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儿时的年味

临近年底,一股浓浓的年味已经弥漫在大街小巷。贴着福字的红灯笼、描着金边的红对联挂满了街道两旁的树桠和店面的墙壁,糖果、花炮、衣物、小吃、礼品琳琅满目,让人应接不暇。整个街道一片红红火火,喜气洋洋,让人陶醉。 小时候特喜欢过年,过年可以穿新衣服,可以吃 ...

记忆中的他

周雄手握方向盘,车灯亮着,披星戴月,朝着阳江方向驰去……周雄知道,希望在前方。是的,周雄一直给自己打气,他的心里有着坚强的信念,他有着自己的信仰,那就是:等待和希望…….“老公,她进屋了,咱们快点跟着,要不然她过几 ...

记忆中的周雄

周雄回过神来,发现女孩的嘴角流淌了一股鲜血,他急忙爬起来抱着她,发现她已经没有了气息。周雄抱着女孩的遗体放声大哭,这是一个和他一起来汶川的志愿者,周雄都没有和她说过话,不知道她的职业不知道她是哪里人。他只知道她叫麦丽莎,23岁,他只知道她是一个很有爱心很热血的女青年。这样 ...

记忆中的年

记忆中的年年假结束了,又踏上打工的行列。回去匆匆忙忙的几天假期。感觉就在划拉下手机就过去了。大人们打着麻将,小孩们玩着手机。日子倒是过得飞快。回想起小时候,年味十足。在近年的这几天,长辈们开始忙开了。做年糕,炸糖环,打硬饼。我们小孩子们转着大人团团转。帮着做糖环。经常是越帮越乱。母亲 ...

记忆中,那一场杏花微雨

我小时候,整个村子里只有两棵老杏树,其中一颗在奶奶颓废的老宅西墙处。 老宅早已没了踪影, 只有四周的残垣依稀可见。每年春三月,一场夜雨后,满树的杏花惊艳的绽放, 然后在我童年日复一日的期盼中落花成蒂 ...

记忆中的那些古物

人类把古老的破坏和丢失了,又知道金贵了。但是人们每天又在大量的破坏着,丢弃着。·又快到暑期了,就想到避暑,就想到承德,就想到避暑山庄。区工会组织会计旅游就去的承德。承德城市本身真的不敢恭维,不大还好说,城市规划和建设与其“避暑山庄”的地位太不相称。可 ...

记忆中的木匠工

以前的木匠打的家具是以能传辈为荣,现在的木工已经不会打家具了,只会把木板粘或者是拧在墙上,也不需要怎么牢固,因为说不定那天又要拆了重装。我留恋以前的木匠,因为那是真正的手艺人,有的甚至可以称为大师。他们打出来的家具,还是工艺品。但我知道,历史是前进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就像所有的传 ...

记忆中的蜡纸

在电脑普及,电子拍照印刷大行其道的今天,已经没人知道蜡纸,钢板,油印机是什么东西了。噢,已经淘汰30多年了。说起来,我还是读小学时,那是老师想给同学们整理点复习材料,就要用这些东西印出来给大家人手一份。老师看我好像对这个有一点天份,就教我刻“钢板”。后来就是&ldqu ...

记忆中的西宁城

西宁城里没有什么名胜,西宁往南25公里有《塔尔寺》,在隍中县,这是班禅和达赖都呆过的地方,主人领我们去了,车行半路就下起了雨,到了知道人家不开放。即使是好天气,进塔尔寺都要带鞋套,雨天干脆关门,可见这里的高贵程度。原来塔尔寺距今已有600多年历史,是青海第一藏传寺院,也是青海屈指可数的名胜古 ...

记忆中的半拉子

半拉子是我们沈阳地区的土语,这里有两个概念:第一,是人民公社时期的生产队刚刚参加劳动的小劳动力的称呼。顾名思义就是不顶一个整劳动力,只顶半个人用,挣工分是其他人的6成。还一个概念是可以充饥的食物。开春了,万物复苏,路边的野草野花野菜也都长起来了。有一种叫“猪牙草”的植 ...

记忆中母亲的样子

根据我们当地的习俗,如果一个女人在她出生后的100天内没有死亡,她就不能被埋葬在祖先的庙宇里。它必须在三年之后,所以她只能被埋在村庙后面的一块土地的后面。我的父亲,无论他是在母亲身后十天还是十天之前,都可以被正式埋葬在祖先的土地上。这种邪恶只是对母亲的无法容忍的歧视!幸运的是,这种不公平使我有机 ...

记忆中的介绍信

我们国家30多年前也是,我每次出差必须得带介绍信。首先,买飞机票要介绍信,住店要介绍信,新建立业务关系的单位,第一次去首先要递上介绍信。总之,那时没有介绍信寸步难行。再后来逐渐就有些宽松了,走时就扯几张空白的,什么时候用可根据用途随用随填写。比如,从广州去石龙,买火车票就要介绍信,因为是去深 ...

乡愁在怀旧的记忆中

有一首永远无法读懂的诗,它是故乡。我家乡的一切都是非常富有诗意的,那些“月亮在心中摇曳,轻云和梦想在震动灵魂”的人,那种看起来像无尽的永恒爱情,墨水耗尽的爱情,墨水和爱情。那种“生长珍珠水溅玉,花草药和草药”,“雨滴吻脸颊,长发,腰部和身体”的成长,你觉得无论你如何欣赏它、如何赞美它它不是夸张。 ...

这就是我记忆中的老沈阳

顺市府大路往西有一个《华乐剧场》,我记忆中的第一次看戏就在这里,台上的人一步一停,颤颤搭搭,头上的帽子一边一片多余的东西也跟着直晃悠,回家后问大人那人腰上挂个圈子干什么,大人告诉说叫‘玉带’,大一点后知道当时看的就是京剧。华乐剧场很有名,后来毁于一场大火,政府无力重建。据说,梅兰芳到沈阳 ...

记忆中的老水缸

记忆中的老水缸外公家有一口老水缸,从前外公身体硬朗,外婆健在的时候,外公惠用它来积攒雨水,来给家里的一小块菜地浇水。外公家住一楼,有个院子,院子里有3棵果树,1个花坛,门外还围了一小块来种菜。那个时候,外公用一个很长的木棍做手柄的瓢来从水缸里舀水。当然我不是去帮忙给菜浇水,而是泼 ...

记忆中的朱大夫

朱大夫接过来片子,仔细看看,然后指着片子给病人建议,似乎是胃的某一个部位应该再做一个检查,大夫忽视了,病正好在那儿。末了又连连嘱咐:“你给人家主治大夫好好说,是一个熟人猜测的。城里的大夫不肯听家属建议,千万别说我说的,惹毛了人家不给你经心看病。”女患者的母亲忍不住开口 ...

记忆中的米蒿蒿

米蒿蒿,隐身在二月的麦田。春雨微洒,阳光和煦,麦苗还没有从沉睡中彻底苏醒,而野菜野草却打了一个激灵,伸腰蹿个。荠菜儿深绿,羊蹄甲乌绿,米蒿蒿灰绿,从麦苗根部,从空着的地垄上,开疆拓土,恣意生长。锄麦地杂草是那段日子农家主要活路。捏紧锄把,弓身弯腰,锄头跟松软的土地细细交谈,杂草应声倒地。 ...

记忆中的故乡

遥远如梦的故乡啊、故乡……寺沟村,很平静地呆在一方,却让人眷念不舍……这里的住户全姓“毕”,都始于周时毕高公那个遥远的祖先;这里有过祠堂,有过许多庙宇,也有过私塾,还有高贵者的墓葬,更有汉时的娄烦古城,这里曾是天 ...

记忆中的她

今天是我的阳历生日,若按国际惯例,我今天四十五岁了。接近一年的时间,我的状态一直不好,尽管并没有什么身体上的病痛,心里却总有一种自己将要崩溃的感觉。不,不是最近一年,似乎好多年我都是这样的状态。我想相对于绝症意外来说,我最大的可能是会疯掉。那么,在此之前,重温我记忆中的那些或者美好或 ...

记忆中的小村庄

村庄中,有一所学校,墙瓦结构,一间学生大教室,一间教师小房间。学校西头的一块大石头边,整出一个小小的操场。学校只有一个教师,设小学一、二、三年级复式教学,周围三个村庄的孩子都要来这里读书,一般四十个学生左右。这样说来,我们村庄的孩子是幸运的,学校就在家门口呢。别的孩子,大抵都要走四十 ...

Top