的面容,虽然我们从未真正谋面,但那近百封长长短短的信,使我得以进入她心灵的深处,她的一举一动总引来我的关注和忧虑。? 1989年5月,我的处女作《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在《农村青年》得以刊发。那是一篇仅有800来字的小 ...

一朵落花的遗言

走过绿荫小道,地面上一朵落花,触动了思绪,于是随笔作文。 ——题记 是的,我自己也始料莫及,原以为,我会灿烂一个春季,然后,带着赞赏的目光,带着暖暖的不舍,轻轻地告别世界。 没想到,一阵风雨,我在刚刚绽放的时候,过早地零落了。 首先是风,夹带着些许的冬 ...

紫荆山下喜相聚

春风漫漫紫荆山,杨柳青青水洛城。三月的春风吹拂了洛河两岸,在21世纪虎年“元宵”节这天,一群出生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卧龙(阳川)儿女,相约在紫荆山下,欢天喜地、轻歌曼舞,以别开生面的方式“闹元宵”。 正月十四日晚饭后,手机铃声响起,掏出手机一看是老K打来 ...

黄土高坡的风

很多年以前,一首《黄土高坡》唱响了大江南北。优雅的歌声中表现出了黄土高坡人的纯朴厚重的民风,洒脱不羁的个性,豪迈舒畅的旋律感染了成千上万的中国人。这首歌也让更多的人加深了对黄土高坡的祈盼和向往,在祈盼和向往中渴望着解读黄土高坡的神秘色彩。 多次来黄土 ...

三把铜钥匙

母亲的眼闭了 永远地闭了 母亲的手松开了 手心里 几把泛着古铜色的钥匙 再也没有了秘密 我把院门打开 我把房门打开 我把母亲的梳妆台打开 看见了梨花盛开 看见了米面油柴 看见了花花绿绿的衣裳 看见了母亲年轻时的笑脸 我不知道 怎么才能够把母亲的心锁打开 我不知道 ...

清明时节忆父亲

又是一年清明节。又是人间伤心日。 在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节令里,我们总是要在内心深处,对已经故去的亲人产生出格外的思念之情。日升月落,冬去春来,岁月的脚步总是那般匆匆,从不肯少许歇停。我的父亲,离开我们整整二十七年了;而我的母亲,也离开我们一年零七个月 ...

病中的姥姥

姥姥病了,睡倒在床上大半个月了,脸色灰暗,气息奄奄,仿佛去日无多。 一直以来,姥姥都特别在意自己的身体,稍有不适便缠着儿女们陪她去买药瞧病,做各种检查。姥姥的养老金和低保以及所有积蓄大都消费在医院了。姥姥只相信医院和医生,她说只有医院和医生才能救她的 ...

一封寄往天堂的信

亲爱的爸爸: 你好吗? 爸,你知道吗?自从你离开这个世界,我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了爸爸这个称呼,这两个专属于你的两个汉字也被带走了。不知道你在那里过得好吗,你的病好了吗?最近身体怎么样? 爸,你知道吗?你刚离去的那一年,我几乎流尽了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 ...

永不凋谢的记忆

今天,重新踏进这武功师范学校的大门,心里充满了不知道是喜还是忧的感觉,喜的是我来学习进修音乐课了,忧的是我将以老年人的身份来了。毕业快30年没有踏进这门了,这门方向无法改变,可是模样的确变成了现代化——电动门。进入这学校,踏着脚下的路板,已不是从前的 ...

野有蔓草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诗经》不仅让我感受国学的古典深厚与唯美,跨越千年的时光,它的纯粹浪漫与温婉可人,依然能够触动我内心深处的柔软。此时,刘智晗空灵的歌声也恰好在耳边回响。视觉与听觉的双重享受,让我不由得 ...

放下

枯坐于电脑前,打开WPS,是因为有万般思绪书写,有许多许多话想说,手放到键盘处,却没有任何文字输入。 翻开日记本,有许许多多话题可供选择,每一个题目都可以以自己的生活经历为原点去展开,自成文章,却忽尔索然无味。 虽然昨夜睡得晚,今晨的生物钟却非常准时,五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