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班的白菜开花了

年前的一天,在一次中午炖白菜时,看到剩下的一块“白菜腚”(不知怎样称呼更合适)想到和婆婆一起住时,她总要放到一个深点的盘子里,只要按时浇水,过不了多少天,它就会长高并且开出淡淡的黄花。每当看到白菜花开我总是满心的喜悦,感觉这是最天然、最廉价的花。于是我决定把它带到班里去。 ...

白菜头上的土疙瘩

白菜头上的土疙瘩文赵元波寒冬时节,有个城里人行走在农田里,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农民种在地里的大白菜的头上竟然压了个土疙瘩,就像戴了顶帽子一样,这么冷的天,不是下雪,就是霜冻的,再压上个土疙瘩,岂不是雪上加霜,那还不把白菜给压死了或是压坏了?冬天种菜本来就不容易,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莫 ...

白菜精

山间古木参天,树木蓊蓊郁郁,浓荫蔽日,云缭雾绕间,又见长长一条若隐若现的河流穿插其间,一处隐蔽的山间半腰上的凹地处,有一间破败不堪的屋园,屋中积尘已久,用具东倒西歪,连着院子里,更是青苔、杂草丛生,只有院落里一颗青翠欲滴的白菜,如同上好的翠玉般晶莹剔透,夺人眼目。忽然间华光大绽,刺人眼球,而后又 ...

白菜的青春

我最近一次见白菜,是在一年前,她抱着自己的小儿子,在街上溜达。穿着牛仔裤,孩子看起来很乖。好几年没见她,她比以前更丰润一些,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形象。我和白菜是同年生人,我比她早出生了几个月,一起上学。三年级以前,我对她毫无印象。小孩子总是对自己关注多一点。我对她最远的记忆,是我有一 ...

清水白菜汤

每一次回到家,如果在客厅中找不到她,他就会直接往厨房走去,每次都肯定在厨房。基本上,饭已经煮好,菜也已经切好,就等着他回来下锅了。她一会儿的时间就能够做出几道精致的小菜,然而,他却唯独最爱喝她做的那道清水白菜汤。他曾经说过,她是天底下最会熬汤的女人,然而,那一碗清水白 ...

那些持之不移的爱情

最近有许多老友打电话来说人生的很多不如意,但总体说来还是离不开感情二字。也许在这方面听闻多了,也就渐渐的变得有些麻木了。便觉得爱恨本就是些平常事,无需去多做安慰。从爱慕到习惯是一个美好的过程,但往往阴差阳错也就成了事与愿违了,也就有了初心未忘,旧人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